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探索二楼

  • 我的人生被模拟
  • 吨吨桶好喝
  • 2111字
  • 2022-05-01 15:22:20

没多久,那只‘死去’的怪谲便在灰色根系的缝合下重新活了过来,他在一片污秽之中缓缓坐起,心灰意冷地看着方澈,嘴角勾起绝望的笑意:“你知道我们两人饥饿的时候用什么充饥吗?我们互相吃对方的身体,因为身体被吃完我们还能长出来。”

方澈能够想象到那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尽管情绪不会为此波动,但他还是陷入了几秒的恍惚之中。

那只怪谲忽然很渴望地看着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如果你能杀死我们,就请你帮我们得到解脱。”

随后那只怪谲目光转瞬黯淡:“算了,你们人类憎恶我们,特意发明了一个词,用‘怪谲’归类我们,又怎么会同情我们呢?你们发现我们正被痛苦折磨,开心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舍得让我们解脱?”

那只怪谲心里为自己感到可笑,眼前这个强大的男人从始至终情绪都没有任何变化,和当初欺骗他的那个男人一样冷血无情,自己居然对他抱有幻想,真是可笑。

方澈再次揉了揉眉心,忽然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和那些人类是一样的呢?给我时间,我一定会让你们得到解脱,或许能让你们变回人类。”

说完这句话,他便彻底解开了魔方空间,准备前往二楼,转身向门口处的手扶电梯走去,魔方空间则进入短暂的十秒冷却。

他背对着那两只怪谲,并不怕它们忽然发起攻击,这两只怪谲已然失去了攻击欲望,在加上刚才自己展露出来的能力,方澈相信它们不会动手。

而他刚才所说的那句话,除了安抚这两只怪谲,以防它们一心求死找自己拼命外,其实他心里是想让他们得到解脱的,但是他现在绝对做不到,他也没办法杀死这两只怪谲。

那两只怪谲听完那句话,坐在原地发愣,齐刷刷地看向方澈,眼神变得复杂起来,这句话重新唤起了它们心里的最后一丝幻想,但同时它们又害怕再一次受到男人的欺骗。

方澈缓慢走向手扶电梯,再没搭理那两只可怜的怪谲,靠近门口的时候,他看见商城的大门已经紧锁,透过厚厚的大门玻璃,能看见外面弥漫的灰色迷雾。

灰色迷雾异常浓郁,前面屏幕上闪过的一道白色人影就消失在了外面的迷雾里,也不知道迷雾里到底有什么存在。

方澈来到电梯旁,迈上运行的电梯向上走去,魔方空间已经冷却完毕,他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也从刚才的复杂心情中恢复过来,同时梳理了一下刚才的经历。

先抛开那些怪谲的悲惨遭遇,这个世界的怪谲好像都有自己的特殊能力,类似人类的天赋序列。

就比如一楼的两只怪谲就能伪装,其中那只伪装过林莎的怪谲可能还拥有一定的洞察他人想法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每次自己对它产生怀疑的时候,它总是能够先说出合理解释的原因。

基于这些情况,如果到了二楼,方澈觉得自己要更加小心才行。

大概一分钟后,电梯运行至二楼。

方澈转身向后看去,发现楼下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两只怪谲遗留在地面的腐臭肉碎和黑色脓血全部消失不见。

“难道这也是这个商场的某种规则导致的吗?”

方澈只是疑惑了几秒便没再纠结这件事情,提高警惕后,先是观察了一下四周,随后准备搜查二楼。

身旁这个电梯口只有一部从一楼上来的手扶电梯,通往楼上和楼下的手扶电梯在Z字形的另外一头。

如果不走中间的轿厢电梯,想要去楼下和楼下,都必须把二楼全部逛完。

方澈肯定不会选择幽闭的轿厢电梯,也就只能向前走去,刚走了五六步的样子,拐过一根承重柱,他就看见一具人体模特穿着艳丽的红色长裙,被摆放在正前方不远的位置。

人体模特身上的红裙微微飘动,脑袋朝向后方,假发却披散在前面,很像电影里黑发覆面的厉鬼。

商场二楼是女装和化妆品区,人体模特随处可见,但不可能摆在这个诡异的位置,这个人体模特更像是有恶趣味的怪谲专门为刚上二楼的人类准备的。

方澈快速扫视周围,离他最近的是一家名叫‘绯红秘密’的女装店,门口的玻璃橱窗已经破碎,其中一具人体模和他正前方这具人体模特款式一致,穿同样的红色长裙,应该是一对儿。

二楼依然死寂,除了最近的这家女装店,方澈暂时没发现其他可疑的地方。

自己身在明处,只能提高警惕,随时准备使用天赋序列,但十几秒过去,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方澈只能朝那具人体模特缓慢走去,然而刚踏出一步,前面就传来令人牙酸的吱吱声。

那具人体模特的脑袋忽然间就开始慢慢转了过来,脖子上的塑胶连接处发出塑料摩擦的声音。

“活的?”

方澈盯着那具转动脑袋的人体模特,在人体模特转动脑袋的漫长时间里,方澈心念电转,他觉得还是先静观其变,等有状况在使用魔方空间也不迟。

人体模特的脑袋花了很长时间才转了过来,模特脸部棱角分明,嘴细鼻挺,黑色假发缠绕在它那惨白的脸庞上,灰色眼睛则像死鱼眼睛一样盯着方澈。

方澈以为这具人体模特接下来会发动什么奇怪的攻击,可是并没有,只是人体模特的脖子却忽然断裂,接着整个脑袋掉在地面之上,咕噜噜地滚到了方澈的脚边。

方澈下意识地对准那颗脑袋猛踢了一脚,模特脑袋被方澈一脚踢飞,撞入‘绯红秘密’女装店内。

紧接着,无头的人体模特便骤然散架,肢体散落一地,但此刻方澈却看见了前方更诡异的一幕。

原本套在人体模特身上的艳丽长裙并没有因为模特散架而跌落在地面,而是保持了穿立的姿态,就像是套在了一个透明的怪物身上。

下一刻,方澈便听到一个女人发出阴森冰冷的声音。

“你弄坏了我的身子,你得赔我!”

话音刚落,凌空漂浮的红色长裙就开始朝他快速飘来,他只能用天赋序列应对,立即展开魔方空间。

方澈很平静地说道:“我弄你哪了?你这是碰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