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034:辜二哈

最终,那一栋房子里,竟然出了八具尸体,这下,所有人的脸色都难看了。

甚至这栋楼上的居民,有的当即就离开了家,住的别处去了。

“法医科和痕检科今晚辛苦吧,赶紧出结果和死者画像,以供之后我们核查尸源。”凌瑾看着一一被抬头的尸体,沉声开口。

“那我们先回去了!”韩奕神色冷沉的点头,陈戈是彻底叹了气,颓然的说到。

“已经很晚了,老卫、岭哥,要是没有特别的事,今晚大家先回去休息,明天开始有的忙了。”凌瑾看向身边的人。

“我们跟你不顺路,要不让庞松载你回去?”卫临啸看着一旁沉默的人,问到。

“放心,我认得路!”凌瑾拍拍他的肩膀,别以为她不知道这家伙在琢磨什么。

“你们回去路上小心,明天早点回局里。”跟其他人告了别,凌瑾就招呼着庞松走向其中一辆车。

“保镖小哥哥,饿!”上了车,某人就现了原形,“可怜兮兮”的说到。

“凌队,不要乱叫!”庞松正准备插上车钥匙,结果,手一抖,险些别断车钥匙,而且,他现在是庞松好么?

“刚出现场,伱这样像精/神分裂。”

这话说的真是不客气!

凌瑾顿时就蔫了,双眼呆滞的瞪着他。

“难道你还真想我一直想着那些尸体?我也是人,需要缓和的好吧?”凌瑾瘪瘪嘴,委屈巴巴的嘀咕到。

“而且我一天都没吃东西了,真的很饿!”说完,凌瑾忽然想起,这货今天吃了两份早餐!

“你……你知道今天有案子忙?”凌瑾有些讶然的问到。

“不知道。”认真开车的人摇头,回到,“我说过我不会未卜先知。”

“那你怎么早上会吃两份早餐?”凌瑾疑惑的问到。

“庞松的习惯,经常吃着早餐进办公室,我试一下。”这回答,着实让凌瑾无语。

“今天这案子,凶手恐怕是很不简单!”长出了一口气,凌瑾颓然瘫在副驾驶座上,她哪里能不想案子,只不过是真的想缓和一下心里的压抑。

“凶手应该是有备而来,可是,客厅那具尸体,为何没有进一步处理?”

“而且根据人数,我觉得八成就是一家人都遇害了!”见他不吱声,凌瑾说完这句,便也沉默了,看着窗外的夜景。

“不去吃饭?你想回家自己做?”看着前面熟悉的路,凌瑾有些疑惑,很晚了,而且他也辛苦一天了,她没那么没人/性好么?

“已经准备好了,不会饿着你的。”庞松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收紧,神色却还是自若。

凌瑾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那句话,听在他耳中,他是什么感受?

“辜维?”车子停好,凌瑾才挑挑眉峰,想到了某人。

“叮!”手机信息声音响起,凌瑾低头一看。

“姑奶奶,想念小的啊?你还是想夜宵吧,我可不想老大也想念我!”

“你在哪儿?”凌瑾挑了下眉头,下车,趴在车门上,扫视着四周。

“那二货在这里?”看向另一边下车的人,凌瑾哼了一声问到。

“他不二。”庞松摇摇头,淡声说到。

凌瑾满头黑线,重点不是那家伙二不二好么?

那家伙滑头的要命,他要是二,就没人不二了,她不过是想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哪儿?

“姑奶奶,跟老大回家吃夜宵了,小的不用你关心哈!”消息再次传来。

凌瑾这下真是更加忿忿了,闭上眼,呼吸有些粗重的缓和着心绪。

那家伙太让人抓狂了!

只是,这一闭眼,几息之后,凌瑾的呼吸微微凝滞了下,她突然觉得周围似乎有些什么,却又不似真实……

慢慢的睁开眼,凌瑾脸色有些茫然的再次环视周围,依旧是熟悉的小区景象。

可是,刚刚,她真的感觉到了一些莫名的东西。

那是什么?

“小瑾?”一旁的人看着她这奇怪的模样,不禁,低唤了一声。

“安晋,我刚刚……刚刚感觉这周围多了些东西,可,明明什么都没有……”凌瑾有些不安的看着他,呢喃到。

“来,咱们回家。”一旁的人脸色终于有了些许变化,走到她面前,将她拉出车子,关好车门,然后,对上她疑惑的双眼,安抚的说到。

“嗯。”凌瑾深吸一口气,低应一声,任由他拉着自己进楼。

她感觉的到,辜维离他们并不近,可是,就算是离的近,刚刚他们的对话他又是如何知道的?

对于,监/听器什么的,凌瑾不作考虑,她有信心,就算是辜维,想要监/听她和安晋,也做不到。

所以,辜维有其他方法知道。

这个念头一闪过,凌瑾忽然觉得她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之前安晋救她,她却是看不到他,甚至有些察觉不到他。

但,这是什么能力?

被拉着手腕走出电梯,凌瑾再次感觉到了刚刚在楼下的那种感觉,这次貌似更清楚了些。

他们好像是从一个空间到了另一个空间,但是,看着明明就还是正常。

还顶着庞松的脸的安晋,看着她进门,“我回家洗把脸,一会儿上来。”

“粥、汤、烧烤?”看着他走进安全通道,下楼,凌瑾关上门,一眼就看到了茶几上的几个袋子,走过去,扒拉了一下。

“还有下酒菜?!”凌瑾挠挠头,“那厮准备的宵夜还挺有些意思!”

“深夜放毒,姑奶奶,你和老大尽情享用,最好把老大留在楼上哈!”信息再次传来,凌瑾低头正看着,就听到楼下一声“惨”叫声响起。

凌瑾眼珠转了转,唇边泛起一丝坏笑,“送你个外号,二哈!”

发完了信息,凌瑾又听到两声惨叫,她心情因此缓和了不少,转身脱掉外套,又去洗了手,走到门口,打开门,某人正好踏出电梯。

“二哈同志想深夜放毒,咱们得给面子,开吃吧!”

某二哈同志在楼下咬着手帕,额……不,是咬着手指,忿忿的瞪着天花板,信息不敢再发了啊!

“粥是我的,烧烤是你的。”恢复了安晋打扮的人,坐下后,淡声说到。

“今天辛苦,以后深夜还是清淡点好。”

“你是不吃荤?”凌瑾挑眉,对于烧烤她还是蛮喜欢的,没少和那几个大男人一起晚上去撸/串。

“吃,不多。”安晋看了她一眼,将那碗看起来不错的汤,一分两份,放到她面前一份。

凌瑾咬着竹签,木然的瞪着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