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5.怪谲

  • 我的人生被模拟
  • 吨吨桶好喝
  • 2247字
  • 2022-05-01 14:54:57

方澈缓缓站起,转身面向那个怪物,这只怪物或许就是前面模拟器提到的怪谲。

怪谲披着的那具女人形体瞬间崩坏,头皮从脑袋上脱落下来,露出里面溃烂的血肉。

口罩和眼睛也忽然消失,整张脸庞布满了黑色的裂痕,裂痕里面同样是溃烂的血肉。

怪谲左眼眼球掉落,空洞的眼眶中流出黑色粘稠的液体,顺着干枯脸颊上的裂痕滴落到地面。

恶臭扑面而来,方澈并没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只是有点干呕想吐,那是闻到恶臭后的自然生理反应。

怪谲用剩下的一只灰色浑浊的眼睛盯着方澈,嘴角勾起瘆人的笑意:“已经很久没吃到新鲜的食物了。”

于此同时,原本躺在地面的那个女人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浑身散发出恶臭,从地面上站了起来。

“我们已经错过了前面那个女人,再不能让这个男人跑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怪谲的这句话引起了方澈的注意,里面提及到了一个女人,或许这个女人就是遗留下黑色挎包的女人,也可能是林莎。

林莎就是留下黑色挎包的女人也有可能。

从地面站起的那只怪谲朝方澈张开枯瘦如骨的双手,向他猛扑而来。

方澈只是意念一动,这只怪谲的位置就发生了变化,它被方澈瞬间转移到了魔方空间第一层的角块小空间。

这一忽然的变故让那只怪谲脸上充满了惊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只伪装过林莎的怪谲神情同样如此,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那个看似文弱的男人。

它很敏锐地感觉到刚才的变故应该和这个男人有关,这个男人的表情太平静了,平静到让它觉得可怕。

它开始后悔刚才打这个男人的主意,此刻的它只剩下逃跑的念头,它疯狂转身,往反方向跑去。

砰~

逃跑的怪谲仿佛忽然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身体被撞地一阵踉跄。

怪谲意识里一片空白,它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改向其他方向跑去。

然而又是一声巨响,它再次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壁。

这个时候的它已经十分惊惧,意识到自己可能遇上了一个从没见过的强大人类。

另一只怪谲并不知道它的同伴为什么要跑,直到看到同伴的惨状,他才开始惊慌起来。

或许是抱着一丝侥幸,它也下意识地想逃离这个可怕的人类。

它的下场和同伴如出一辙,猛地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上,这让它意识到它们可能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给禁锢了,眼前这个人类比想象中要强大得多。

方澈忍着恶臭淡淡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你们是逃不出去的,我不为难你们,你们只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就行。”

其实禁锢这两只散发恶臭的怪谲并非方澈本意,他并没有杀死怪谲的手段,怪谲若是远离自己,他求之不得,他只是想从这两只怪谲这里获取到一些信息,关于可能是林莎的信息。

两只怪谲几乎同时转身看向方澈,贴着魔方空间的最边缘,灰色的瞳孔中充满了畏惧。

其中一只怪谲率先开口问道:“你……有什么想问的?”

“你们前面说已经错过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

“我们只知道……那个女人叫林莎。”一只怪谲很紧张地回应方澈,猜测着这人可能是那个女人的同伴,同时庆幸那个女人并没有死在它们手中,否则可能招来这个男人的报复。

“她应该是被一群人类追杀到这里,被迫逃进了我们的领域,也就是这个商场,其他的……我们就都不知道了。”

“就这些?”

方澈轻轻地皱了皱眉,却把两只怪谲吓的够呛。

“我们没有为难……那个女人……她逃到楼上去了。”

“二楼?二楼有什么?”

两只怪谲连连点头,一只抢先说道:“我们只能在一楼活动,从来没去过楼上,楼上有什么我们并不清楚。”

这个商场存在某种规则,可能限制了怪谲的活动区域,这和自己之前的猜测很接近,他感觉这两只怪谲并没有说谎,继续问道:“你们曾经是人类?”

这两只怪谲都有很明显的人类体征和情绪变化,甚至智商也和人类没什么区别,方澈第一感觉就是它们可能是人类转化过去的。

仿佛是回忆起了沉痛可怕的往事,两只怪谲眼神中对他的恐惧逐渐减弱,神情变的凄然。

一只怪谲开始叙述道:“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这里没有时间变化,具体过去了多少年我们也不知道,我们都是被同一个男人骗到了这里,然后他给我们注射了不知道是什么药物,从那之后……”

叙述中的怪谲目光闪烁,神情不自觉地变得狰狞起来:“从那之后,我们就一点点地变成了怪物,我们不断向那个男人哀求,求他救救我们,但那个恶毒的男人却无动于衷,他说我们是为了人类生存作出的牺牲,人类将从此谨记我们。”

狰狞的怪谲开始大笑了起来:“原本我们和那些人类女孩一样漂亮,但我们现在却变成了像鬼一样恐怖,饱受痛苦饥饿的折磨,被困在这个地方永远无法解脱,他们说人类会记得我们做出的牺牲,像英雄一样在心中谨记我们,但现实却是,我们在他们眼里就只是怪物而已,一个人类看见了就想灭掉的怪物!”

或许是忽然受到了刺激,这只怪谲目光中充满了恶毒怨恨,开始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人类没一个好东西,特别是你们这些虚情假意的男人,你们都该死!”

这只怪谲开始不管不顾地冲向方澈,一遍又一遍地撞在魔方空间的结界上,整个额头已经碎裂,浓稠的黑色浆糊从它脑壳中流出来。

渐渐地,这只怪谲再也没有力气冲撞结界,跌倒在地面之上,躺在一片恶心的污秽之中一动不动。

另一只怪谲则是神情麻木,抱膝坐在魔方空间的角落之中,看着已经在地上不动的同伴。

方澈的表情依然未变,情绪没什么波动,但那种内心深处精神分裂一样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毫无疑问,这两个受到欺骗的‘女人’是值得同情的,尽管它们后来可能伤害过人类。

方澈伫立在原地久久未动,感觉到另外一个自己的心情极度复杂。

但我能做什么呢?方澈揉着眉心,打算解除魔方空间前往商场二楼。

就在此时,他却发现已经‘死去’的怪谲身上正在发生诡异的事情,它那破碎裂开的脑袋,居然蠕动出灰色的如同树木根系一样的东西,这些蠕动扭曲的根系将怪谲破碎脑袋一点点缝合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