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7.心里阴影

  • 我的人生被模拟
  • 吨吨桶好喝
  • 2320字
  • 2022-05-06 23:34:37

方澈旋即把朝他飘来的红色长裙困在了魔方空间里。

不明就里的怪谲无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头撞在了魔方空间的结界上面。

红色长裙动作一滞,接着就开始疯狂舞动,不停撞击空间结界。

撞击无果后,那只怪谲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类并不简单,开始用言语威胁对方。

“可恶的人类,是不是你搞的花样?你最好放我放出去,不然我会让你死的更加痛苦!”

方澈不为所动,想着该怎么搞定眼前这只透明的怪谲。

虽然看不见这只怪谲,但通过感知,他依然能够知道这只怪谲具有人类体征。

砰~

透明怪谲用一记势大力沉的推掌击在魔方空间的结界上,然而结界并没有如它预料的那样迅速崩塌。

显然,眼前这个人类强得离谱,自己或许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怪谲语气凝重下来:“你究竟是谁?”

方澈回道:“我是谁你无需知道,你只要告诉我,你没有见过一个人类女子来过二楼就行了。”

怪谲迟疑了几秒后才开口:“一天前确实来过一个人类女子,她去三楼了。”

这么看来,那个叫林莎的女人应该有也独特的能力,接连摆脱了一楼二楼的怪谲。

而一楼那张疑似林莎遗留的纸条,说她去了六楼。

每一楼说不定都有难缠的怪谲,能到六楼足以说明她的强大。

然而这个模拟任务却要求自己救她,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但这都只是猜测,事实可能并非如此,能力差异很玄妙,强弱不能代表一切,还是要看能力的适用性。

见方澈沉默不语,透明怪谲试探地问道:“你能把我先放出来吗?”

方澈看了看漂浮的红色长裙,能不能把这只怪谲放出来确实是他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这只怪谲身体是透明的,这一点很致命,如果它不穿衣物,根本看不见它,除非自己开启魔方空间才能捕捉到它的存在。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这只透明怪谲要偷袭自己,自己是没办法提前知晓的,一旦魔方空间进入冷却,他的处境会很危险。

或者先把这只怪谲解决掉再说?

魔方空间的覆盖范围内,最近的一家店里有一瓶灭火器。

方澈身影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他的手里已经提着那瓶灭火器了。

他准备印证自己心中的某个想法。

而此刻透明怪谲看到身法如同鬼魅的方澈,心里已经凉了一截,再看到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心里隐约有一种不详的预兆。

怪谲担忧地问道:“你……你想对我做什么?”

方澈没有回答对方,身影直接消失,出现在了透明怪谲的身后,抡起灭火器钢瓶便朝那只怪谲后脑勺砸去。

砰地一声,猝不及防的怪谲身形一阵踉跄,口中发出痛苦的叫声。

一阵天旋地转过后,反应过来的怪谲咆哮起来:“你欺人太甚!”

怪谲五指箕张,裙裾飞舞,转身直取方澈喉咙。

魔方空间内是方澈的绝对主场,他的位置再次发生变化,如同跗骨之蛆,还是出现在了怪谲的身后,还是同样的手法,但这一次方澈用了猛力。

砰地巨响发出,那只怪谲直接被砸得向前跌倒。

那只怪谲遍体生寒,终于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恐怖之处,恐惧之感在心中翻涌。

同时,在强烈的求生欲下,怪谲忍着剧痛,以极其怪异扭曲的方式翻转身体,疯狂地想要逃离眼前的这个男人。

砰~

怪谲似乎忘记了有空间结界的存在,再一次一头撞在了无形的空间结界上。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它的脑袋再次受到了猛烈撞击。

撞击的巨响夹杂着头骨碎裂的响声在它脑海中疯狂回荡,紧接着它便失去了意识,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一股极其腥臭的液体从怪谲碎裂脑袋里咕咕流出,它的身体开始剧烈抽搐,喉咙里发出不甘的呜咽。

方澈并没有停手,他用自己最大力气奋力砸向地面上奄奄一息的怪谲。

直至怪谲一动不动,身体处在腥臭的黑血形成的血泊之中。

此刻的它身躯已经不再透明,直接呈现在方澈面前。

和一楼的两只怪谲不同,这只怪谲样貌和人类没有多大区别。

头部模糊已经无法辨认,身材修长,细腰峰挺,裙下笔直浑圆的长腿没有穿鞋。

方澈静静地等待着,没多久,这只怪谲和一楼那只怪谲一样,碎裂的脑袋处探出无数灰色的根系,将伤口缝合。

模糊的头部重新浮现出一张惨白圆润的瓜子脸,五官秀丽稚嫩,看年龄应该不足二十岁。

方澈眉头微皱:“看来这些怪谲用普通手段根本杀不死。”

大概几分钟后,那只怪谲苏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身旁不远处的方澈。

它反应特别剧烈,一脸恐惧地向后疯狂挪动身体,但却撞在了魔方空间的结界上。

方澈看着这只目光充满畏惧和无助的怪谲,总算放心了。

他成功地让自己成为了对方心里的阴影,这样一来,这只怪谲就不敢再攻击他。

方澈放下手中的灭火器,轻淡淡地说道:“你也别怕,我对杀你没有兴趣。”

那只怪谲目光犹疑,不敢和方澈对视,退缩到魔方空间的角落。

方澈开始问道:“二楼除你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怪谲?”

如果能从这只怪谲口中探出二楼的情况,会比宿主使用上帝视角在告诉他情况要节省10点阅历。

怪谲神色出现茫然:“怪谲……什么是怪谲?”

看来并不是所有的怪谲都知道人类对他们的称呼。

方澈解释道:“怪谲,就是人类对你们这类存在的称呼。”

那只怪谲目光忽然黯淡下去,也不知道它在想些什么,沉默了一阵才说道:“那边还有一只大蜘蛛,它比我强大,经常欺负我,其他就没有了。”

二楼同样是两只怪谲,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楼层都是如此。

方澈继续问道:“你之前也是人类吧?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这一次怪谲沉默了更久:“这个我不会告诉你的。”

方澈直视怪谲:“是一个男人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吧?”

怪谲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挣扎,双手交叉抱着肩膀,身躯剧烈颤抖。

但随后仿佛是被什么信念压制,它的表情很快就恢复平静,再没有开头说话。

而这种沉默无疑是默认。

方澈心里已经有自己的猜测了,这个矗立在雾中的诡异商场,或许是某个人类的秘密研究场所。

至于这个人类到底在研究什么,方澈虽然感兴趣,但他不想深究。

目前他只想完成自己的模拟任务,救出可能在六楼的林莎。

方澈最后问道:“那你知道三楼有什么东西吗?”

他得到的是怪谲摇头的回应。

之前的那个猜测再次被验证,这个商场存在某种规则,每一层的怪谲都只能在当前楼层区域活动,永远无法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