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9:安大保镖演戏

来到南城,一条名叫天峰街的东西向街道,凌瑾和庞松看着路北的小区。

明海小区。

这一片小区很大,因为有一大部分是原住户改迁的。

仇芬的父母就是那批原住户之一。

“南城这边属于海城的新城区,像这样的小区在西城和北城算新,但是,在南城却已经是老小区了。”凌瑾声音略低沉的说到。

“那个年纪的人,你觉得能找到几个?就算找到,他们能知道仇家的事儿?”庞松环视了一下周围,问到。

“庞警官,这种事儿,以前办案的时候应该经常做吧?”凌瑾回头,瞪他一眼,咬牙说到。

“……”庞松有些黑线,这时候,跟他较什么劲啊?

“呵呵……”看他被自己噎,凌瑾就莫名的想笑,小样儿!

淡漠?高冷?少话?

那得看她想让他哪样!

韩奕那是真高冷,而且,这家伙,她觉得他跟韩奕不同,对他,她也有种可以“放肆”的感觉,所以,这就是大家最近觉得她变的孩子气的原因。

“安大保镖,走,咱们压个马路去!”凌瑾冲他龇牙,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到。

说完,她就转身利落的下车,虽然,可能性极低,但,保不齐他真会捉弄自己呢?

在车旁站定,凌瑾一回头,就傻眼了,那边从车上下来的人……

就这么两秒,就换了装束?

凌瑾楞楞的看着他,随即,像是反应过来一般,低头看向车里,却发现车里并没有她想的,他换下的衣物什么的。

怔然的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这一身新的装扮。

眼镜又戴上了,不过,却不像之前那样严实的遮了大半张脸。

衣服,庞松今天的装束是皮衣、黑裤,可,现在,黑西裤、黑毛呢大衣。

整个人瞬间就是另一种感觉,完全没有安晋和庞松的一丝感觉。

“安……安晋,你……怎么做到的?”凌瑾懵然的问到,伸手想要扯扯他的衣服,看看是不是已经的幻觉。

“小瑾,别这么不淡定。”安晋握住她的手,让她感受一下“真实”。

“我觉得咱们应该先瞒一下身份,如果那些人知道咱们是警察,怕是不会告诉咱们什么。”

“那你这打扮,是想扮成什么人?我这样看着像警察吧?”凌瑾眨了眨眼,问到。

“要不咱们说是兄妹?”安晋眼底划过一丝笑意,“说来这边工作,找房子安顿?”

“然后,说是仇芬他们家人介绍这边的?”凌瑾慢慢平复了下,心里的惊疑,点点头,对于他的办法,她倒是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

“辜维会不会?回头让他变变,解解闷?”安晋拉着她往小区走去,凌瑾从身侧看着他,到底还是伸手扯了下他的衣服。

还挺真实的啊!

“伱闷?”安晋心里好笑又好气,他既然能让她看到他这样,自然其他的感觉也是会“真实”的!

“心情不好!”凌瑾噘了噘嘴,翻了下白眼。

“会好的。”安晋语气平稳,心里却是加了一句:你一向都是最乐观的!

冬天,小区里到底还是人不算多,被握着手,原本,微凉的手渐渐温热。

凌瑾第一次心里有了些许浪漫的感觉。

也终于有了些许明白,有些人,为何会觉得压马路有意思了!

两人转了好一会儿,一直走到小区的中央,才看到小花园的亭子里,坐着几个聊天、下棋的老人。

“这大冷天的!”凌瑾低叹一声。

她还是低估了这些老人的寂寞,人,大概越老越想有人陪着。

“老人家,跟你们打听点事儿啊!”正想着,就听到身边的人带着暖暖的笑,跟那些老人打招呼。

“你们是干什么的啊?”其中一个老大爷有些警惕的看着他们。

凌瑾哭笑不得,不错啊,警惕性还可以嘛!

“大爷,是这样的,我是做律师的,工作调到这边,想找个住处安顿一下,不知道,你们知道这附近有合适的房子出租么?”安晋保持着笑意,问到。

“这是我媳妇儿,刚刚结婚,不想分开呢!”见几个老人看向身边很是个性的人,安晋赧然的笑着“解释”。

“哈哈……”简单几句话,这几个老人已经被缓和了神色,警惕性也去了大半。

凌瑾真是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啊!

“我们想想哈,人老了啊,记性就差。”老人们笑着说到,竟然有了些热情的感觉。

“听我之前那个同事仇真说,这个小区挺好的,他母亲和外祖家都在这住过,看您几位,也是一直住这个小区吧?”安晋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烟,散了几根。

看的凌瑾又瞪了眼,他什么时候还抽烟了?

与他接触的这段时间,她可没有发现啊?!

“仇真?”只见其中一位老大爷疑惑的看着他们。

“你说的是仇家闺女仇芬的小儿子?”

“哎?大叔,您知道啊!”安晋惊喜的问到,“我这回家接她,今天才到了海城,还寻思回头安顿好了,联系他呢!”

“小伙子啊,你庆幸吧!”几个老人一起摇头叹息到。

“怎么呢?”安晋疑惑的看着他们,又转头看看身边的人,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样。

“仇家那闺女,仇芬在父母去世后,搬走了。”那个老人叹着气,说到。

“后来就没有见过了,哪知道,这隔了这么几年,再听到他们的消息,竟然是全都被人杀了,这两天啊,是闹的沸沸扬扬!”

“什么?”安晋愕然的看着他们,那神色真是不要太震惊。

凌瑾在心里那是一万个叹服,这都没有她啥事儿了啊!

“仇芬呀,那也是苦命的孩子!”老人重重的叹息一声。

“跟她父母一起好容易拉扯大了三个孩子,这都才开始要享福了,谁成想,天有不测风云啊!”

“对了,大叔,仇真没有父亲么?我还真是从来没有听他提起父亲,而且,他们一家怎么会被人杀了呢?前些天,还联系过的,怎么会……”安晋一脸不能相信的问到。

“有父亲,只是啊,哎!老辈子的事儿了,虽然,仇芬那闺女是为此受苦了,不过啊,三个孩子甚是乖巧,还以为她有后福呢!”老人摇着头,摆摆手,一副惋惜又怜悯的叹到。

“大叔,这次出事,仇真的父亲……”安晋和凌瑾对视一眼,继续问到。

“说起来真是感觉好久远了……”大抵平时也是很少提及往事,老人没怎么样,就将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