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日志

  • 我的人生被模拟
  • 吨吨桶好喝
  • 2082字
  • 2022-05-12 23:55:23

如果放映厅的画面是这间房间的直播,那么,那些放映厅里的‘人’就是在看他的直播。

他应该是触发了某种规则,然后来到这个被直播的小房间。

至于这后面意味着什么,方澈暂时还不清楚。

环顾四周没有什么发现后,他把目光转向了小房间的木门。

方澈思索了几秒后,拉了一下门把,完全没想到居然把门给拉开了。

门外的世界顷刻映入眼前,而他所看见的,是一片灰色的迷雾。

迷雾里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灰色的雾气在涌动,弥漫整个视野。

原本莫名其妙地被关在一间狭窄的房间内,方澈下意识的想法是尽可能逃离这间房间。

但此时此刻,当自己面对门外的迷雾世界时,方澈却犹豫了好几秒。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间房间?迷雾里又会有什么东西?林莎所说的那个选择又是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在方澈脑海中接连出现,但这些疑问都不能立刻找到答案。

方澈眯了眯眼,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毅然往前踏出一步。

既然房间里看起来没什么线索的样子,便只能去迷雾里找了。

当方澈踏出房门的一瞬间,他感觉眼前迅速闪过漫无边际的灰雾。

这个怪异的感觉就像是失明,他连自己的身体都看不清楚了。

四周灰蒙蒙一片,同时阒然无声。

好像陷入到了虚无空间,方澈感觉不到重力存在,也失去了方向感。

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等他恢复视觉时,他看到还是刚才那个熟悉的房间,以至于他有一种刚才自己经历了幻境的感觉。

到底是不是幻觉呢?

方澈看着门上的铝制门把手,再一次选择把门拉开。

直到看见那一片灰色浓郁的雾气,他才确定自己刚才经历的并不是幻境。

这也就意味着,他好像走不出这件房间……

虽然很离奇,但方澈相信这是真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他再一次踏出房门走进迷雾之中。

和上一次情况如出一辙,没多久,他再次回到了这间小房间内。

看这样子,这间房间才是最关键的场景,里面应该藏有离开这间房间的关键信息。

方澈把目光看向了房间中央桌子上的本子,如果说这间房间里面有关键信息,那多半就藏在这本本子里面。

方澈走过去坐在了椅子上,接着翻开了那本本子。

里面歪歪扭扭地记录着一些文字,应该是某个人的写的日志,以下是日志的开篇内容:

“日期对于这个世界已经不重要了,灰雾弥漫下,没有白天和黑夜,看不到天上的星河,也听不到动物的鸣叫。

“今天是第一次给一号注射镇定剂,可能是她体质太弱的原因,她坚持的时间远远低于预期,计时器上记录的时间是193个小时,才八天的时间。

“八天时间而已,一号便丧失了理智,变得异常狂躁和凶残,开始伤害身边的人类,包括那些她曾经很好的朋友。

“有两人死在一号的手里,我们不得不强制给她注射了镇定剂,一号醒来后完全记得自己失控时发生的事情,这对她刺激很大。

“几个小时候后,一号试图自杀,但在‘灰根’的作用下,她没有死成,她以为是我把她救了回来,想必对我的仇恨又深了几分。”

这是第一篇日志,不难从日志上推测出来,这本日志应该是在商场里研究怪谲的那个男人写下的,也就是小透明的老师。

这篇日志记录的是一号试验对象失控的事情,内容并没有记录地很详细,只知道一号是个女的。

另外,日志里提到了‘灰根’,‘灰根’应该就是让商场怪谲死而复生的那些灰色根系。

方澈继续往后翻阅:

“一号身体开始出现大面积溃烂的症状,浑身散发恶臭,我们不得不将她单独关在独立的隔间里。

“这种溃烂症状很无解,检测不到任何的腐败细菌,应该是受到某种未知力量的影响。

“浑身溃烂的一号情绪近乎崩溃,拼命地用手指撕裂溃烂的部分,没有人敢靠近她。

“再次给一号注视了镇定剂,她昏迷了过去,过了很多天,她身上的溃烂症状依然没有好转,反而恶化。

“一号现在是个活死人了,她目光呆滞绝望,不再歇斯底里地大叫,只有在见到我时,她才会充满仇恨地活过来,不惜一切想把我杀死。

“一号身体的溃烂症状停止了恶化,开始慢慢好转,可能是她的身体逐渐适应了这种突变。

“在同一天,我们在一号血液里发现了一批特殊细胞,这些细胞拥有完美的分裂方式,不断增殖,后续会有什么变化还要继续观察。”

第二篇日志到此结束。

读到这里,一号的身份也比较容易猜测了,应该就是一楼中两位女怪谲中的一位。

第三篇日志和上一篇日志相隔有一段时间:

“我们对一号身体内出现的特殊细胞研究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些细胞分裂到一定程度后,开始互相吞噬,最后回归到最原始的状态,接着这些细胞会蛰伏一段时间,然后继续下一个轮回。

“这种循环轮回应该就是导致一号身体不断溃烂,溃烂后又回归好转的原因,我们尝试了很多方法,试图中断这些细胞的分裂和吞噬,但都以失败告终。

“这些特殊的细胞似乎永远都记录着它的最初状态,就算把这些细胞从一号血液中彻底分离出来,血液里还是会慢慢出现这种细胞。

“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试图分析原因,但一直没有头绪,我们需要更多的研究人员,林慕已经在帮我想办法招募了。

“二号现在也失控了,她比一号坚持了更久时间,但这没有任何意义,她接下来的症状和一号没什么两样,我们的研究可能哪里出了问题。”

第三篇日志结束,里面提到的二号,应该是一楼另一位女怪谲。

另外一个出现的人物,林慕,或许也是一位关键人物,这人可能是在为日志的主人提供研究资助。

潜意识里,方澈觉得这个人应该和林莎有莫大的关系,并不是因为他们拥有同一个姓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