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23:晃一圈的人

“刚刚在警局,困住我的人不是你吧?”瞪着眼前的人,凌瑾咬牙问到。

“那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她不相信妖魔鬼怪,也不相信那是什么科研结果,现在,还没有那么先进。

“小瑾,不要着急好么?”终于,男人淡定的神色有些维持不住了,“太着急,你还会做噩梦的。”

“只是噩梦?”凌瑾不相信的低哼一声。

“安晋是吧,你这么厉害,还要再调一个人来,我的处境到底是有多危险啊!”

“这种情况下,我什么都不清楚,是会耽搁事的,于伱们也没有好处。”

“不用套我的话,我说过,我是来保护你的,若是你出事,那才是真的耽搁事。”男人缓和了下,重新淡定。

“那关于案子的事,能告诉我们么?”凌瑾再次败北,只好退而求其次。

“你觉得我有时间调查?”这话一出,一直盯着他的凌瑾不止忿然,她敢肯定,他眼里刚刚真的有一丝戏谑的笑意。

下一秒,凌瑾的忿然就变成了愣怔,因着刚刚那一幕,她只觉得脑海里似乎一道闪电划过,可是,本该出现的画面,结果又是一片空白。

“小瑾?”看着她的脸色变的苍白,竟然楞在那里,安晋顿时就警惕起来,低声、小心的唤到。

“我……我没事……”凌瑾回神,低低的喘了一下,努力压下心里的感受,咬了咬唇,特别缓慢的摇了下头。

“你那么聪明,先安心待一段时间,等时候合适了,我会带你离开这里,去寻找那些你想要的答案。”仔细观察着她的神色,安晋略松了口气,语气温和的安抚到。

奇异的,凌瑾觉得心似乎真的安稳了下来,以往若是有人这般说,她大抵只会无所谓的笑笑,连嘲讽都懒得给。

因为他这言语真有些哄人的意思和感觉,这回,她偏偏就被哄了,直想点头,应了他。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轻易的信你,安晋,这世上真的有那些普通人无法想象的事么?”凌瑾低声问到,自己都不能左右自己的情绪,这种感觉委实很糟糕。

“小瑾,有些事大概是普通人能想象,而你不能想象吧!”安晋抬手,在她的肩头轻轻拍了两下,以示安抚。

“有时候呢,要对人/心多一点信任,我知道这有点难,但是,小瑾,人生许多事并不是那么绝对的。”

“不幸不是绝对的,幸运也不会绝对的,太过紧张对你现在没有好处,回家好好休息。”说着,便手腕一转,拉住她的手腕,看着像是要亲自送她回家。

走到自己家门口,凌瑾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打开家门,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

“下次,我一定会看清你的真面目!”说完,砰的一声关上门,也不管门外的人是什么反应。

挑了挑眉头,男人转身走进楼道里,看着正吊儿郎当靠在墙上的人。

“这时间,都够你转不止两圈了。”打量了一下辜维,发现他没有任何异样,安晋总算稍稍放心了。

辜维是否真心帮忙,很重要,他不能拿凌瑾安危冒险,毕竟,已经很危险了。

“你真是太瞧得起我了!”辜维耸耸肩,跟着他下楼。

“次卧,归你了。”进了门,安晋指了指主卧对面的房间,说到。

“话说,老大,你为啥不住她家,就近保护?”辜维却是走到沙发那,放松的半躺着问到。

“就楼上你设下的那些禁制,不了解情况的真会以为你这防老祖宗呢!”

不理会辜维的“感叹”,安晋走到阳台,视线扫视着楼下,神色肃然。

辜维看了他一眼,视线调向天花板,仿似透过天花板,他能看到楼上似的。

撇撇嘴,心里暗暗叹息一声:楼上那位,确实比他还要惨些。

目前,他起码自保或者保护她,都还可以,可,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了。

记忆被封,被替换,如同撤了她的保护罩,也不知道那位已经跟阎王爷报道的所谓凌瑾的父亲,到底想啥呢?

“你睡沙发?”安晋走回来,低头看着瞪着眼,面无表情的人,说到。

“今天累,我要好好休息。”辜维闻言,翻翻白眼,起身走进一旁的次卧。

好在这房子两个卧室都带卫生间,并不用多管那个家伙,安晋回到自己的卧室,摘下眼镜,露出他那精致的不似真人的脸。

抬手抹了把脸,就算凌瑾看见他这张脸,也未必能想起他。

这张脸,依着现在的凌瑾,大概他只有被戏谑的份儿了。

不过,刚刚来的那个会不会是他们怀疑的那个不存在的人?

为什么酒店那边,明明可以彻底摸去痕迹,却还要弄这么一出?

而且,又这么“凑巧”,今晚又有人来想找机会再对凌瑾下手。

案子,开始只是有些人的实验,而且,凌瑾的怀疑是对的,为什么实验地会突然从济城变到海城?

凌瑾在海城,一直都不是秘密,凌继添死前,凌瑾就被人试探,下了暗示,连连噩梦。

所以,这件案子最开始与海城这里并无交集!

是辜维!

卫临啸之前联系辜维还是被那些人发现了。

所以,有人试图一箭双雕!

也就是说辜维这厮被人料准了,他会来海城晃一圈,那么……

看来,他还得再找个人,去看看那个和辜维、凌瑾都有关系的卫临啸了,希望,他不会被那些人盯上。

叹息一声,安晋走进洗手间,对手的确是很强,难怪,凌继添要以性命为代价,开启那个计划。

“希望,一切皆如所愿吧!”一句几乎呢喃的话,可,那低沉、磁性的声音似乎竟然在整个卫生间回荡起来。

“卫哥,你不回么?”看着又走回自己座位坐下的人,收拾东西的桂砚,打着瞌睡问到。

“宿舍。”卫临啸吐出两个字,“你也去宿舍吧!”

“也行。”挠挠头,桂砚直觉的他这话虽然说的有些随意,却更像是“命令”。

不过,他也是累极,去宿舍就宿舍了,反正有他的地方。

办公室里,只剩下卫临啸自己,灯关了大半,就眼前桌子上的台灯还算明亮。

卫临啸眸色晦暗的坐在那里,之前,凌瑾那句感觉,他心里当时真的很有所触。

他也有感觉,或者不完全是感觉。

因为他曾经被辜维困过,所以,今天凌瑾那一出,他才没有惊讶。

看来,凌瑾牵扯的的的确确就是那些诡异莫测的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