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021:计划好的

“擦!”回去的路上,凌瑾看着车窗外的景象,忽然,倒吸一口气,低咒到。

“那家伙的意思是凶手提前就定好的计划,正好赶上老爹的死么?”

“老卫,他说他在查,这些事交叉在一起是不是凑巧,我觉得开始可能是,后来就不是了。”扭头看向开车的人,凌瑾脸色凝重的说到。

“我觉得,你和他说的大概可能不是一回事。”卫临啸没有看她,而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有些人,目前,对于他们来说,还是过于神秘了!

凌瑾听着这话,气鼓鼓的瞪着他,这家伙啥时候能好好说个话?

“凌队,你也不用太恼,查到现在,估计这案子也快移交了。”卫临啸被她瞪的无奈,只好叹了口气。

那人说了,他们这位队长现在刺激不得,他深以为然。

“有些证据,咱们大概没什么办法。”

“我知道。”凌瑾猫回去,叹息一声,“不过是不甘心,到底特么跟我有个鬼的关系?”

“两个现场有很多人,两个现场不为人知,接下来是不是更玄了?”

“你说那么多人,凶手会不会就混在里面?”卫临啸忽然眯起双眼,说到,“第三次,凶手在大厦外,第四次,凶手在其他房间?”

“已经让小桂子在查了嘛!”凌瑾蔫蔫的说到,“至于人多,筛查也是需要时间,酒吧最难。”

“目前,最有可能的,最具嫌疑的,哼哼……”说到最后,凌瑾只剩下哼哼了。

“哎?伱这开车去哪儿?”过了会儿,凌瑾终于发现某人这没往警局方向开啊?

“不去哪儿。”卫临啸方向盘一打,“不过是走个近路。”

“瞎说!哪条路我不熟?”凌瑾翻翻白眼,“说吧,把小桂子踢到别的车上,到底要带我去哪儿?小心我告你拐/带!”

“……”卫临啸越听脸色越僵,她是真敢说,拐/带她?他是闲的没事干了?

“找个合适的地儿,把你丢海里,我知道你水性不好!”

“胡说!我水性……”凌瑾一瞪眼,就要反驳,结果,话说了一半,又咽了回去,“不跟你胡掰扯,快说。”

“知道辜维么?”卫临啸只好问到。

“什么?”凌瑾茫然的摇头。

“那你就当是去见个心理专家好了,他对你的情况有些兴趣。”卫临啸不好说的太明白,只如此回到。

“拜托,我的情况你知道的,别害了人家好么?”凌瑾有些哭笑不得。

她感动于他对自己的关心,可是,就别再牵扯别人了啊!

“不会。”卫临啸吐出两个字,将车拐进一个停车场,旁边是一家名叫禾颜的咖啡店,“下车。”

“你不会看见他的。”走到副驾旁边,打开车门,卫临啸看着一脸忿忿的不肯下车的人。

“你们一个个的能不能给我说清楚?”凌瑾与他对视几秒,抚额低叹,“我现在觉得,我越来越傻了,你们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下车,快点。”那人任性的很,难得他会同意看一眼。

“你狠!”凌瑾深呼吸一口气,随他了,“你赢了!”

跟着卫临啸走进咖啡店,找了一张靠窗户的桌,坐下。

“两杯蓝山咖啡,打包!”卫临啸看着走过来的服务员,淡淡的说到。

“哎?”正在观察着整个咖啡店里情况的凌瑾有些讶然的回头,“什么情况?”

“叮!”卫临啸还没说话,手机信息就来了。

“走了。”卫临啸站起身,往吧台走去,准备拿了咖啡就走。

凌瑾木然的跟着他,这家店里的服务员和客人她都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异常,所以,这家伙真是带她来买咖啡的?

“他已经离开了。”上了车,将咖啡塞给她,卫临啸叹息一声,然后,又将刚刚的信息递给她看。

“特别有趣,但无能为力,再见!”

特别有趣?

无能为力?

“什么鬼?”凌瑾将手机丢回给他,“有趣?说我啊?真是!”

“你如愿了。”卫临啸喝了口咖啡,眉峰轻皱。

连辜维都没办法了,他也就无法可想了。

其实,他和辜维不熟,甚至不知道辜维是不是那人的真名,不过,辜维的厉害他见识过,只是对于辜维的行踪他也莫可奈何。

之前,辜维给他留过一个手机号,他猜应该也是一次性的,就像刚刚,其实他收到两条信息,给凌瑾看的是第一条,第二条是另一个手机号码。

凌瑾的事发生后,他能想到的人,就是辜维,只是,他发了信息后,直到半个小时前才收到了回复。

他没想到的是,辜维真的来了,只是不现身就给了答案。

“切!你哪儿认识的高人?”凌瑾松了口气,却有种被涮的感觉,于是,随口问到。

“对于我来说,确实是高手,机缘巧合,他答应我三件事,这第一件不知道算不算。”卫临啸想着事,听到她问,便回到。

“至于他这名字,还有他的长相,我一概不知真假,他行踪飘忽不定,我前几天就联系了,刚刚才回复。”

“……现在高手都跟白菜似的么?”凌瑾满头黑线,嘀咕一声,便不再问了。

不过,回头,她可以问问那个人的吧?

“还真是意外啊!”他们前脚走了,后脚,咖啡店外面的一辆普通黑色轿车上,后座上的看起来像个不良少年的人,嬉笑的看着驾驶座上的。

“上了我的车,就留下吧!”依旧是黑色大眼镜挡住半张脸,不过,这次的语气竟然有了些上位者的压迫感。

“哎?这次又换了语气?”后座的人趴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依旧是一副嬉闹的调调。

“不过,你知道的,刚刚那位小姐姐的问题,我解决不了滴!”

“她不是你的问题!”男人转头对上他的视线,“不过,你也同她一样,被几方盯上,你若是不知道,怎么会来海城找我?”

“跟着我,你才会有机会。”一句话,后座的人,收敛了神色。

“我并不想用我所学,去招惹任何人,更不想害人。”这是他答应那个人的一生的承诺。

“所以,你更要跟着我,辜维,我致力于救人。”说完,男人发动车子,他不能离开太久,得赶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