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041:大胆推测

因为下雪的关系,下午,大家一致同意凌大队长“留守”,其他人兵分两路,还是由卫临啸和桂砚“遥控”。

取回的检材,时间短,结果还出不来,于是,卫临啸和桂砚再次去了交通部,大家内外合作,想要搞清楚那辆可能是作案车辆的路线。

如果,能够找到最好不过。

“卫临啸,他是不是对你……”庞松看着案卷资料,忽然,抬头看向靠在窗边看雪的人。

那些人比较“宠”她这个队长,之前他就见识过了,所以,现在这种时期,都维护她,他也理解。

可,将他留下,那几个一点也没有流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

他心里明白,并不是那几个全都猜出了他身份,而是那个卫临啸……

一来,要猜出他的身份,只有卫临啸有可能,二来,就是他们的确想留下一个人保护凌瑾。

而他新来,虽然能力不差,但,跟他们还在磨合期,所以,留下算是个合理的安排。

“对我什么?”凌瑾还有一丝颓然,不能与他们一起查案,其实还挺有点不舒坦的。

“没什么?”见她转头疑惑的看向自己,庞松低下头,继续看案卷。

“……”凌瑾一噎,这家伙说话说一半,几个意思?

又是新的噎她的办法?

什么叫卫临啸对她?卫临啸对她怎么了?若是换做其他人,难道不也是这样?

切!

“你有没有分析过凶手的心理?”过了会儿,庞松继续淡定开口。

“他凶手有时间将仇家人的尸体处理成那样,为什么客厅那位不处理了?”

“而且,那房子很长一段时间都别想住人了,所以,他绝不是为了什么家/产。”

“我想到了啊!”凌瑾走回来,拖了一把椅子,反转后,坐下,趴在椅背上,神色再次有些萎顿。

“虽然,凶手很是残忍,但,从某种角度来说,他对仇家人的确是有不一样的感情在里面。”

“只是,现场凶手的痕迹目前还不算有,所以,只能靠分析,靠仅有的线索去寻找。”

“你看看这个。”说着,庞松将手里的纸张递给她,“客厅里那位,身上伤痕算多,但,其他人只有一处。”

“要么在胸口,要么在颈部。”凌瑾脸色微变,“一击而中之前就说这个凶手的目的很明确,现在看,凶手还真不是普通人了!”

“普通人做不到……”凌瑾说着停了下来,“也不全是啊,那些死者被杀的时候貌似是没有了行动力的?”

“即使死者没有行动力,普通人要做到这种精准度、力度,和下手不犹豫的心态,伱觉得有多少可能?”庞松摇头,问到。

“这点,想来那位韩大法医会很有话语权。”

“我再看一下尸检报告。”凌瑾神色凝重的说到。

案件中,任何一点细节都必须谨慎对待。

“卫哥,几个监控死角的区域,我都已经发给岭哥他们了!”桂砚揉着眼睛,说到。

“嗯。”卫临啸神色有些沉重的应了声。

“桂砚,你说,凌队和庞松去南城,凶手会不会知道?”

“啊?”桂砚有些懵,随即一个激灵,“卫哥,你觉得凶手不跑路,竟然还暗中观察咱们破案么?”

“暗中观察可能没有。”卫临啸摇头,以他们那位队长的敏感度,有人在暗处盯着他们,绝对会发现的。

“我的意思是,按照凌队分析的,凶手可能多年不曾在仇家的生活中出现,现在这一出现,就是是彻底解决所有的仇家人,我突然觉得,他不止不是为了家/产,甚至有可能不是因为之前你们所说的情。”

“你的意思就是说,即便客厅那位真可能是仇芬想找的老伴,他们也不是因此而死的?”桂砚看了眼,周围忙碌的交通部兄弟,压低声音问到。

“嗯。”卫临啸盯着眼前一排排的屏幕,声音轻的几乎听不到。

大家各自分头忙碌着,痕检那边的指纹和脚印对比倒是出了结果了。

“不一致啊!”凌瑾看着手里的报告。

痕检科提取的现场脚印,是连屋子外面门口出都没有放掉,所以,那个司机还真有可能说的是真话。

“不过,他到底有没有看清过凶手,也是不好说。”庞松淡声说到。

现在不想招惹是非的太多了,况且,那个司机本来就表现出,极度的不想与案件有什么关系。

“这样以来,还真是……”凌瑾若有所思的点头,“可若是排除了为财,或者为情也排除,那是不是就剩仇了?”

“仇……”两人对视一眼。

“你说这会不会是那个人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有关?或许也跟仇芬爷爷对他的维护有关?”凌瑾低声,思忖着慢慢说到。

“来路不明,或者出了仇芬的爷爷,真没人知道他的身份了?”

“如果是为仇,跟仇芬牵扯不清,甚至多年后,才回来复仇,那之前他是没有能力?”凌瑾皱着眉头,看向对面的人。

“你这一番推测,看起来有些意思了,不过,就是没有证据。”庞松想了想,点了下头。

“留着仇芬母子四人,这么多年,或许也不是没有一丁点感情的吧?”凌瑾瞪他一眼,她当然知道没有证据。

“辜维去查看那个老人,应该不会引起凶手的注意吧?”凌瑾忽然嘶了一声。

“凶手应该不会波及没有关系的人,那个送货司机不还活着么?”庞松想了想,摇头。

“话说,这凶手到底是计划了多久?还真是把自己的痕迹清理的近乎于无。”凌瑾“哀嚎”一声。

“或许……”庞松沉吟了下,却是没有说下去。

“或许什么,说呀!”凌瑾催促到。

“猜测的话也听?”庞松低低的叹息一声。

他这回真全是猜测的。

“说。”凌瑾点头。

“有没有可能,凶手不是没有身份,他甚至有身份生活在海城,知道仇家的一切事,只不过,却不是咱们以为的身份。”庞松对上她的视线,说到。

“所以,他才会乔装打扮,易/容的像别人一些?”凌瑾挑眉,歪着头,慢慢的点了下头。

“这个猜测,不是没有可能,查案嘛,大胆推测,小心求证,接下来,咱们就想办法把这个幽/灵找出来吧!”

话音一落,手机就响起了一串滴滴声,凌瑾一下子抓过手机。

“他们有消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