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004:荒废的小楼

“果然!”法医科,韩奕纵然是性情冷漠,但,这一次,他却是亲自等着结果,看到结果那一刻,他终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应该是知道的吧?

“于贺,整理好了,都一起交给卫临啸吧!”韩奕放下手里的资料,交代了自己的助手,便转身出了检测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拿出手机,亲自给那个人发了信息。

终于送走了来接手案子的人,卫临啸却没有松口气的感觉,来人的谨慎程度说明案件的严重程度。

从此刻开始,一丝一毫的消息都不能从海城市局传出。

“呵……”冷笑一声,卫临啸抹了把脸,凌瑾往后要面对的可不只有“敌人”了。

“头儿,有结果了?”开着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桂砚看着拿着手机出神的人,压低声音问到。

武灏大概是真困了,在后座没多会儿就睡着了,而他们头儿却一直醒着,想来不是不累,而是……

“嗯。”凌瑾低应了一声,却没有将结果告诉他。

桂砚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头儿不说应该有不说的道理。

凌瑾看着外面昏暗的天色,他们一路除了进服务站加油,买点吃的,一直在赶路,她的直觉向来很准,不过,她也隐藏的很好。

这会儿,她心里却期盼着,自己的直觉不要那般准,否则,这一趟,她大概要白跑了。

幸好,带了两个人,让他们轮流开车,晚上七点,他们到了靖城市区。

“你们在后面歇息,接下来,我来开。”将两人都赶到后座,凌瑾打起精神,亲自开车。

夜色之下,桂砚和武灏惊讶的发现,她竟然是穿过市区,一路来到靖城的郊外。

而且还不是正常的郊外居住区,看着都不像是往有人烟的地方去。

“这里,不是我父亲常年居住的地方。”两人正奇怪的时候,听到前面开车的人,语气清冷的开口。

“记忆里,我在这里与父亲待的时间最长,而后,我离开了,去上学,去入伍,再与父亲相处的时间近乎于无。”

清冷、平淡的语气似乎在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可,桂砚和武灏哪里感受不到她心里的哀伤!

“运气好点的话,说不定咱们能在这里发现点什么。”凌瑾苦笑一声,忍住差点流下的眼泪,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

出了市区,整整开了一个小时,才在一条小路前,停下了车。

见自家头儿坐在驾驶座上不动,桂砚和武灏也没有第一时间下车。

盯着那条熟悉又陌生的小路,凌瑾深吸一口气,拖过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两把枪,丢给后座的人。

“你们的配枪我调取了,拿好,以备万一。”说完,便扯了背包,打开车门,下了车。

后座的两人,对视一眼,赶紧拿好自己的东西,跟着下车。

三人走在小路上,只听到彼此的脚步声,如此,更让他们心生警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一刻钟的路,他们竟然觉得像是走了很久。

终于,一座简单的带着院子的二层小楼出现在眼前,桂砚和武灏都有些愣怔。

他们头儿的父亲到底怎么想的?这种地方盖一座这样的小楼?

“小心点。”看着小楼上的窗户全都黑漆漆的,凌瑾拿手电照了一下周围,提醒到。

“嗯。”两人肃然的点了头,握紧了手里的配枪和手电。

“进。”

一个字,语气低沉又冷凝,凌瑾伸手推开院门,带着身后的两人走进院子。

触目所及,皆是一派萧索,很明显,应该是很久没人打理过了。

越走近小楼,越看的清楚,小楼的墙皮、门窗,都很是斑驳了。

“头儿,当初你们离开后,伱父亲大概也没有再回来过吧?”武灏略带着一丝紧张的低声问到。

“不知道。”凌瑾回答的也是干脆。

“你们两个不要分开,小心检查。”说完,凌瑾摸出一串钥匙,顿了顿,才伸手去开锁。

“吱!”大概因为时间有些久,门被推开时,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正要迈步进去,凌瑾忽然转身,抬手举枪,神色冷峻的看着外面。

桂砚和武灏吓了一跳,赶忙跳开,更加紧张的扫视着周围。

可周围一片寂静,桂砚吞了吞口水,“头儿,什么也没有啊!”

“你们一定要小心。”凌瑾眯着眼睛扫视了一圈,再次叮嘱到,然后,转身走进小楼。

“怎么办?”武灏看着桂砚,低声问到。

“按头儿说的做吧,咱俩一处一处的仔细检查,至于头儿,她自己应该不会有问题。”桂砚看着那道已经走到楼梯口的身影,吸了口气,回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同样的场景,怎么就觉得这里比其他地方诡异了?”武灏挠挠头,打起精神,和桂砚开始仔细检查。

凌瑾熟门熟路的上了二楼,站在二楼楼梯口,凝神听了听动静,便小心的往记忆里那间书房走去。

打开房门,她将手电压低,同时用手捂住了大部分灯光,走到窗边,侧身靠在墙上,眸色暗沉的看向外面。

刚刚在楼下门口,她又感觉有人在看着她,现在,她再不会以为只是错觉。

不过,那两个家伙却是没什么感觉,想来该是暗处的人更加高明才是。

冬夜漆黑,外面又是一片片树林,视力再好,也真是看不清楚。

一直等到楼下那两个家伙的声音越来越接近二楼,凌瑾才松了手,借着手电的亮光开始检查这间书房。

一切还是记忆里的样子,书架上书依旧在,显然当年父亲离开也没有带走。

摸了下书桌上的灰尘,凌瑾打开抽屉、柜子,开始一一检查。

等到三个人汇合,看着桂砚和武灏摇头,凌瑾说不上是种什么感觉。

她料到了可能会没有收获,可,这一刻,真的证实了自己的直觉,她还是有些沮丧。

“头儿,这小楼里,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有你和你父亲,或者说只有你父亲自己知道?”武灏犹豫着问到。

“你是不是傻?”桂砚翻了下白眼,“只有头儿她父亲自己知道,你让头儿哪儿找去?”

“我……”武灏刚想反驳,却是被打断了。

“嗯,灏子倒是提醒了我了。”凌瑾眨眨眼,看着他们,“跟我来。”

很快,他们在厨房的一个陶瓷罐里,找到了一封信,一封看起来放了很久的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