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010:新现场

“头儿这是……”桂砚看着站在白板前,恢复了往日运筹帷幄的人,不禁疑惑的低声呢喃到。

这,在会议室睡了一觉就好了?

“你说的对,死者还会有的,凶手凶残依旧。”听了凌瑾这一次更加严谨的案情分析,卫临啸点点头,赞同到。

只是这话听着却像是有些戏谑之意。

“副队还知道网络梗呢?”桂砚坐在电脑后面,看着两人,缩着脖子,哝咕一声。

“什么网络梗?”卫临啸转头看过来,眸色淡漠。

“……”凌瑾和桂砚同时滑下一串黑线。

“本来我应该重勘现场,也该去学校走一趟,现在还拖着你留下,希望,岭哥他们能尽快查到点什么。”凌瑾往桌角一坐,姿态甚是洒脱。

“你想多了,我不是因为伱留下的。”卫临啸瞥了她一眼,转身在椅子上坐下。

“卫哥,你为啥要跟头儿解释,现在不止头儿明白了,我们也明白了。”桂砚“不怕死”的探头,搞怪的压低声音,忍着笑开口。

“你们?”卫临啸一挑眉,唇边的笑意仿似突来的寒风一样,扫向桂砚。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桂砚连连哆嗦着,摇头“澄清”。

“……”凌瑾满头黑线,“行了吧,不用故意调节气氛,我现在挺好的。”

话音才落,桌子上,卫临啸的手机就响了。

“老严,查到什么了?”看了眼,他接通,直接按了免提,一句废话也无的问到。

“两件事通知你。”严岭的语气很不好,“第一,死者死前去过的一家心理诊所我们查到了,但是,早已人去楼空,可供调查的信息,目前只确定都是假的。”

“第二,我们在诊所里发现一具尸体,地址发给你,你赶紧安排人过来吧!”

“是一家名叫云歌的心理诊所,官方并无备案,那间办公室的承租人,租赁合同上写的名字是彭云,系假名。”桂砚快速的调出了相关资料。

“岭哥说的是对的。”桂砚脸色肃然的下了结论。

“小桂子,通知痕迹和法医,出发了。”凌瑾看了眼身旁的卫临啸,点点头,起身就率先往外走去。

“这雪是不是有点多了?”路上车是不多,可是,这几天的雪下的,路实在不好走,就算市政及时清了雪,温度太低,还是滑的很。

“还在正常范围。”卫临啸淡淡的开口,双手稳稳的握着方向盘。

后面,痕检科和法医科的车都跟着,他还真是要注意些。

“在海城这几年,年前下这么多,好像真没有。”凌瑾靠在副驾驶座上,似是低喃的说到。

最近,难得这么清醒又舒服,看来,之前她做的那些梦,影响是真挺大的。

“你真在会议室睡着了?”卫临啸瞥了她一眼,依着她的性情,尤其是她最近的状况,他可不相信她会在会议室里睡着。

“按小桂子看到的,应该是吧!”凌瑾耸耸肩,她要知道还好了。

不过,她很肯定,她没有睡着。

“要不,找人给你看看?”卫临啸觉得,她若是真被什么影响了,会耽搁不少事的,她正常,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

“暂时不急了。”凌瑾摇摇头,若是之前没有会议室那么一出,她会同意他的意见,现在,她想钓钓暗处的人。

“你有分寸就行。”卫临啸自然是听的明白,点点头。

“大隐隐于市嘿!”走进海城最高档的写字楼,凌瑾嗤笑一声。

“凌队,你这级别,用词不当会让人笑话的!”卫临啸凉凉的说了一句,先一步进了电梯,丝毫没有女士优先的觉悟。

“哎!我去!”凌瑾被噎的真是想咬人。

“头儿,您先请。”桂砚捧着自己的平板,努力忍住笑意,看着看向自己的人,微微一弯腰,伸手似模似样的说到。

“呵……呵……”凌瑾假笑两声,翻翻白眼,走进电梯。

“你再不进来,我就松手了。”等桂砚进来,其他人也进了旁边的电梯,卫临啸同一脸冷漠的韩奕对视一眼,然后松了手,让电梯门缓缓关上。

“你这是攒着劲儿的怼我呢?”凌瑾忿忿的瞪着他,“我之前是大意了,现在会注意的。”

“你说的再明白,小桂子也听不明白。”卫临啸皮笑肉不笑的回到,他有那么好心么?真是!

“是,小的不明白,您二位忽略小的就行。”桂砚赶紧缩到一旁。

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点蜡,到底为什么自己要被他们拿来涮?

“头儿。”严岭几个正守在门口,看见电梯里涌出的众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最抢眼的人。

“据楼下物业说,已经空了半个月了,看痕迹也大概差不多了。”

“行了,法医和痕迹的进吧!”凌瑾点点头。

“铃铃铃……”等痕检科的陈戈小心的推开门,顿时,一阵风铃声就响了起来。

“怎么会有风铃声?”凌瑾脑袋一炸,脸色僵硬的低喃到。

“凌队?”

“头儿?”卫临啸和严岭,还有一旁的桂砚跟其他人,同时惊呼到。

正准备进门的众人也立刻转过头,看向他们。

“我……没事,你们继续。”凌瑾压住心里涌起的惊慌感觉,吞下几欲出口的凌乱呼吸,慢慢说到。

“你们继续吧!”卫临啸先反应过来,沉声说完,便对韩奕点了下头,伸手扯着凌瑾的胳膊就往一旁的安全通道走去。

“老陈,先看看把风铃摘了。”韩奕淡声说到。

“好。”陈戈立刻应声,刚刚的情形他虽然没有看出到底怎么回事,但有事是肯定,他自然是没有不应的。

“风铃声能影响你?你被人催眠了?”卫临啸脸色有些凝重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觉得可能么?”凌瑾捂着头,叹了口气,心里的感觉终于有所缓和,抬头,神色有些泛苦的说到。

“那铃声确实对我有影响,但,刚刚影响的力度比之前差的多,我大概没什么事了。”

“一般的催眠师不能,但是……”有些事,他也只听说过一点皮毛,说不清楚,可他心里却清楚,凌瑾说的不错。

她这样的,轻易绝不会被催眠!

“老卫,先解决这个案子,我的套还没下好,你先别激动了。”凌瑾摇头苦笑,喘了口气,靠在墙上。

“激动?哼!”卫临啸斜睨了她一眼,低哼一声,转身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