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15.被人出卖

  • 我的人生被模拟
  • 吨吨桶好喝
  • 2319字
  • 2022-05-09 00:47:15

怪谲发出冰冷的质问:“你要怎么把我带出去?”

方澈表面毫无波澜,内心实则惊涛骇浪,再一次感谢模拟器系统的保护机制,如果不是系统抹除了他的情绪变化,他现在肯定漏出破绽了。

“你不妨随我来,如果我做不到,你随时可以杀我。”方澈极其镇静地说道,说完他便没再理会眼前的怪谲,径直朝前面走去。

在这只怪谲的能力面前,他现在做任何事情都无济于事,唯一的希望就是靠近Z字形那一头的电梯,只要靠近电梯,他就可以在出其不意之下施展自己的能力,瞬移到电梯之上。

电梯是每个楼层之间的边界,纵然怪谲的能力极为变态,它的能力也无法延伸到电梯之上,不然这只怪谲早就逃离了三层。

另外,还有一件事情让方澈感到吃惊,身旁的杨维居然能在这只怪谲手中逃脱一次,这足以说明他拥有十分强大的天赋序列。

看着前面的人类自顾自地在前面带路,怪谲皱了一下眉,目光中的杀机一闪而逝,随后它便很安静地跟在这个人类身后。

“看来我赌对了。”杨维内心激动,但腿是软的,胆战心惊地走在最后面,同时十分庆幸,前面这只怪谲因为执念太深,它的注意力只在能把它带出去的那人身上,对他则是毫不关心。

三四分钟之后,方澈终于接近电梯,现在他距离电梯大概有五六米的样子,再走两三步,就是施展魔方空间的时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是身后的怪谲对他产生了怀疑,他周围的空间瞬间变得扭曲起来,他就算施展魔方空间也可能逃脱不了。

身后传来怪谲冷冰冰的警告:“你最好别给我玩什么花招。”

方澈知道事情已经偏离了计划,这只怪谲没那么容易上当,方澈往前继续走了三五步,到达了一个开启魔方空间就能逃离的位置。

但他并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停了下来,转身面向那只怪谲,如果继续往前走,只会让怪谲更怀疑自己:“稍等一下,让我先做个准备。”

方澈干脆就坐到了地板之上,盘腿的动作像是打坐,把杨维都看愣了,愈发佩服这个男人的心里素质,他吞咽了一下喉咙,试探性地对身前的怪谲说道:“我们需要摆一个阵法,我先到前面布置。”

杨维看见怪谲根本就没有搭理他,只关注方澈一人,就知道自己的计策已经成功了大半,他尝试着向前走了两三步,怪谲依然没有搭理他。

身旁这只怪谲的注意力从始至终都在方澈身上,这让杨维大胆起来,他继续往前走了好几步,怪谲依然没有什么动静。

此时的杨维心里愈发激动,知道自己计策成功了,身旁那只怪谲只会在意谁能把他带出去,根本不关心其他人。

“谢谢了兄弟,我先前一步。”杨维兴奋激动地往前冲,大步跨上通往二楼的电梯,在跨上电梯前,他还不忘给方澈道歉,如果没有方澈,他不会这么幸运地摆脱这只怪谲,也不可能把那些一百年前的值钱产品带回家去。

其实从杨维走向电梯的时候,方澈就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被卖了,可不管杨维卖不卖他,他都会遇到同样的难题,这只怪谲他本就很那绕得过去,所以他的心情没多大变化,就是心里有点不爽。

如果再让他遇到这个人,他会把这个人揍的人如其名。

“你的同伴把你抛弃了,你确定你能把我带出去吗?还是说你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听不出怪谲的心情到底如何,他的语气依旧冰冷:“你不会是打算借演示之名,偷偷溜上电梯吧?这招前面那个小姑娘用过了,我不会再上当。”

方澈内心沉重,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原本他是打算这么骗它的,只是没想到有人提前用了这个方法,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林莎。

另一方面,他觉得杨维说的也没错,这只怪谲的脑子确实不行,这么笨的方法居然可以骗到它,既然这只怪谲的脑子不行,或许可以在这一点上想想办法。

“这位大叔,你为什么这么想出去?”方澈问道,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傻,这里应该没有哪个怪谲不会不想出去,但这个问题对于眼前这个怪谲来说却极为敏感,这是他执念所在。

方澈没想到这只怪谲竟直接说了出来:“我女儿明天就过七周岁的生日了,我定了她喜欢的草莓蛋糕,我今晚必须赶回去,不然我就再一次错过我女儿的生日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给她过生日。”

这只怪谲的记忆似乎停留在了它女儿过生日的前一天。

说完怪谲双眼涌出泪滴,浑浊的泪滴划过它的脸庞,同时忽然间就陷入了狂躁之中,周身空间急剧扭曲,不停地咆哮着‘我要出去’。

周围店铺不断传来玻璃被震碎的声音,方澈看着自己扭曲成了纸片人,扭曲的空间将他身体分裂成了好几块,脑袋都已经一分为二。

幸运的是这种身体分裂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身体分裂,只是空间的指向扭曲错位了而已,他依然还是完整的个体。

这只怪谲的狂躁情绪整整维持了有大概十几分钟,如果不是因为有小透明赠送的寄灵项链,他会被吼声震的七窍流血而亡。

随后怪谲情绪稳定下来,方澈散乱的身体也回归完整,但此刻的怪谲却再次把手中的铁剑架到了方澈的脖子之上:“给你十秒钟时间,如果不能把我带出去,我就砍了你。”

方澈知道怪谲真的会这么做,纵然它的执念很深,但它的耐心是有限的,一旦发现自己没办法把它带出去,它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砍了自己。

但方澈仍然很平静地说道:“大叔,你告诉我你定的是哪家蛋糕,我帮你取回来送给你女儿,并告诉她,你的爸爸很爱很爱你,只是因为他工作特殊,不能及时回来,等他把工作忙完,他就会回到你身边,从此天天陪着你,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怪谲目光变得无比森寒,脸庞弥漫着绝望:“这么说,你是没办法带我出去了?”

方澈神情保持平静:“大叔,这里的情况你最清楚,我也不想骗你,以我现在的能力,我确实没办法把你带出去,但是,我刚才所说的话,我一定会照做,你肯定也希望你女儿知道他爸爸为什么回不去吧?你把我杀了很容易,但明天就是你女儿生日,你要重新找一个能帮你传话的人可就难了,我希望能帮你完成这件事。”

然而,方澈说了这么多,却好像并没有打动那只怪谲,他看着怪谲举起手中的铁剑,周围扭曲的空间把他死死禁锢住,紧接着那把铁剑从他脖子一劈而下,他脑海一片空白,看见自己的身体被劈成了两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