第49章 049:破案(4)

“唐乾!”第二天,卫临啸先带着人去了一趟,昨晚已经被彻底控制的唐家凌瑾和某人留在局里,进行正式的第一次审讯。

看着经过一夜,只是眼睛微红的唐乾,凌瑾叹了口气,念叨着他的名字。

“你知道这一夜你的家人是怎么度过么?哎?我看你这神色不要太淡定啊?”

“有证据伱就判我的罪,没有,哼!”对面的冷冷的看着凌瑾,显然并没有质疑她的身份。

如果不是知道她是谁,就是知道自己的处境。

“证据的确是有,都会一一给你看的,让你死的明明白白。”凌瑾摇摇头,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声明啊,判你有罪的可不是我们!”

“话说回来,昨晚我就说,要听的是以前的故事,你想好没有啊?”

身旁的庞松看着她,虽然神色淡定,但,心里却微微有些诧异。

她都是这么审案的?

看另一边,桂砚那没有任何意外的模样,或许是?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唐乾慢慢的闭上眼,咬牙说到。

“别啊,你这故事可比影/视剧精彩,不说出来,多可惜!”凌瑾跟了一句,那随意又急切的态度,好像真是听不到故事着急了。

“没想到,这小小的海城,有名的痞/子女队长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唐乾猛的睁开眼,冷笑一声,显然是对她的话有些不满。

“痞/子?”凌瑾神色呆了呆,“我么?哪里像了?”

似模似样的转身问着身边的人,表情带着一丝丝夸张。

桂砚自然是直摇头,而另一个,只是看了一眼,便继续看唐乾。

“等等,你不要转移话题。”凌瑾回过头,瞪了眼唐乾。

“得!既然你不肯说说以前的故事,那就说说你跟仇家的人,那不为人知的关系吧!”

“配合调查你懂吧?这个问题应该也不难回答,是不是?”凌瑾耸耸肩,语气依旧是有些随意。

当然了,在场的人可没有人以为她真的随意。

“我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唐乾盯着她,沉声说到。

“不好意思,这个问题呢,你还真是得回答了。”凌瑾的手指敲了两下桌子,神色看着像是要肃然一点了。

伸手接过桂砚递过来的一个文件夹。

“唐乾知道这是什么么?”将文件夹冲对面的人晃了晃。

“说实在的,如果你跟仇家的人,关系简单些,大概还不那么让人费解!”

“当然了,不管怎样,犯了案,成了杀/人凶手,都是不应该的。”

“仇家一门七人,外加一个外姓人,共计八条人命,还有昨晚三条,两家人,唐乾,凶手连孩子都没有留情,你说这个凶手该不该死?”说到这,凌瑾脸色已经很是冷肃了。

“说了这么多,我真是不想说出答案啊!”看着对面的人,神色并无太多变化,不过,凌瑾还是看出了他眼底那一抹杀/气!

“仇家三姐弟,仇芬女士的三个孩子,与你确系父子关系,你要如何解释?”凌瑾沉声问到。

“这很难解释么?”唐乾忽然,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连笑了两声。

“仇芬愿意给我生,这你们也要管么?”

“未必吧?”凌瑾嗤笑一声,嘲讽的看着他,“她若是愿意,怎么会这么多年不找你?再看见你,甚至还要躲着你,想要离开海城,难道不是因为你和她并非某些关系么?”

“这么多年,你暗地里窥/视着他们,不是没有犹豫过吧?”凌瑾见他露出一丝讶然,便继续说到。

一旁的桂砚却是脸色怔了下,他们原本分析的不是这样吧?

他们头儿这是又发现了新的线索?

想着,桂砚赶紧低头,继续忙碌。

“如何?众叛亲离的滋味怎么样?”凌瑾挑眉,冷笑的看着对面的人,双眼里,怒气翻腾。

“这些,都是你的猜测。”不过,很快,唐乾便重新沉寂下来,只是,浑身的气息却是再难和之前一样了。

“猜测啊!”凌瑾戏谑的笑了一声,眸色满是嘲意,“那我再来猜猜,当年,你最爱的那个人,死在你面前的时候,怀了身孕?”

这话一落,不禁桂砚彻底惊了,对面的唐乾,神色也有两秒的愣怔。

“你不可能知道……”过了一会儿,只见他的脸开始慢慢扭曲,看起来异常愤怒,嘴里呢喃着。

“你怎么可能知道?”呢喃声慢慢变大,最后,变成嘶吼声,“你不会知道的!”

凌瑾放下手里的手机,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唐乾,这是这么多年,唯一能让你失控的原因吧?”

“即使你后来结了婚,可你对他们有感情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可能……不可能有人知道……”唐乾双眼通红的瞪着她。

整个人真是恍若恶/鬼!

“唐乾!”凌瑾高喝一声,“装疯卖傻,你也逃脱不了,你、你们都算是罪有应得!”

“她不该死!你胡说!”唐乾仿似真的发了疯一般,挣扎着,冲凌瑾嘶吼着,“你们才该死,你们才都该死!”

“这……头儿?”桂砚看着他,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人,有些为难的唤了一声。

这算撂了?

可是,这唐乾啥也没承认啊?

“等着。”凌瑾撇了他一眼,她铤而走险,还好刚刚信息还算及时,不过,这唐乾还真是疯,这会儿了,倒是来句实在的啊!

于是,接下来好一会儿,审讯室里就只有唐乾粗重的呼吸声,和时不时的嘶吼声。

“他不会疯掉吧?我还想听他说说案子的经过呢!”转身,低声问着,视线一直落在唐乾身上的人,凌瑾低声问到。

“不会。”庞松看着她,摇头。

她不是想听故事么?这会儿又成了案件经过了?

“唐乾,祖传的手艺不是这么用的!”看了眼桂砚递过来的手机,上面,武灏发来了视频信息。

他们找到了唐乾藏东西的地方,看了眼下面的文字信息。

地方是唐乾的儿子,唐鹤提供的。

“一报还一报,终究是会报的,你有想过,自己做的事,你儿子会都知道么?”

凌瑾往后靠在椅背上,叹息一声。

老天,大概真的不会放过谁!

现在比较一下,自己那位不是亲生的老爹,其实,不错了是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