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025:记忆遗漏

因着刚刚的对话,凌瑾看视频的心情都没有了。

以前有些事,或许如有人说的那样,她的记忆被封存、被替换,那最近呢?

怎么有些事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难道真是兄弟们没有告诉她?

可她不是大多数时间都在么?

“头儿,你怎么了?”桂砚有些忐忑的问到,难道他说错什么了?

他们头儿的脸色怎么都有点不对了?!

“没事,你好好开车。”凌瑾努力缓和自己的心绪,对着桂砚摆了下手。

“那个……头儿……”过了一会儿,正闭着眼拄着脑袋想事情的凌瑾忽然听到桂砚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

“嗯?”凌瑾疑惑的低应着就要睁开眼,却猛的被桂砚一脚急刹车晃到,“什么情况?”

轻轻的喘了口气,凌瑾正在庆幸自己的反应敏捷,桂砚的声音就先一步响起。

“头儿,见鬼了!”桂砚一脸惊悚的指着窗外,“这是哪儿啊?”

凌瑾脖颈微微僵硬的转过去,从酒店回来的时候,只是零星的几颗雪花,但是现在……

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浓雾?!

周围什么都看不到,仿似天地间只剩下她和桂砚,还有这辆车。

“小桂子,深呼吸,淡定!”凌瑾脑袋也是懵了一会儿,然后才深呼吸几下,握住桂砚的手腕,安抚到。

这小子,看起来真是吓着了!

“头儿……”桂砚咽了咽口水,二十多年的认知这一刻受到了挑战。

他明明开着车走在繁华的城市街道,可,特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没有犯困、做梦,更没有昏迷过,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小桂子,看着我,来,深呼吸,别慌!”凌瑾拉住他手腕的手微微用力,语气坚定的说到。

可不能让这小子给吓失常了!

“好。”桂砚对上她坚定又带着安抚力量的视线,沉了沉气息,点点头。

“老大,你去救人,我去找鬼?”今天是辜维开着车,这会儿,感受着身边人的一身冷意,叹息一声说到。

刚刚那个叫桂砚的小子开着车,拐进那个胡同,他们就觉得不对劲了。

这段路,在前面的红绿灯右拐,没多远就是警局了,结果,好家伙,被人截胡了?!

还在他们俩的眼皮子底下!

“不用找鬼。”安晋语气冷沉,不复平时的淡漠,“伱得负责开车的那个小子,还得把他的记忆整理好。”

“得了,听令!”辜维点点头,这确实是个事儿,那小子看起来就很是惊惧。

还是人家警花小姐姐淡定!

凌瑾平复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警惕的感受着周围的动静,她绝不能让有些人控制自己,就算自己现在很“弱”,她也不要成为别人手中的傀儡。

“你盯着,我来。”安晋似乎觉得是时候了,出声说到。

其实,也不是不能让辜维出手,一来他想试试辜维,而来,自己出手要快一点。

往后,只会越来越危险,试探的事就不方便了。

“噗!”

桂砚受自家头儿影响,慢慢的平复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感觉过了好久,又像是只有一会儿,他忍不住想要看看时间,或者试着打个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头儿只是坐着,都不采取行动?

才慢慢低下头,忽然一道声音响起,似乎是有人吐血的那种声音。

两人同时朝车前窗看去,正个挡风玻璃上,真的像是被人吐了口鲜血,斑斑血迹看的真有点触目惊心。

桂砚瞪大了双眼,指着前面,呼吸都觉得有点困难。

凌瑾却下意识的略略松了口气,依旧不动如山的坐等。

过了会儿,后座突然出现两个人,因为,都穿着黑色衣服,桂砚这下彻底惊跳。

“头儿?!”桂砚惊恐的大声喊着,对于突然出现的人,他委实是觉得太过诡异,因为车门是锁着的啊!

“哎哟!我的耳朵啊!”辜维一手捂着耳朵,“哀嚎”一声,一手伸过驾驶座椅背,捏向桂砚的后脖颈。

桂砚瞬间安静下来,头一歪,晕在驾驶座上。

“一会儿帮忙清理好车玻璃上的血。”凌瑾咬牙切齿的说到。

“嗯。”安晋低应一声,这个可以有,反正不是他清理。

“他怎么办?醒来别有什么问题?”自己兄弟自己担心啊!

凌瑾看着昏迷的桂砚,叹口气,这要是被自己牵连,出了事,她心里真的会很难过的!

“他会处理。”安晋说着,打开车门,示意凌瑾也下车。

“他就是辜维吧?”下了车,将桂砚暂时交给那个人,凌瑾低声问到。

“嗯。”安晋感受着周围,应了一声。

“我的记忆怎么回事?”凌瑾抬手,捂着嘴呵了口气,真是好冷!

“嗯?”安晋侧头,微带着一丝不解的疑了声。

“今晚再聊吧!”凌瑾见状,只能耸耸肩,看来不是他的小动作。

“他叫桂砚对吧?”安晋点点头,有情况自然得处理,“一会儿,他醒了,你知道该怎么应付他吧?”

“知道。”凌瑾撇撇嘴,长出一口气。

“这种绝不是什么催眠、暗示,像魔术倒是比较贴切点。”

这话,安晋是不接的,接了,就要解释更多。

“五分钟后,他就醒了。”辜维下了车,“玻璃上的血我这就擦了,美女队长,您要不要上车等着?”

“多谢了!”凌瑾点点头,对于这个嬉皮笑脸的男人,她还真无法想象,他会和卫临啸那家伙有瓜葛。

“您客气!”辜维咧嘴一笑,赶紧干活,完了好闪人。

“唔……哎,我去!”很快,桂砚哀嚎着醒来,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又看向一旁淡定的,在看视频的人。

“头儿,咱们怎么在这儿了?”

“睡了一觉,这就不记得了?”某队长那真是淡定。

“额……睡了一觉?”桂砚懵擦擦的挠挠头,“我记得啊,你不是看视频么,我……好像是说有点晕……”

“怎么会呢?”一脸迷惑的桂砚,一边挠着头,一边检查着车,准备这就调头回警局。

“最近没休息好吧,昨晚上睡好了?”凌瑾拍了下他的肩膀,安抚到。

“这么辛苦,回去头儿请你们吃好吃的,要注意休息,困就回去再睡会儿。”

“哦。”桂砚感动的应了,也不再多想了,“不过,岭哥他们一上午都没联系咱们了。”

“雪变大了,快回去再说,都饿了!”凌瑾点点头,心里略松了口气,不过,也疑惑起了其他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