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 师妹快助我修行
  • 月照清魂
  • 2105字
  • 2022-05-13 14:58:28

松云长,彻底输了。

陆长卿展现出了这样的实力,自己将青锋剑送出,也不算辱没了它。

自己本来就不擅长用剑,青锋剑也只是他的藏品。

送给领悟了剑意雏形的陆长卿并无不可。

不过这两块苍木髓倒是让他有些心疼。

这青木髓对于凝丹后期的他也依旧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不过自己已经和师妹打赌了,那么只能将它们送出。

“唉~”

“松师兄在叹什么呢?”

白柔的声音传来。

松云长,苦笑了一下。

“我就在等白柔师妹你了。”

松云长在陆长卿赢了钟良那一天,他就把东西准备好了。

说完,一把淡青色的长剑出现在松云长的手中。

上面有苍藤的浮雕,看起来颇为苍劲。

白柔接过剑,用手摸了摸,点了点头。

“师兄这把剑确实不错,不过师兄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东西?”

白柔似笑非笑。

松云长再次苦笑。

“师妹,你知道这苍木髓是师兄的宝贝......唉,罢了,给你。”

他从储物袋中又取出了两个小盒子。

“里面就是苍木髓了,师妹打开看看。”

“不用了,我信得过师兄。”

白柔接过,然后收了起来。

拿完东西,白柔就离开了。

回到灵秀峰。

此时陆长卿正闭着眼,盘坐在山崖上。

他经过与钟良的战斗,只感觉自己隐隐触碰到了某种玄妙的东西,但是却始终无法领悟。

此时,他正在回应剑书中的内容。

尤其是酒剑仙的最后一剑。

明明看上去没有多少力量,但是这一剑,自己无论回想起多少次,都会让自己感受到一股寒意,让自己冷汗流下。

那种快要被斩成两半的感觉并不好受。

但是,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酒剑仙的最后一剑中!

但是他反复观想,都只感觉自己似懂非懂,仿佛有一层薄纱笼罩在自己面前。

自己只要捅破,就可以领悟那一剑。

但问题是,自己始终都没有将这层薄纱捅破。

这就让陆长卿很郁闷。

陆长卿睁开眼睛。

此时他的背后已经湿透了。

“好徒儿,你修行完了啊,来,为师给你看看宝贝。”

白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陆长卿的身后。

只是一直见陆长卿在冥想,所以没有去打扰他。

陆长卿起身,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宝贝?”

白柔双手捧出青锋剑。

“这是你师伯的青锋剑。”

陆长卿接过。

这青锋剑的质感极佳,手感细腻。

而且重量适中。

他将剑从鞘中抽出。

整体呈现银色,但是剑锋是淡淡的绿色。

当陆长卿将剑取出的时候,陆长卿只觉得自己感到这把剑,有些奇怪。

“师尊,这把剑......”

“这把剑里面已经养出了剑胎,若是你能够让剑胎进化为剑灵的话,这把剑将会成为世间顶级的好剑。”

白柔将这把剑的特殊之处说了出来。

陆长卿点了点头。

他感觉这把剑奇怪的地方就在于,它似乎是有一股气,十分锋锐,但是却在沉寂之中。

想来就是这剑胎了。

若是剑胎化作剑灵,必然使得这把剑的锐气彻底迸发出来。

这确实是个宝贝。

且不说剑灵了,这把剑已经比绝大多数的剑要好。

毕竟剑胎可没有这么容易诞生出来,需有奇遇,或是能够用剑意去温养自己的剑才有可能诞生剑胎。

陆长卿拿着这把剑爱不释手。

“对了,这里是两块苍木髓。”

白柔将两个小木盒也递了过来。

这两个小木盒也不是一般的木料,而是百年灵树的木头,可以起到防止苍木髓灵性流失的作用。

陆长卿接过。

打开一看。

里面是一小块通透得像是水晶一般的木头,散发着勃勃生机。

“等徒儿晋升凝丹境的时候,将其生机吸收,可以让你的身体再次得到蜕变。”

白柔说道。

陆长卿点了点头。

这些就是自己的战利品么?

看来自己和松长老这个赌没白打,这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好宝物!

陆长卿将东西收入自己的储物袋。

“谢谢师尊。”

要不是师尊帮自己和松长老讨价还价,自己是得不到这两块苍木髓的。

“你是为师的徒儿,为师帮你不就是在帮自己,等以后小卿卿比为师厉害了,为师还要靠你保护呢!”

白柔用手指戳着陆长卿的胸口说道。

“放心吧师尊,我肯定会保护好你和师妹的。”

陆长卿笑道。

.

由于陆长卿击败了前五的顶尖弟子。

所以接下来的比试中,很多有自知之明的都自己认输了。

他们自认为自己是打不过钟良的。

现在陆长卿正在观众席上观战。

越到后面的比试双方实力会越强。

陆长卿正观看袁圣的比试。

袁圣只在上次参加过宗门大比。

但是,他在那一次便夺得了第一!

而且是以碾压姿态获胜。

据长老们说,他的实力足以媲美凝丹前期的对手了。

这次袁圣参加了宗门大比,说明他依旧没有突破凝丹境。

但是,想必实力更为恐怖了。

此时袁圣正在对战一位纳气后期的顶尖弟子。

袁圣的武器是一根漆黑的粗长玄铁大棍。

说是棍子,但是更像是柱子。

袁圣的棍棒,砸了下去,便让擂台上爆起砂砾和烟雾。

随即便看见那顶尖弟子瘫坐在地上,满脸惊恐。

若是袁圣不留手,此人必死无疑。

“不愧是袁洪长老从小养大的弟子,果然厉害。”

“难怪袁洪只有他一个弟子,果然厉害!”

这袁洪,是辈分比较高的长老,比白柔还要高一辈,陆长卿应该叫师叔祖。

一直没怎么在宗门出面,据说实力有凝神期的实力,是世上少有的顶尖修士。

袁圣,便是他在游历的时候遇到的一个乞讨孤儿。

当时袁圣见他可怜收了起来,不过后来发现这袁圣的资质极高,而且天生神力。

一身力气非常适合继承袁洪的本事。

所以袁洪就干脆带袁圣一起游历,并且在游历的过程中传授了他一身本事,可以说,袁洪将袁圣当成是自己亲孙子一般。

去年袁洪师叔祖回来才将袁圣带了过来的。

.

白柔走到了陆长卿身边。

“乖徒儿,这个对手,你估计打不过。”

陆长卿点了点头。

他不知道要怎么打。

除非,他能够领悟那酒剑仙的那一剑。

不过他就是领悟不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