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03:离开

“我这里什么都没有。”带着人回了住所,让他们按部就班的进了“现场”,凌瑾靠在门边,淡声说到

“头儿,你……还好吧?”严岭和风昭在里面同痕检的人一起忙着,桂砚也捧着平板,在一旁快速的查着信息,只有武灏被留下,随时候命,也是大家让他看着点自家头儿。

“你看我哪里不好?”撇了他一眼,凌瑾低哼一声。

武灏耸耸肩,看着是哪里都不好,平日里的俏丽、俊酷的洒脱劲儿,随和中带着的严厉劲儿,这会儿真是不一样了。

“小桂子,联系咱们副队大人,让他明天一早回来,训练延后。”看见屋里,痕检科的科长陈戈转头冲自己摇摇头,凌瑾回以一记淡笑,说出的话却是对着桂砚的。

“知道了。”桂砚抬头看了她一眼,应了声。

副队,其实并不是真的副队长,那人名叫卫临啸,能力很是出众,若非凌瑾横空出世,当年,大概就是他坐上了海城刑警队长的位子。

后来,相处久了,他对凌瑾彻底拜服,海城的刑警队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当然了,所谓的训练也不过是个说法而已。

“你们俩一会儿回去收拾东西,明天一早跟我离开海城几天。”等痕检的人都走了,凌瑾才关上门,让武灏倒了几杯水,大家在沙发上坐下。

“严哥、风昭,我让副队回来了,局里伱们先撑着,若真有紧急案件,联系我们就是。”

“头儿,你是准备回家一趟?这个案子……”严岭猜到了她想做什么,可惜,有些事他们想知道,也得有那个权限。

有时候,就算是家人,他们没有权限,也全都是枉然。

“以前我不说我的家人,并非是不愿说与你们听。”凌瑾摇摇头,“案件一定会移交的,至少现在不是咱们能碰的,不过,很明显,我也牵扯了进来。”

“我现在能告诉你们的,都只是最基本的,我父亲确实叫凌继添,这是我所知道的,我从没见过我的母亲。”苦笑一声,看着他们有些怔然的神色,凌瑾晃着手里的杯子。

“对于我父亲,我所知的也就仅止于此,再无其他,所以,你们明白了么?”

“头儿,你只带这两个小子,一定要注意安全。”大家沉默片刻,到底还是严岭叹着气,先开了口。

“他们搜了这里,不知道是后来的这里,还是先来的,所以,小桂子和灏子休息时间不多,早上六点就来接我吧!”凌瑾点点头。

她明白,父亲的工作,牵扯的应不是小事,所以,案件移交她没有不愿意,毕竟,自己这些兄弟还没有到那个级别,能够处理那样的事。

“头儿,倒也还算是清醒。”下了楼,风昭回头看着身后的居民楼,这里离警局倒是很近。

“按咱们头儿的能力,根本不至于窝在海城这样的小城市,所以应该她是自己选的吧!”严岭摇头叹息。

卫临啸在海城都是上级特别安排的,以前的身份和事情都是保密的,而他们头儿更是。

送走了所有人,凌瑾看着已经比刚回来好多了的屋子,虽然,同事们帮忙归置了,但终究不是原样的。

闭了闭眼,凌瑾走进书房,来到书架旁,将一个小柜子移开,露出一个很小的保险柜。

“咔!”打开保险柜,里面没有常人以为的贵重物品,只有对于她来说重要的东西。

“没想到……”拿出一串钥匙,又将剩下的东西一并取了出来。

很快就六点了,桂砚和武灏看着背着背包上车的人,坐在后座的桂砚默默的递出一份早餐。

“谢谢。”凌瑾也没有推辞,道了谢,就低头吃了。

开车的武灏时不时的偷瞄着身边的人,翘着二郎腿,衣服还是昨晚上穿的,自家头儿冷不丁看着像个旅行的,可细看,那份独特的气质真是很引人注目。

尤其是,她那张脸,虽然,她那份气质很容易让人忽略了她的长相,但,无可否认,她真的很漂亮,嗯,或者说英气!

“头儿,你老家哪里,我导个航。”快上高速了,武灏忽然想起来这茬儿。

“先到靖城。”凌瑾看着车窗外飞速倒退的风景,说到,“小桂子在后面睡一觉吧,两个小时后去服务站了,换班,靖城还是挺远的。”

“知道了。”两人应声,确实挺远的,傍晚都不一定能到。

半晌,凌瑾伸手调了车里空调的温度,她心里此刻就如这冬日的早晨,寒冷让人颤抖。

回了神,她这会儿,想象着某人回到局里面对的情况,希望不会生气啊!

转眼就到了正点上班的时间,被匆匆叫回局里的卫临啸瞪着眼前一脸无奈的人,当事人都跑了,他生气也是无济于事了。

“来交接的人,估计最迟中午也到了,中午之前,能出的结果,咱们都必须要知晓。”卫临啸长出了一口气。

他也不是不分轻重的人,能让凌瑾钻这种空子的事,必定不会是小事,而且牵扯了她自己,卫临啸眼底划过一丝凝重,到底还是接下了这善后的事。

“临啸,我总觉着,头儿这一趟会有危险,你说……”严岭压低声音,犹豫着说到。

“她既然这样安排,我想应该是想好了的,咱们先把眼前的处理好,回头再联系她。”卫临啸语气微沉。

“一会儿我还得去跟局长解释一下!”卫临啸啧了一声,他心里明白,凌瑾这一安排,非是以刑警队队长的身份安排的,所以,一会儿他面对局长也得……

真是闹心!

但愿,海城这里不要被波及太过!

“小卫,你们怎么就不拦着她呢?”局长办公室,卫临啸一张脸冷沉的面对自己的领头上司。

“张局,您觉得拦得住么?”这个叫张向的海城市局局长其实还是挺不错的,听了他的话,卫临啸心里也苦笑。

“那个时间,您不在,我也不在,自然都是听她的,不过,张局,她不是没有分寸的人,咱们先等等她的消息吧!”

“都这样了,还能怎么样?”张局摆摆手,叹了口气,“来交接案子的人,你负责处理好,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能帮就帮吧!”

“多谢张局了。”闻言,卫临啸脸色缓和了些,道了谢便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就算是被迫接下了这事儿,但,都是兄弟,他又焉能袖手旁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