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七)

  • 沙散留痕
  • 白色弧离
  • 1530字
  • 2022-04-23 18:15:44

“阿水,你知道父亲和母亲的事吗?”思索良久,我这般问她。

脱龙袍的手一顿,秋水愣了愣,随即反问:“颜鸣升和你说的?”

“是。”有些忐忑,我还是如实答道。

“也对,毕竟这么久了,我也没和你谈过这个话题。”秋水看起来并不生气,“那么,你想听些什么?”

“他们是怎样的人。”

“没了?”

“没了。”

秋水思索片刻:“我们的父亲叫秋池,秋云是他唯一的妻子。啊对了,听说他俩是亲姐弟。”她特意补充道,偷偷瞟了我一眼。

和颜鸣升的话没有出入,但秋水小心翼翼的表情有些叫人在意。我点头,简单应了一声,听她继续道。

“父亲在我蛮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对他不是很了解,不过你可以把师父当成他啦,他不对你挺好的吗?”

“包括事事瞒我吗?”我打趣道。但师父于我而言,确实是父亲的角色。用“惩罚”让我学会读书识字,再在长大后予我剑与技法,虽说严格了些,但如今想来心里只剩感激。

师父为何不辞而别?我不知道。稍稍叹了口气,右手下意识地按上配剑,这冰凉触感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东西。

“喂喂,秋痕,你发牢骚就发牢骚,握剑干嘛?你不会想再见时把师父砍了吧?没良心的家伙!”秋水见我手动,当即后仰,一脸鄙夷。

“只是想起了些旧事。”我放下手,说,“你继续。”

“真的吗......”她还是有点不相信,“所以,我是跟母亲长大的。母亲是大衍的护国将军,和痕一样剑技了得。当然,她是从小跟着军队训练,一步步升上去的。父亲过世后,她接替了皇帝的位置,直到十二年前战死城前。”秋水眼里的光黯淡些许。

“抱歉。”她眼中的怅然满溢出来,叫我有些心疼,“那师父和她是什么关系,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是母亲找的师父。她俩......算是同袍之交吧。终战之前她去到泠山,请师父出山一同平叛。现在想来,母亲可能早已预见自己的命运了吧。”

“那为何要瞒着我?她都来了,为何不见我一面?”

“那是别的理由啦,应该是不想把痕卷进来。就母亲的话说,痕那会太弱了,还死犟死犟,真知道自己生母有难,怕是会不顾阻拦跟着师父出门,最后碍手碍脚。”秋水不打算掩藏笑里悲伤,“而且母亲有偷偷看过你啊,她回来时高兴地和我说,你哥哥挥剑终于有点模样了。她那个模样完全不像第二天要上战场的人。”

“所以你一直知道,我们是兄妹?”

“嗯。”她咧嘴一笑,但我能看出里头的强迫,“不用问了,母亲不让我说。痕不是一心想着天下吗?她觉得告诉你后你会分心,剑也会握不稳。当然,现在师父认可痕了,所以可以说哦。”

她一扫方才沉重,回到俏皮的模样。

“已经不是一心想着天下了。”我轻声说。

“啊?”

“没什么。”

“那么,痕,趁这个机会,我想和你做个约定。”见我出神,秋水嘿地一笑,突然勾住我脖子,将脸拉近。她伸出手,食指抵在我唇间,全然不顾我火烧般脸红:“别说别的,快点答应。”

“你还没说内容呢……”我小声嘀咕。

“哈?”秋水手臂用力,将我往下拽,“反了你了?快给我答应!”

“……好。”我答道,脑中逸散着秋水身上清香。她不算重,压在背上也只觉微微异样,但给我一种踏实的触感,就像顶着只富态的猫儿,沉甸甸的但不算费力。像是察觉了我的想法,秋水眯眼,把嘴一撇,满脸不悦:“喂,秋痕,想这种事很失礼哦。”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抬起头,秋水整个身子向上挪了挪。

“你这一脸贱笑看不出来才有鬼吧。”她一脸鄙夷。

不等我辩解,秋水忽然拥了上来。龙袍褪去后她只穿了件衬衣,身体紧贴在我胸口,温暖而清爽。“秋痕,答应我,莫杀生。切勿因一时冲动,而剑指大衍子民。”她说这话时将头埋在我耳后,声音严肃却如星光入眼,让人不经意间放松下去。我只觉一阵恍惚,右胸发凉,隐隐震颤。那是秋水平稳的心跳。

困意突如其来,逐渐剥离意识,安心的氛围将我拉入深潭。

“好,那便依你的,但面对外敌,我绝不会手软。”迷糊中,我笑出声。

脑后传来秋水欣喜的“嗯”,却像在低声啜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