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师尊回来了

  • 师妹快助我修行
  • 月照清魂
  • 2067字
  • 2022-05-13 15:46:29

在高空中。

白柔正御剑飞行。

她的发和衣裙随着风飘动,看起来就像是天上的仙子一般。

“徒儿,师尊要回来啦!”

“也不知道我这么久没有回去,徒儿有没有想我~”

白柔用玉指卷着发丝轻声呢喃。

终于,她看见了那座熟悉的山峰,于是开始降落。

“徒儿为师回来啦~”

白柔踩着轻快的脚步朝陆长卿的屋子跑去。

但是屋子里没有人。

随即她又找了找,四处都没有见陆长卿的影子。

“奇怪?难道徒儿不在山上?”

白柔摸了摸光滑的脸颊。

...

陆长卿此时正带着洛伊水回灵秀峰。

“好了师妹,快到了。”

陆长卿说道。

为了安全,洛伊水现在是抱着陆长卿的腰的。

“嗯。”

她点了点头。

到了山崖之上,陆长卿开始下降。

一落地,他便发现自己的师尊此时正坐在不远处的树下。

“我的好徒儿,你终于来了,你跑去哪了?”

白柔笑了笑,目光先是看向陆长卿,随即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搂着陆长卿腰子的少女。

“她是......”

白柔神色玩味地看着洛伊水和陆长卿二人。

洛伊水被这么看着忙松开搂住陆长卿的腰。

她听到这面前素衣美丽的女子竟然称自己师兄徒儿,她便明白了,这是自己的师尊。

“额...那个师尊,她是师妹。”

陆长卿说道。

“师妹?好徒儿,你都能把别峰的女弟子往灵秀峰拐,挺厉害呀?为师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厉害?”

白柔一边笑一边朝陆长卿走去,她用纤长细润的手指戳了戳陆长卿的胸口。

由于二者距离够近,陆长卿隐隐能够闻到一股子香味。

“不是,师尊,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陆长卿忙后退一步,摆了摆手。

“那是怎样?”

白柔虽然神情是笑着的,但是陆长卿不知为何感觉自己背后有些微微的发冷。

“她是您的徒儿。”

陆长卿缓缓说道。

“我的徒儿?我怎么不知道我多了个徒儿?”

白柔嘴角的笑意更盛。

陆长卿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您当然不知道,因为...那是我收的......”

白柔:“......”

她顿时有些无语,虽然自己离开灵秀峰确实是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莫名其毛多出一个徒弟来,而且还是自己的亲徒儿自己找的。

“唉,徒儿长大了呢,会自己找漂亮的师妹了。”

白柔一副伤心的样子:“是嫌弃我这个师尊了吗?”

白柔又朝陆长卿走了几步。

陆长卿后退:“不...不是...”

“那你为何躲着师尊?还说不是。”

白柔又前进了两步。

在一旁被晾着的洛伊水只感觉一股压力从心里传来。

自己这个师尊似乎是对自己很有意见。

“我没有...”

于是,陆长卿又朝后退了退。

但是,后面已经没有了路。

陆长卿一脚踩空,从空中掉了下去。

“啊——”

“唉~谁叫你嫌弃师尊,还不是要靠师尊救你。”

白柔叹了口气,然后催动了自己袖子里的剑。

她御剑飞行朝正在坠落的陆长卿飞去。

陆长卿此时正闭着眼睛。

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背被人拖住还隐隐有着淡淡的香气。

这个气味是师尊!

自己此时居然?!

那柔软的触感让人沉迷。

陆长卿睁开眼睛

看得他眼睛都有些移不开了。

白柔感觉到了陆长卿的目光,耳根不禁是有些红了。

“看够了吗?”

她低头看着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徒儿。

“没。”

陆长卿下意识地回应,但是随即他反应过来了。

“那个...那个师尊听徒儿狡辩,啊不是,听徒儿解释!”

白柔顿时有些羞怒。

于是她松开了一只拖着陆长卿的手扬了起来。

陆长卿看着,忙闭眼睛,他以为自己师尊生气了,想抽自己个大比兜。

他闭上了眼睛。

抽就抽吧,是自己无礼与师尊在先,理应受到惩罚。

但是,片刻后。

啪!

一声过后,陆长卿感觉,自己的屁股有些痛。

陆长卿睁开眼,便看见了自己师尊那莹润丰满的嘴唇勾勒出一丝丝坏笑。

“疼吗?我的坏徒儿~这是为师对你的惩罚。”

陆长卿脸都红了。

自己这是...自己这是被师尊打屁股了?!

自己这么大个人居然被打屁股了?

他,陆长卿,堂堂七尺男儿,就这样被打了?

可恶!顿时陆长卿感觉到了一种被羞辱的感觉。

等自己修为有成,自己也要打回去!

过了一会,白柔重新回到了山崖上。

“好了徒儿,下次小心点,干嘛这么怕为师?为师还能吃了你不成?”

陆长卿感受着地面的踏实,这才从师尊身上下来。

他现在的脸都红的。

洛伊水看着自己这第一次见的师尊,手不自觉的握了起来。

她有些紧张。

毕竟她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尊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过看师兄那副害怕的样子,师尊应该很厉害。

白柔朝洛伊水走了过去。

手捏着自己的下巴细细端详。

随即将手伸了过去,捏了捏洛伊水的脸和下巴。

“嗯,手感不错,徒儿有福气...”

一边说,她一边嘴里小声念叨着什么。

洛伊水更是一点声都不敢出,就这么让白柔细细打量和触碰。

“你很害怕?”

白柔依旧是微微笑着的表情。

“没、没有。”

洛伊水说话都一些结巴了。

“一个个的,我哪有那么吓人嘛!”

白柔跺了跺脚,佯装有些愠怒。

“师尊难道没有因为我私自收徒没有经过师尊同意生气么?”

陆长卿说道。

白柔指了指自己,说道:“我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吗?我一点都不生气,我心胸宽广得很。”

陆长卿忍不住顺着师尊那青葱玉指看了过去,心道:“师尊您心胸确实宽广。”

随即,白柔便像是变了一副表情一般,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姑娘一般可怜巴巴地:“我只是害怕徒儿有了师妹便不要我这个师尊了,那样师尊会很难过的。”

“徒儿怎么会不要师尊呢?徒儿永远是师尊的好徒儿,不会不要师尊的。”

陆长卿自然是习惯了自己师尊那多变的性子,很快地就附和道。

“什么?”

听到陆长卿这么说,白柔顿时有些生气了。

还永远的徒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