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020:新的死法

“唔!”一开房门,一股恶臭夹着一股暖流涌出,众人顿时一阵恶心。

“这……这样了,都没人发现?”桂砚被熏的都有点眼泪吧嚓的感觉。

“要有这样的效果,不一定需要很长时间。”这时候,韩奕异常的镇定。

看了眼凌瑾和卫临啸,带着助手,穿戴好,就先一步走进房间。

陈戈摇摇头,叹口气,便招呼着自己的人,也跟了进去。

“头儿、卫哥,他入住这个房间后,再没有出去过,也没有人来找过他。”桂砚将扒拉出来的监控递到他们面前。

“岭哥,你们去找酒店的人了解一下情况。”凌瑾向一旁的严岭等人点点头,说到。

“是。”严岭便跟其他人几个一起下楼了。

“凌瑾,这人不会是自杀的吧?”向林探头看着平板上的监控视频,皱着眉头说到。

“不会。”凌瑾肯定的回到。

“凶手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杀人灭口,不过,我现在怀疑,之前他们找上别的死者的目的。”

“目的应该还是实验,只不过实验的目的与咱们所想不同。”卫临啸接过话,不过,目光却是在扫视着整个走廊。

“小桂子,查看监控,从这家伙入住之前的一天,到今天为止,这一层出入的,有异常的人。”凌瑾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边看,一边说到。

“知道了。”桂砚应了声,闪到一旁,开始忙活,同时,也联系了局里的兄弟一起帮忙。

凌瑾的视线移到了走廊尽头,那里拐角就是安全通道,视线落在那里几秒后,才重新移开。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隐身的?

她可不相信什么妖魔鬼怪的说法。

“现在这犯/罪手法真是层出不穷,只有咱想不到,没有罪/犯想不到的。”向林叹口气,然后,穿好鞋套,走进房间,他得进去看看这位死者到底是怎么个死法?

“韩科长,这臭味真是他发出的?”等向林看到死者,再次吃惊了。

那端坐在桌子前面,双眼直视着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的人,根本就像是才死没多久的。

可是,这股浓烈的尸/臭味儿,也似乎真是从这位身上散发出来的?!

“是,若是我没有估计错,这人体内已经腐坏的什么都没有了。”韩奕站在一旁,拧眉盯着死者。

进来这么一会儿,他就跟助手这么站着,并没有碰触死者。

“这……可能么?”向林原本想说这不可能,只是,话到嘴边,也是稍稍变了下。

“可不可能的,眼见为实了。”随后进来的凌瑾沉声说到。

“韩奕,你在担心?”卫临啸看了一会儿,抬眼看向韩奕,问到。

“嗯。”韩奕很干脆的点头,“你们看他脸上的皮肤,一会儿搬动的时候估计会……”

说着,韩奕停顿了一下,“会损坏严重。”

“……”在场的人对他这说法,皆是有些许无语。

这哪里是在说人啊?!

“动手吧!”凌瑾想了下,也根本没有办法不“损坏”,只能让韩奕快弄回去尸检。

“凌队,这人进了房间,估计有些地方都没碰过,挺干净的!”陈戈看着走到身边的凌瑾,摇头叹息,这个案件到现在,他们痕检的人真是有种白忙活的感觉,辛苦半天,什么都没有检测到。

“卫生间的马桶,他应该是方便过,床,他没有碰过。”陈戈一一指给凌瑾看,“他的行李也不多,一个背包都放在他那边的桌子上。”

“应该没有其他人进入过的痕迹。”陈戈脸色凝重的说到。

“能提取的就提取吧!”凌瑾只好如此说到,依她看现在也差不多是这样。

“头儿,不确定是没电还是坏了,得带回去再说。”等韩奕让人将尸体小心搬走,桂砚才小心的查看了下桌子上的那台笔记本电脑。

“伱负责。”凌瑾点头,依旧在房间里转着圈的查看。

这个房间,除了那股浓烈的臭味,她似乎还闻到了别的味道?!

“韩奕,你闻到了是不是?”扭头看见韩奕依旧站在卫临啸身边,凌瑾问到。

“闻到了。”韩奕应声,“不过,对应不出我记得的任何一种味道。”

“会不会是一种合成的味道?”卫临啸开口。

“可能,我得好好查查。”对于卫临啸的说法,韩奕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打开工具箱,叫过陈戈,两人就开始忙活。

“透过表象看本质。”凌瑾看着他们忙碌,忽然,耳边响起某人的声音。

脸色微僵,凌瑾双眼一眯,这人故意吓唬她呢?

不过,他的话……什么意思?

什么的表象?又是什么的本质?

给个提示,也不好好给,真是!

“开外挂的滋味挺好?”听着她神色异样的低喃,卫临啸眸色深邃的低声问到。

“好个毛线!”凌瑾回过神,翻翻白眼,“提示的不清不楚的,还得我自己想。”

“……”卫临啸满头黑线,她是忘了自己的身份?这还“抱怨”起来了?

“老卫。”看着他这木然的神情,凌瑾突然福至心灵,“你说凶手是不是通过某种介质,以心/理催眠或者暗示的手段,来杀人?”

“证据。”卫临啸磨了下牙,想说她是不是看影视剧看多了,不过,依着他们的调查,这大抵是最可能的了,所以,有些话也是说不出口了。

“我知道,不用你反复提醒。”白了他一眼,凌瑾没好气的低哼到。

“头儿。”背后,房间门口传来武灏的声音。

“我们刚刚去问过了,这两位,前台经理和客房部的经理。”见凌瑾走过来,武灏退了一步,将凌瑾看到门外的两个人。

“你们好。”凌瑾打了个招呼,两个女人看起来都没有三十岁,索性,她们晚来一步,不然得吓着了。

两个人有些胆怯的点点头,平日里的那些冷静、干练都没了。

“这个房间的人办理入住和入住之后有什么异常么?”凌瑾问到。

“他来入住的时候,我也在前台。”那个前台经理吸了口气,低声回到,“并没有觉得他哪里不对劲,只不过,他交代过,他在房间里要开视讯会议,不准打扰。”

“因为,他一次交了一千块,也商定了每日的房价,所以,只要房费还有,我们便没有打扰,等他自己叫客房服务。”

“他一次也没叫过!”客房部经理见凌瑾看向自己,赶忙说到。

“武灏,先带她们下去吧!”凌瑾只好不问了,该问的严岭他们应该都问过了。

“视讯会议?切!”凌瑾低嗤一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