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02:法医给的线索

“小桂子,你是不是调不出我父亲的其他资料?”上了车,凌瑾靠在车窗上,看着外面的夜色,开口问到。

“之前你说调了车主信息,能确认是真的么?”

“头儿,你这是什么意思?”桂砚心头一震,有种不好的感觉在心里升腾。

他们头儿的父亲是什么人啊?

不过,应该不会是坏人,不然,他们头儿的工作应该也会受到影响。

所以……

桂砚脑海里极速的思索着,默了两秒钟,叹息一声。

“头儿,伱都不觉得自己太过神秘么?”

“我神秘?神秘你个大头鬼!”凌瑾身形僵了下,随即没好气的哼到。

其实,凌瑾心里清楚,她的确是很神秘,神秘到有时候她自己都怀疑自己。

可是,这样的苦楚怎么能说与别人知道?

“头儿。”到了警局,办公室里,大家都在等着。

“现场确认……不是意外了是吧?”看着大家关切的神情,凌瑾顿了下,靠在一张桌子上,才缓缓的开口。

“是。”回答她的是严岭。

“我想,另外一辆车里的人,你们连他叫什么也查不到吧?”凌瑾见大家依旧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苦笑一声,语气竟然泛起了冷意。

“正常来说,我父亲你们也应该查不到,所以,这个案子暂时只能用诡异来形容了。”

虽然,极力表现的轻松些,但,谁也不是瞎子,她满身的哀伤,再不复平日里的洒脱,大家看在眼里,都忍不住更加担忧。

“凌继添,他的工作怎么定义呢?”接过桂砚递过来的杯子,透过纸杯袭来的温热,终于,让她冰冷的指尖有了些许感觉。

“他应该是隶属于国/家的某种秘密研究员吧,所以,他的身份是保密的,行动是受限的,能出现在海城,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凌瑾长叹了口气。

“你们先休息一下,痕检和法医的结果没那么快,等天亮,天亮之后,我找人问问,这案子怎么办?”说完,凌瑾转身,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我滴神呐!”等那房门关上,终于,有人呼出一口气,惊叹到。

“岭哥,头儿她果然不是普通人!”这有一丢丢逗比的话出自一个看着就很阳光的小伙,他叫武灏,虽然是进重案组才一年的新人,但能力还是有的。

“这事儿,搞不好要……”严岭却是摇摇头,叹了口气,话竟然没有说完。

其他人彼此看了看,大抵也是明白了严岭的意思。

却说,凌瑾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已然了无睡意了,靠在窗边,看着外面无尽的夜色,回想着这么多年与父亲相处的情景。

慢慢的,凌瑾的脸色再次苍白了起来,记忆变的那样遥远又陌生,仿若那都不是自己的记忆,这种感觉让她心生慌乱。

“爸……女儿竟然连您最后一面也见不到!”凌瑾闭上眼,泪水终于遏制不住的滑下脸颊。

半晌,凌瑾抹去脸上的泪水,出了办公室,顶着外面的寒风,走向法医科。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来呢!”推开门,一道声音就响了起来,这清冷的声音属于海城市局法医科科长韩奕。

警局里,韩奕也算是风云人物,高冷如云端白雪,让人可望不可及。

“韩科长,还会想这种事?”凌瑾怔了怔,表示了自己的怀疑。

“真是你父亲?”韩奕没有接话,而是反问到。

DNA的结果没那么快,只靠监控中的画面,虽然,对上了,可到底还不能确定。

“我也不知道。”凌瑾被他问的有点结舌,眼底划过一丝茫然,摇摇头,低声说到,“等结果吧!”

终还是又叹了口气,韩奕的话,并没有让她心里好受些。

“好吧,既然如此,我有两件事可以现在告诉你。”韩奕看着她这难得一见的神色,继续说到。

“虽然,两辆车炸/毁的严重,但是,那位,应该是专司杀人的买卖,他的手是握枪握刀的手。”韩奕指着自己助手旁边解剖床上蒙着白布的尸体,语气微沉的说到。

“而这位,虽然DNA结果未出,但,他的血型与你的不同。”

韩奕的话音一落,凌瑾的目光就呆了,盯着那蒙着白布的尸体,然后,脖颈僵硬的转过,看向一脸淡漠的韩奕。

“血型不一样,说明不了什么。”凌瑾有些艰难的开口。

“凌队,你是认定了他是你父亲?”韩奕怎会不知道她想到了哪里,立刻接了话,问到。

“我……”凌瑾张了张嘴,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出了法医科,凌瑾没有回办公室,而是迎着寒风,走出警局。

站在空荡荡的街边,仰头望着夜空中零星的雪花飘下来。

韩奕的话起不到丝毫安抚的作用,她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她的父亲,凌继添。

“小瑾,你是最棒的!”

“小瑾,你妈妈她在很远的地方等着咱们呢!”

“小瑾,再没有比你更好的的了!”

熟悉的话语似乎又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心口的窒息再次袭来。

凌瑾呼吸急促的慢慢的瞪大了双眼,脑海里闪过的一幕幕,到底是什么?

不同的画面,真实又虚幻,可是,那不属于她经历的画面到底是怎么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的?

“梦……”凌瑾忽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呢喃着吐出一个字。

按着额际,凌瑾只是靠着直觉联想到了自己的梦境,却没有更多的线索可供分析。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凌瑾想要转身继续走走,下一秒,身形却是猛的僵住了。

有人在看着自己!

这个念头闪过,凌瑾的眉峰就更加拧紧了,诡异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那目光似乎没有什么恶意?!

她能感受到那道目光,却感受不到里面的情绪?

凌瑾摇摇头,失笑一声,自己大概真是有些失常了!

雪,渐渐大了,路灯之下,那黑幕中的斑斑白雪,像是另一种深渊,让人忍不住被其吸引。

凌瑾一路走着,脑海里一刻也没有停歇的闪着不同的画面。

“头儿!”凌瑾骤然停下脚步,正想着,她是不是该回家一趟,那里也许有父亲留下的线索?

才转身,一阵铃声就响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是桂砚

“怎么了?”

桂砚的语气听着有些急切?

“头儿,你在哪儿?快回来吧,你对门的人报警,有人闯了你的住所。”桂砚急火火的说到。

“呵呵……”凌瑾仰头苦笑,看来她的感觉在进一步证实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