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十八)

  • 沙散留痕
  • 白色弧离
  • 2053字
  • 2022-04-23 18:58:16

“云姐,嫁给我好不好?”是少年稚嫩的声音,他大概只有十岁出头,一身精致服装,短发勉强够到耳。

“行啊小池,敢调戏你云姐?胆子真肥。”少女放下剑,反手给了他一拳,“想娶你云姐,等当上皇帝再来吧。”她声音爽朗,像三月下半的阳光。

“好啊,那我们一言为定。”少年没有生气,反而高兴的伸出手,两根小指勾在一起,一只稚嫩,一只已有了茧。眼中映出一对通透的黑色眸子,他微微发愣,忽地笑道:“等着瞧吧,云姐,你将嫁给大衍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

“云姐,咱什么时候成亲啊?”先是辫子晃荡,少年从门口边探出头来,朝她喊道。

拜刻苦求学所赐,他的才能令父亲也感到惊讶,年仅十五便被传以皇位。少女腰佩长剑,低头收着行礼,银白色剑鞘撞上铃铛,回响清脆。

“急什么啊?你云姐还没把这‘南柯’学成呢,再等几年呗。”她拍拍手,扛起行李,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我走啦,要好好加油哦。”她头也不回地走出房间,顺手拆了刻着自己名字的门牌。少年看着她一步步踏出宫门,轻叹口气,眼神随即坚定无比。

“好,我等着。”他说。

“哇塞小池,几年不见,你长高了诶。”身披甲胄的女子摘下头盔,毫不忌讳满朝文武仍站在身旁,“没想到你这么年轻就和老爹一个德行了,让姐看看弟妹长啥样……”她眯起眼仔细打量龙椅上的那名男子,再将目光投向他身后,昂首找着什么。

“诶,人呢,你不是说你娶亲了么?”女子满脸疑惑。

“咳咳。”年轻的皇帝轻咳两声,将及腰长发捋向身后,却缓不下两腮潮红,“朕说的是,朕准备娶亲了。秋云,你听话还是老听一半。”

“行行行,快把准弟妹带出来瞅瞅。”她无视男子的说教,“别和我一口一个‘朕’的,小心姐揍你哦。还有你那头发,跟个娘们一样。”嗓音还是那般爽朗,只是女性的声线更明显了些。有几名大臣欲出声谴责,却被高堂投下的视线堵住嘴。

“你不是已经见过了么?”他作出镇静模样。

“嗯?”女子歪歪脑袋,却被肩甲硌到。她毫不在意:“别打谜语了,把人带上来,姐还要去练兵呢。”

“哎,朕都不知道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秋池扶额,叹道,“那好,我今日当着百官之面再说一遍,秋云,你什么时候与我成亲?”

说这话时,他的脸愈发显红,到了龙袍也遮不住的地步。台下女子却还是一身轻松。

“哦对,好像是有这事来着。诶,小池,你那会儿真不是开玩笑?”她露出狐疑的表情。

“你是在怀疑我吗。”男子有些崩溃,嘴角微颤,顾不得自己身处朝堂之上。

“诶诶诶?不要哭嘛,你想娶亲现在都可以的。”

“啊?”他感到头脑恍惚。

“好多年前就说过了,我愿意哦。”她扫过身后百官,最后盯住那张发愣的脸,嘿嘿坏笑。

“秋池你个蠢货,居然给山贼抓了去。”秋云驾着马,男子紧抱住她的腰,老实听着数落。

“这不没事嘛……”他支支吾吾,“而且还捡了个能用的家伙回去。”

“我去,你心可真大,但凡绑你的不是只求财的陇帮,或是知道了你是皇帝,你以为自己能安然无恙?”她也不回头,只是骂着,“而且我听懂行的手下说,有些山贼老大,好男色哦。”

“咦?!”秋池的脸抽了一下,“云姐,快告诉我,你唬我的吧。”

“我会骗你不成?”

“那你差点就要刚新婚便丧夫了。”他脸色不太好,“我就说这种寨子,咋会有那么天真无邪的小男孩。”

“所以知道了吧,下次给我乖乖待在宫里。就你那防身功夫,我随便叫个兄弟都能暴揍你。”秋云闻到味般,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想出门等我回来再说啦,况且,你一个人有啥好玩的?不如让姐带你喝酒去。”

“你故意的吧?分明知道我不善酒力。”

“绝——对——没有哦,我绝对没打算把你灌醉带回房哦。”是拙劣的辩解。

“喂喂?”

“裕权还是出兵了。”秋池挥手叫侍从退下,脱去龙袍,坐到妻子身边。他看起来有些疲惫,但依旧用轻松的语气说道,“你只管休养,打仗的事交给我。虽说做不到御驾亲征,但那么多记录和兵法我可没白读。”

“这狗皇帝,时间挑得真准。”秋云靠在床头,骂道。战袍挂在墙上,银面积了层薄灰,隐约照出的绸缎下,她的小腹微微隆起。

“他绝对在针对我。”轮廓温软的脸颊气鼓鼓。

“云,别伤了身体,不值得……咳——!”秋池安抚道,坏笑着轻戳她侧脸,然后挨了女子一拳,“这不说明你已经厉害到能让对面刻意对付了吗。”他毫不生气。

“姐待不住啊。”秋云后仰,发出叹息,“这狗皇帝上任后就没干过几件人事,骚扰边境就算了,现在还直接出兵。我去,大衍和他裕权交好百年,真就说翻脸就翻脸。”

“当皇帝的,没几个不想开疆扩土。这次盯上大衍算他运气差了,朕一座城都不会让他攻下。”他眼含凶光。

“你那么狠干嘛,别老想着一个人拼命。”秋云努嘴,“小池,别勉强哦,先守好自己的命。丢了城池不要紧,把百姓先救出来,人平安比啥都顶用。城池什么,丢了几座,过几年我打个两倍回来还你。”还是那样霸道,但她罕见地面露温柔。

“放心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把自己的命看的比谁都重要。”他夸张地承诺,双手抡出个圆轻轻搭在秋云肩上。

“哦?看得比我还重?”

“不一样啦,这俩不一样。”男人即答,抬起眼神,直面妻子那对金色眸子。

“云,你要记住,你在我生命里占了很大一份重量。”他沉声道。

“呵,嫌弃我胖了是吧?”

“小的不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