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001:深夜车祸

作为一个滨海小城,海城的冬夜除了寒风与冰雪,街道之上并无过多的热闹。

“嘭!”

“轰!”

可是,接连两声巨响,打破了这寒冷冬夜的寂静,很快,警笛声就划破了夜空。

市交警队的人勘察了现场后,领队的人,脸色凝重的人给市刑警队去了电话。

“铃……”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床上的人骤然坐起身。

急促的呼吸并没有因为那铃声而有所缓和,更没有被那铃声立刻拉回现实,梦境中的场景历历在目。

“我一会儿就到,地址发给我。”那铃声不气馁的响着,床上的人终于抹了把脸,接起电话,只一句话便挂了。

凌晨一点多,宁海路和丰海路的交汇处,正围着一大群警察,现场的浓烟依旧浓厚,不过,两辆已经烧的只剩车框架的轿车也是可以看清楚的,而车里的人……

出动了这么多人,按说现场应该比较喧闹,可是,今天却诡异的有些安静。

“小桂子,你给我滚过来!”

随着一声清喝,一道俊酷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

来人身形高挑,穿着黑色的工装裤,一件同色的棉服,领子立起,遮住了那线条明朗的下巴。

一双黑色马丁靴踏出的声音,彰显了鞋主人此刻的心情。

被喊到的人一惊,险些要躲到同事身后去,那利落的短发,俏丽的脸庞,此刻却是一派冷然,看的人真是有些肝颤!

“头儿……头儿!”小桂子,名桂砚,哆嗦着走到那人面前。

“大半夜的,一起车祸怎么会找到刑警队?”深呼吸一口气,来人努力缓和暴躁的情绪,看了看前方的现场,开口问到。

灯光更加清楚的映出来人的脸庞,她不是别人,正是海城刑警队重案组的刑警队长,凌瑾。

最近,她总是做些诡异、蹊跷的梦,梦里也总是惊惧、惶恐,很是影响休息和心情。

刚刚,若不是这小子的电话,她又不知道要继续梦到何时了。

“头儿,那个……”桂砚犹豫着开口,一脸的担忧。

局里,他们头儿长得最耀眼,能力最出众,可,也是最神秘的,跟了她都三四年了,大家都知道她的名字,却并不知道她的任何私事。

“什么这个那个?”凌瑾回过头,疑惑的看着他,这家伙的神色……

“车祸现场发现了异常?扯上了刑/事?”

“头儿,你从来没有提及过你的家人。”桂砚被她看的心里发毛,忐忑的开口。

“那你是没有和家人住在一起么?”

一句问话,凌瑾只觉得脑筋要短路,她在局里从不提及自己的家人。

因为,她的家人只有父亲一个人。

眼下,这家伙突然提起她的家人,难道……

“头儿,交/警队的人调出了出事前的监控,我也调出了其中一辆车的车主信息。”桂砚觉得越说越费劲,因为眼前的人,脸色越来越不对劲了。

“凌继添,是你的父亲吧?”几乎是颤着声音,问出了这句话。

凌瑾瞬间眸色就一片茫然,脸色变的煞白,直到桂砚再次唤了她两声,她才猛的倒吸了口冷声,身形都控制不住的晃了晃。

“头儿!”桂砚惊呼一声,一旁的其他人赶紧冲了过来,关切的看着她。

“是,他叫凌继添!”凌瑾张了张嘴,声音几不可闻,“他怎么会在这里……”

大家看着她这般失神,更加担心了。

“你们该怎么查,就怎么查,开会等我回局里再说。”片刻后,只听凌瑾声音有些飘忽的响起。

然后,众人便看着她有些踉跄的离开了现场,连自己的车都没有开走。

“让她一个人走,真的没事么?”桂砚看了看身后的现场,又看了看那道已经走远的身影。

“头儿,她连看一眼都没有……”一个大概三十左右岁的黝黑青年,叹了口气,“大概是一时没办法接受吧!”

“岭哥,这起车祸,能确定不是意外么?”一旁有个娃娃脸的青年,压低声音问到。

交警队的人既然找了他们,指定是发现了异常,而痕检的人到了现场,看那样子也是有所发现的,但……

“风昭,咱们是拿事实、拿证据说话的人,不过,我觉得这事儿,还得看头儿。”岭哥,严岭叹了口气,再次招呼大家回去研究现场。

凌瑾走在寒风凛冽的街头,恍惚中,只觉得脑海里闪烁着无数让她陌生的画面。

心头窒息的感觉,一刻也没有放过她,不知不觉间,泪水已经布满了脸颊。

从小,她跟父亲说亲也亲,说不亲,是因为她总是跟父亲对着干。

她都不敢去想上次跟他通电话是何时,更不敢想,上次回去探望他是何时。

抹了把眼泪,凌瑾此时,再也不能否认,她对父亲是有抵触情绪的!

等撞上自己住所的大门,凌瑾盯着那红褐色的大门,好一会儿,脑海里忽然有了一丝清醒,迷惑自眼底慢慢升起。

他,怎么会出现在海城?

难道是来看自己的?

可能么?

“头儿,你没事吧?”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凌瑾一个激灵回过神,这才觉得双腿有些酸痛。

她走了一个小时,好悬没有出什么岔子。

“我没事,说吧!”开了门,在沙发上坐下,凌瑾对着手机那头的人,说到。

“头儿,我们已经回了局里,痕检的人也在加急检验,不过,有些事,还得你亲自过来看看。”声音是桂砚的,语气依旧带着担心。

“我在家,过来接我吧!”凌瑾知道,不可能不面对,于是,只好跟他说到。

挂了电话,仰头靠在沙发背上,瞪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开始思忖到:难道这几天心里的惊惧是因为与父亲之间的感应么?

虽然她不太相信这种事,但,此类传闻并不少,而她的父亲还是……

凌瑾脸色一凛,缓缓坐直身子,会有关系么?

父亲的工作让他没有多少自由,那么,他到底是怎么来到海城?

真是自己开车来的?

“如果他是非正常出行,他不可能到的了海城!”

这一念头闪过,凌瑾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眯着眼,盯着手里的手机,一直到敲门声响起,凌瑾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

“头儿。”看着开门的人,桂砚小心的看着她的脸色,唤了一声。

“走吧!”点点头,带上门,凌瑾淡声说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