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036:夜探现场

所有人冒着严寒跑了一天,傍晚饥寒交迫的赶回警局。

凌瑾早就让桂砚准备了晚饭和热咖啡,大家狼吞虎咽之后,总算是缓和了不少。

“这天应该是要来场大雪!”武灏瘫在椅子上,这会儿吃饱喝足,开始犯困了。

“岭哥,你再辛苦下,说说都查到了什么?”凌瑾满头黑线,不过,也知道他们是真的累着了,只好看向神色还好的严岭,问到。

“头儿,仇芬所住的小区,摸排结果并不太理想,不过,在门卫室那里的监控有的发现。”严岭点点头,呼出一口气,回到。

“有个保安隐约记得月初的时候,半夜前后,小区门口先后来过三辆出租车,打车的是三对夫妻,这个他记得还算清楚。”

“调了那天的监控,的确是现场的死者,根据这一线索,我们去了交通部门,他们是在自己的居住地乘出租车来的海城,然后,换了海城的出租车到的小区。”

“这应该差不多!”桂砚点点头,“大巴车、动车、火车皆没有查到,但是,行程数据显示他们是从所住城市来了海城了。”

“至于,头儿你让查的客厅里的那位。”说到这里,严岭皱起了眉头,“法医科给的死者容貌画像,我找了户籍科的兄弟。”

“这人不是海城本地人,不过,也在海城有几年了,刘同午,四十九岁,住在南城区,房子是他自己名下的,目前没有发现什么前科。”

“家庭关系呢?”凌瑾歪头问到。

“就他一个人,没有亲属,没有妻子、儿女。”严岭摇头,“他父母离世后,他就离开了家乡,近十年都在海城。”

“这样一个人跟仇芬一家有什么关系?”凌瑾挠挠头,疑惑的低喃到,“难不成……”

“关键是,仇芬处理家/产跟这个是有什么关系啊?”

“头儿,这个人也是那天晚上去的仇芬的居所,保安对他并无印象。”

“这就更奇怪了!”凌瑾看着眼前的众人,“这么个外人,如果不是有感情或者金钱牵扯,怎么会凑到一起呢?”

“会不会是……”风昭嘶了一声,满脸疑惑的开了口,只是语气很是不确定。

“是什么?”凌瑾看向他,“或者你们也觉得我猜测的也许有可能?”

“头儿,不是也许有可能,是很有可能吧!”武灏打起精神,不过,依旧是趴在桌子上,“这老人要找个人搭伙过日子,儿女们怕家产旁落,这种事难道不是常见的么?”

“所以,也有可能是那什么刘同午的仇人?”凌瑾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也不对……”

“不对!”凌瑾转眼自己就否定了,与她的声音一起响起的是卫临啸的声音。

其他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反正他们习惯了自家头儿和卫临啸讨论案情的情形,可,有一个人,眸色却是闪了闪,只不过没有人发现。

“如果是刘同午的仇人,得多大仇牵连那么多无辜的人!”凌瑾冲卫临啸翻了个白眼,继续说到。

“而且,如果是刘同午的仇人,从尸体的情况,似乎也看不出凶手对他有多深的仇,我倒是觉得凶手对那一家子人的感情有些复杂。”

“凌队说的是没错,不过,明天还是得去查查刘同午的人际关系,排出一下。”卫临啸神色淡定的说到,“若是,抽不出人,我去也行。”

“伱还是坐镇警局吧!”凌瑾撇撇嘴,“今晚先让他们休息,明天一早再来分派任务,到时候我想法医和痕检会有更多消息。”

等凌瑾话一落,武灏几个的“哀嚎”声就起了,凌瑾满头黑线的看了眼,便转身出了办公室。

随后,大家相继出了办公室,不过,严岭他们没有回家,去了宿舍凑合一晚。

“想去现场看看?”上了车,看着已经坐在副驾驶座上等着的人,淡声问到。

“嘿嘿,保镖小哥哥陪么?”凌瑾扭头,龇牙,嬉笑着问到。

“嗯。”低应一声,简单的让凌瑾都有些怔然。

看着他认真开车的侧脸,虽然,跟安晋不同,感觉也不一样,但是……

“你以前用别的容貌接触过我?”凌瑾低声问到。

“算是吧!”庞松沉默了一会儿,才一边说着,一边将车拐进小区大门。

这牙膏挤的……

凌瑾磨了磨牙,坐回去,看向外面。

这个小区这下可是出了名了,这影响不要太大啊!

哎!

开车的人借着停车,看了身旁的人一眼。

如今再见,他们都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了!

“凌队!”虽然,现场已经勘察过了,但是,楼下还是安排了警员值守。

“辛苦了,我们进去看看。”凌瑾点点头拍了拍警员的肩膀,便招呼身后正在关车门的人,一起进去。

“这也就是冬天了,换做夏天……啧……不能想象!”两人穿了鞋套,戴好手套,走进现场。

“这也够人受的!”庞松警惕的扫视着整个房间。

凌瑾看了他一眼,却是再不出声,而是神色冷凝的扫视着现场,脑海里浮现出当时发现尸体的情景。

“门窗都没有破损,被撬动的痕迹,而且,屋里这么多人,凶手应该不会是陌生人!”站在卧室门口,凌瑾从那里看着客厅,忽然,低喃到。

“如果是陌生人,一个人制服不了这么多人,多个人太引人注意,而且,被害人会大声呼救,那,凶手到底是什么人?”

“选择在这里动手……”凌瑾转身走进卧室,看着那被移开的床,还有地上的白线,神色越发凝重。

庞松视线随着她移动,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突然,卧室里的人快步走出来,径直去了厨房。

“凶器!”凌瑾嘴里嘀咕着,“凶器,韩奕和陈戈一致认为不是平常的匕首,有点像剔/骨刀,难道仇芬这里有那种刀么?”

见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分析着案子,庞松也不出声干扰。

“这么多人,厨房里好像是东西少了些啊?”凌瑾再次检查着整个厨房。

看着整整齐齐,却让人觉得有些别扭。

“帮我看看,这厨房里哪里不对劲?”凌瑾头也没回的说到。

“明天查查仇芬之前买过多少菜蔬和食品,你想的对,这里东西是少了些。”靠在门框上的人淡声说到。

“若是我猜的没错,应该是不好清理痕迹,便都被带走了!”

“凶手用了很长时间处理现场,可是,砌墙的水泥,他是怎么带进来的?”凌瑾点点头,神色有些释然了。

与门口的人对视一眼,两人默契的走出现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