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026:韩奕传信

回到警局,正好到中午饭点,凌瑾当即也真订了一桌好吃的,让人给送到办公室了。

“等等。”大家吃的正嗨,韩奕走进来,凌瑾立刻就出了声。

“韩大法医,你今儿不是没来么?又有情况?要不等我们吃完再说?你吃了么?要不一起?”

一口气说了一堆,韩奕默然的看着她,其他人也都有些忍俊不禁。

“她这是……智商退化?”韩奕看向一脸淡定的卫临啸,语气有些犹疑的问到。

“噗……”顿时,大家都喷了。

“……韩奕!”凌瑾怔了下,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你丫不会就是来戏谑我的吧?”

“有事。”韩奕摇摇头,“不过,不急,伱们先吃吧!”

大家哪里还有心思慢慢吃,三两下搞定,收拾利落。

凌瑾拿着筷子傻在当场,忿忿的瞪着一群大男人。

“嘿嘿,头儿,您喝奶茶。”桂砚忍着笑,抽走她的筷子,将奶茶塞进她手里。

“哼!”凌瑾低哼一声,亏得她饭量不大,不然还不被他们饿死?!

“凌队的估计很正确。”韩奕并不在意她的神色,知道她是开玩笑,不过,他是轻易不开玩笑的,开口的同时就扔了两张照片桌子上。

“这是什么?”大家凑过来瞅着照片,有些莫名。

“不明显?”韩奕挑眉。

“那个所谓的彭云的尸/水。”凌瑾瞥了一眼,一字一顿的说到。

“额……”大家顿时一阵反应。

“这么快?”向林诧异的看着他们。

其实,他们非是看不出那是东西腐烂后的样子,只不过,说是彭云真是特别意外。

“冷冻也不能缓解速度。”韩奕点头,眼底划过一丝疑惑。

“就是这么诡异哈!”凌瑾皮笑肉不笑的应了一句,不过,她的目光也是一片不解。

“接下来怎么办?”向林叹口气,这摆明了就是有人想阻止他们继续调查。

“目前所得所有的线索,还不足以串联所有咱们想串联的事。”凌瑾收敛了神色,满是肃然的开口。

“可是,能查到了都查了。”严岭抹了把脸,到目前为止,这案子他们办的真有些郁闷。

“而且,他们唯一的交集现在也没了。”风昭附和到。

“老卫,你吱个声啊!”凌瑾忽然扭头看向身边的人。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件事?一件之前咱们一直没有提及过的事。”卫临啸见大家都因她的话,转过视线,只好开口。

“你是说那间心理诊所还有其他的人去过,而且可能成为实验品,更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凌瑾立刻知道他想说什么。

“我不是没有想过,不过,我记着让小桂子查过,那个彭云并没有建立类似病人档案的东西,所以,一直也没有拿到面上讨论这个问题。”

“你说的我知道,不过,我觉得应该还是有,只是可能被人拿走或者毁了。”卫临啸摇头。

“是,很可能。”凌瑾赞同,看着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目前,除了那个所谓的彭云,其他三位,应该都是实验品,可是,他们的死亡时间,没有什么规律。”卫临啸眸色深沉的继续说到。

“所以,咱们无法从时间规律上去推断凶手下次作案的时间。”

“甚至陈雨死亡时的情况都跟那两位不同,你们是否有感觉?”

“感觉凶手就是不想咱们找到他行凶的规律?”凌瑾点头,“目前为止,咱们甚至不能确定彭云背后的人是男是女。”

说完,她重重的叹口气,“越说越觉得大家这几天白辛苦了!”

其他人也沉默了,还真是有些赞同她说的。

“凌队,你还记得咱们分析过,凶手肯定还会再出手的。”卫临啸看了眼默然的韩奕,眸色闪了闪,说到。

“嗯。”凌瑾应声,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怎么不说了?”可,等了几秒却是没听到他的动静,凌瑾不禁疑惑的扭头问到。

“你怀疑头儿就是下一个目标?”突然,严岭猛的站起身,有些激动的问到。

“怎么……可能?”其他人懵然的看着他们。

“有可能吧!”凌瑾也怔了两秒,才叹息了一声,低声说到。

“你们也不用担心,这几天了,凶手没动静,是因为不好下手,我,你们不用担心。”

这话听着是安抚,可,大家哪里能不担心?

他们又不是卫临啸,知道的多那么一点点。

况且,他们甚至觉得他们头儿都还没从失去亲人的悲伤中走出来,于是,越发担心了。

“得了,下午,大家休息半天,在办公室捋捋案子,看看到底还有没有遗漏的地方。”凌瑾挠挠头,她委实是不太习惯被人这么看着。

仿佛她就是个弱者,需要他们所有人的保护。

哎!

真是又感动,又失笑!

“韩大法医,还有什么想说的,说吧!”韩奕一直没走,凌瑾便将他和卫临啸一起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我没什么想说的。”韩奕摇头,“不过,有人在我桌上给你留了话。”

这话说的……

凌瑾满头黑线的看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小证物袋,里面装着一张纸条。

“凌瑾,今夜约么?”

凌瑾捏着证物袋,挑眉,撇嘴,阴阳怪气的念到。

一旁的两个男人被她这态度搞的,真想学学她,翻出两个大白眼给她看。

“鬼才要跟他约!”凌瑾将证物袋丢在桌子上,“本大队长不约!”

喵的!

她又不是被吓大的,以为故弄玄虚,她就会害怕么?

有些人是不是忘了,她有两大神兽……额,有两大高手保护呢!

“你不约是对的。”卫临啸开口,“毕竟,并不确定留纸条的是不是那个凶手。”

“凌队,你觉得呢?”韩奕问到。

“我觉得?我不觉得。”凌瑾哼唧一声,“白天,还有那么一丢丢可能,晚上我回了家,没可能。”

楼下那两位就收拾了,她觉得,她并不太担心。

“你这么肯定,那就好,我先走了。”韩奕起身告辞了。

“我是不是该给凶手一个机会?”看着关上的房门,凌瑾脸色一垮,语气有些消沉的说到。

“我不建议你给。”卫临啸站起身,双手拄在桌子上,“而且,我想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所以,凌队,别乱来,我也先出去了。”

凌瑾被他“气”的恨不能掀桌,握了握拳头,然后,颓然的往桌子上一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