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五楼的纸条

  • 我的人生被模拟
  • 吨吨桶好喝
  • 2109字
  • 2022-05-10 23:30:23

方澈怎么也不会想到,五楼的怪谲居然会因为恐惧而恐吓他。

似乎他在使用重物吐息这个畸变序列,吞噬周围物质的时候,一并把五楼的怪谲一起给吞噬了。

这……当然是个好事情。

方澈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铆足了劲地吞噬周围的物质。

刚才怪谲那色厉内荏的两句话就把它的弱点给暴露了,也是不聪明的种。

不过方澈还是很疑惑的,五楼的怪谲好像认识楼下的怪谲。

这两只怪谲现在没办法碰面,那证明以前这两只怪谲应该是认识的。

或许,五楼的这只怪谲还在四楼怪谲手里吃过亏。

当然,这两只怪谲之间的过往他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重物吐息能够对付眼前这只还没现身的怪谲。

“你……把我放了……我们互不侵犯……井水不犯河水。”

怪谲的声音充满了恐惧,开始哀求方澈放过它。

这愈发让方澈确定了一点,那就是重物吐息应该可以对他造成重大杀伤。

重物吐息或者能够危及到它性命也有可能,否则这只怪谲应该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求他。

这里的怪谲轻易可死不了。

“你不把我放了……我要杀了你……你会后悔的!”

怪谲见哀求没有用,尖叫着要杀方澈。

然而方澈根本就置之不理,如果此时的怪谲有能力杀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啰嗦。

他依然拼命地吸收周围的物质,他很清楚只要一停下,自己就可能会被疯狂的饥饿击溃。

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吸收周围物质上,胃部如同刀割火燎的剧痛起码还能够忍耐下来。

“……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求你停下来!”

怪谲颤抖地哀求方澈。

方澈不为所动,早知如此,你又何必惹我?

我明明都已经打算快速溜到六楼的,是你犯贱先动手。

怪谲不断地发出哀求,甚至说要真的给他烹饪美食,它说它知道方澈很饿。

但方澈心想,谁知道你烹煮的是什么东西,在魔厨这个畸变序列下,就算是臭袜子,都可以烹饪出香味可口的食物来。

所以还是算了吧,谁饿了还会学狗吃屎的。

又过去七八分钟之后,整个五楼已经溶解挥发地只剩下三分之一,基本只剩下金属材料。

方澈耳边已经没有怪谲的任何哀求,显然这只怪谲已经遭遇了重创。

从始至终,这只怪谲也一直没有露面,搞得方澈现在都不太确定这只怪谲是不是已经被自己给吞噬吸收了。

再过去几分钟,重物吐息十分钟的租期结束,整个五楼像是风沙中的古城遗址,处处残破不堪。

刚一结束这个畸变序列,胃部剧烈的绞痛袭来,把方澈痛地捂着胃部,额头狂冒冷汗。

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瞬间失去平衡,方澈蜷缩在地面之上。

有很长一段时间,方澈都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知觉。

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方澈基本已经虚脱,蜷缩躺在地面一动不动。

不光是胃部,他烫伤的右手,还有脑袋,都像是着火了一样。

幸运的是,在这段他毫无还手能力的时间里,五楼已经没有任何危险。

不得不说,重物吐息这个畸变序列的能力强到离谱。

五楼那只拥有魔厨畸变序列的怪谲都好像被自己吞噬了,而这种吞噬,甚至都剥夺了怪谲通过灰色根系重生的机会。

重物吐息的唯一缺点,就是副作用太强了,如果是永久拥有这个畸变序列,结局很惨,拥有者会被这个畸变序列吞噬。

方澈才用了二十分钟不到,饥饿就已经将他折磨地痛不欲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消融的建筑都在强大的规则下开始一点点恢复,方澈才能勉强地坐起来。

他记得那只怪谲曾恐吓他,说如果将它吞噬,他一定会后悔的,也不知道那只怪谲所说的后悔,究竟指的是什么……

如果只是重物吐息的副作用,他觉得自己还是能能够承受得起的,怕的就是还有更危险更倒霉的事情。

“算了,多想无益。”

方澈强忍着不适,看了一眼自己的烫伤右手。

右手从手掌到小臂,皮肤已经溃烂红肿,能看见里面殷红的血肉。

整个右手,轻风一吹便是剧痛袭来,看一眼就头皮发麻。

如果不尽快处理,肯定会引发严重炎症,甚至截肢都有可能。

但是这里不是医院,他也没办法给手臂消毒包扎。

方澈站了起来,强忍剧痛,朝五楼的另外一头走去。

短短的几百米的距离,方澈走的异常艰辛。

在五楼通往六楼的电梯旁边,他再次看到了一张纸条。

那张纸条放在电梯旁的垃圾桶上面,被一瓶矿泉水瓶压着。

纸条的内容如下:

“这个垃圾桶是干净的,里面有棉签,有口服的消炎药,有消毒用的碘伏,还有干净的纱布,你可以用来处理你的烫伤。

“你能来救我,我很感激你,我们都没有回头路了,你处理好伤口之后先修整,我在六楼等你。

“到了六楼,你会面临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对你我都很重要,我们所做的选择必须一致,所以请你务必要选择‘种植’这个选项,切记!”

字迹和一楼女装试衣间的那张纸条上的字迹一致,应该就是出自林莎之手。

到这里,方澈基本能够确定林莎拥有类似‘先知’一类的序列,甚至有可能就是‘先知’,所以她才有可能事先在这里给他准备好了包扎右手需要用到的东西。

另外,林莎还交代了接下来六楼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叮嘱他一定要选择‘种植’这一个选项。

种植?

方澈只是疑惑了一下,便没再多想,接着就开始处理烫伤的右手。

林莎留下的线索有限,没办法推出具体的发生在六楼的事情。

车到山前必有路,到了六楼自然就知道一切。

林莎留下的纸条中,并没有说六楼会有多凶险。

或许六楼和其他楼层不一样,对他们产生威胁的不再是那些强大的怪谲。

放掉水泡,用碘伏消毒,碘伏涂上伤口的一瞬间,方澈感觉整个人飘了起来,浑身冒虚汗。

消毒完成之后,再用纱布包扎缠绕起来,吃了点消炎药,方澈靠着垃圾桶上,再次虚脱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