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周郎

  • 师妹快助我修行
  • 月照清魂
  • 2101字
  • 2022-05-11 12:55:45

山上。

朱大力感觉自己正被人抬着走。

随即,他只感到自己脱离了引力,自己正悬在空中。

过了片刻,他就摔倒了地上。

“嘶——”

他吃痛发出声。

不过随即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微微可以动了,绑自己的绳子也松了。

他忙将塞自己嘴里的布球取出,然后把蒙住眼睛的黑布和塞住耳朵的塞子给弄了下来。

他终于可以看见了!

不过,此时四周苍苍树木,自己根本就不认得路,而且身体还虚弱无比。

他忙摸了摸自己身上。

呼~自己的东西还在!

他第一时间摸出一张传信符,忙给师兄传信。

“师兄,快快来救我!”

他现在的身体,虚得一批,就连催动这传信符,也已经是极其艰难的事情了。

王贺此时还在寻找朱大力,突然,一张符纸出现在他面前。

他眼睛瞪大,神色高兴。

“是师弟!”

“太好了!师弟没事!”

他都没有顾其它的,直接就御剑往山上飞去。

终于,他在一处山林里找到了朱大力。

“师弟,你怎么这幅模样?”

王贺看着朱大力此时的样子甚是诧异。

随即又问道:“师弟你是被妖怪捉去了?”

朱大力点了点头,一五一十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王贺。

王贺一听,这厮居然在夜里看守的时候跑青楼里快活,最关键的是,这货在青楼里被妖怪给迷晕了。

“师弟你!罢了......”

虽然他有些意见,但是此时最重要的事情并不是这个,显然师弟此时没有生命危险才是最重要的。

“师弟下次可注意一些,以后出岔子可没现在这么好的运气了。”

王贺严肃道。

朱大力惭愧点头:“师兄教训得是。”

他如今能够活着,还得多亏了妖怪只是想吸阳气,并没有杀死他的想法,不然他早就裹入妖怪腹中了。

此番简直大幸。

将朱大力安置好。

王贺便通过府衙带人前往了朱大力所说的那家青楼。

他在妖司挂职,靠妖司的身份调动部分府衙的兵吏还是可以的。

大量兵吏来到了添香坊的楼下。

老鸨子哪里见过这般阵仗,忙赶了出来。

“大人,这是怎么了?”

老鸨子畏畏缩缩地看向领头的王贺。

“你们这有没有一名叫做凤娘的女子?”

“凤娘?”

老鸨子想了想,很快便开口:“有的,怎么了官爷?凤娘一直在里头接客,她出什么事了?”

王贺没有理会,而是继续说道:“带我去她的住处。”

这老鸨子听了点头,道:“我带官爷你去,官爷啊,这凤娘做了什么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啊!要是知道了我早就告......”

这老鸨子不愧在这里当了这么久的老鸨,自然是鬼精的很。

王贺点了点头,然后挥了挥手示意后面的人跟上。

他可得小心一点,毕竟这个妖怪能够一下子就将师弟迷倒,想来实力也是不会弱的。

王贺领着几个兵吏来到了凤娘的厢房内。

这厢房倒是别致,里边整理得整整齐齐,隐隐约约散发着女人的幽香,只是里面并没有人了。

老鸨一看,便是气急:“定是那贱婢知道自己做了坏事逃了,大人,你可千万分清楚啊!奴婢这是一点也不知情啊,念在我和你们府衙大人旧情的份上......”

王贺摆了摆手,他没有理会这老鸨子。

而是下令:“你们给我细细搜查这个地方。”

“是!”

于是,这些兵吏便开始翻箱倒柜。

王贺也在细细查找。

随即,一个兵吏喊道:“大人,这床下面有个地洞!”

王贺一听,走了过去。

这床板被搬开,下面确实有一个地洞。

而且看样子还挺宽。

“跟我下去看看。”

王贺对身后的兵吏道,随即他率先下去。

这地洞下边通着一个地道,而且看上去还挺宽。

于是,王贺便顺着这地道走。

地道很长很长,最终通向一个开阔的山洞。

这山洞里边大,但是通向的洞口却是被藤蔓遮掩住,如果不是他们从青楼里通过来,在山里几乎是不可能发现这里的。

也难怪他们先前从山上查没有查出丝毫痕迹。

山洞里边有五六个还被绑着的男人,一个个被捆住手脚,蒙住眼睛塞住耳朵。

而且他们的样子都和自己师弟那样,面色发白,眼神发昏,身子骨都瘦弱了许多,看上去很是虚弱,但是有不至于有生命危险。

但是,至少也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给他们松绑。”

王贺对兵吏道。

这几个男人见自己得救,自然是高兴坏了。

“多谢官爷,多谢官爷!”

不过他们的声音倒是没有多大,听起来有些颤颤巍巍,毕竟都已经虚了。

随即,王贺在细细问了些问题。

和师弟说的差不多,这几个人也是去了添香楼进了凤娘包厢。

之前也有从山上回来的男人,不过他们忘了到底发生了什么,记忆出现了断片,而自己师弟和这些被关在这的人保留的记忆都是完好的。

这说明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这可能是凤娘故意让他们来救人的,所以朱大力的记忆没有删除。

看来这凤娘并不是个好杀生的妖,不过王贺倒是不理解为什么这凤娘要这么做。

如果是为了吸食阳气修行,她就不会让这些人保留记忆来暴露自己。

这样就可以一直这样把人从青楼带到这山洞圈养吸食阳气。

为什么这次不把人的记忆删除呢?

这样以后不就不能通过这种方式来汲取阳气了?

王贺不明白。

......

周家。

周明正拉着一美丽女子的手。

“钰儿,我已经取得进士,过几天咱们就结婚!”

周明是宁远县有名的读书人。

“只怕奴婢配不上周郎。”

苏钰听了并没有开心,而是担心的样子,这结婚乃人生大事,最讲究的就是门当户对,况且她......

“怎么会?要不是钰儿你一直鼓励我,我也不会中进士,在我心里,你就是最重要的,你当然配得上。”

苏钰一听,忙用手指竖在了周明的嘴唇。

“周郎可别乱说,最重要的当然是伯父伯母了,奴婢岂敢排在前面。”

“我听钰儿的。”

周明搂住了苏钰的纤纤细腰,然后将头轻轻低下,嘴巴点在了苏钰的朱唇上。

苏钰也没有拒绝,而是贴得与周明更紧一些。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