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十四)

  • 沙散留痕
  • 白色弧离
  • 2105字
  • 2022-04-23 18:59:21

“圣上仍在人世?”杨千帆沉默片刻,“你我应亲眼见过圣上遗容,心脏被逆贼刎去,又怎能活得下来?”

“拜其所赐。”我改用那讽刺的称呼,“秋家人身死之时,血熔之金会瞬间固化。而秋水的‘遗体’仍是血肉之身。仅是‘心’被夺去,并不能证明她的死亡。”

事已至此,我已不再去管所谓的礼节。在找出刺客面前,形式这种东西,只会碍手碍脚。

“那圣上龙体该如何安置?”杨千帆更换措辞。

“见你之前,我已将她带回泠山,那有一个洞窟,常年冰封。”我皱眉,“没有师门认可,旁人绝不可能跨过那块碑,擅入打扰。”

“关于秋水的事,不消你费心,你只需说明白你愿不愿意帮我,去寻那刺客。”

我沉声道,长剑出鞘。

杨千帆没有应答。

“杨阁主,不如就告诉殿下吧,关于你调查到的东西。”一个女声打破沉默,是若璃清脆的嗓音。她站在杨千帆身后,微微躬身。

“璃儿,我说了,那只是一个推测,我们还没拿到证据。”杨千帆皱眉,对若璃突然地插嘴表露不满。

“可那是殿下的胞妹,殿下有权知晓此事。”若璃坚持。

“也就是说,杨阁主,你有了眉目,却不愿意诉诸于痕吗?”听着他们对话,我冷眼向杨千帆,问道。

“不,还不到时候。”他轻声道,眼中漾着飘摇不定的光。

“那何时才是时候。”我压下一股上涌恶意,狠狠道。

杨千帆无言。良久,他低声叹气。

“痕殿下,在展示之前,我希望你能理解,这只是一种推测,并不代表事实便是如此,刺客也藏匿在其之上。”

“我自有分寸。”

他深吸一口气。

“神建造了他自己的都城,却在竣工后悄然离去。他操控铁索将城市嵌进天幕,化作第二轮皎月守护大衍。”杨千帆正坐,念出一段意味难明的童谣,“这是大衍土地上口口相传的故事,殿下理应听过吧?”

“师门没有睡前故事的传统。”我答。此时我方才意识到,师父的藏经阁内诗书何止千本,但关于神话故事的我却从未见过。这或许,便是秋水从不信神的缘由。

“殿下……果真如传言般自幼刻苦修行……”男人歪歪脑袋,拽了下嘴角,“不过殿下饱读经书,对于民间传说源自何处应不陌生吧?”

“现实。”我疲于回应奉承,“有人在高处筑起琼楼,夜间灯火有如明月。”

“不愧是殿下,说对了一半。”他打了个响指,若璃递来一张薄纸。那是幅真实到诡异的画,浮空巨物跃然纸上。铁砌作高墙,铜铸就钟楼,城门深黑布满金纹,被铁索牢牢拴在高天之上。它底部是一个下沉的锥形,云雾向它聚拢,在四周盘旋。

“这是?”我被这庄严的建筑吸引住目光,问道。

“这是我利用‘凌霄’看见的画面,从圣上的笔记中我们得出,它的名字叫‘丰城’。”

“它并非建在高处,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拔于天空,笼罩整个京城。”

我默默看着这幅画,看着画中这座城。

我想起初入京城至今与多少人谈论过的空中层云。它究竟,在那里悬挂了多久?

“所以,这是什么?”

“圣上被夺去心脏,伤口平滑不像刀剑所伤。查遍古籍,有可能的只剩白家控线之法。而白家常年隐居北境,临雪国与大衍也尚未建交,我们目前已知在外且能接触到的白家后人只有一位,他就在丰城之上。”

“你怎会知道的如此详细?”我眯起眼睛,试图从他脸上找出缘由,“怎么,你认识他?”

“姑且算是。”杨千帆大方承认,趁我拔剑之前继续道,“应该说是圣上认识他,在痕殿下入京之前,我曾引他进宫觐见。”

“他找秋水何事?”

“是圣上寻他有事。具体托付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那么,你去过丰城?”

“没人去过。他只说他住在丰城,我当时甚至不知丰城在哪,只道是不为人知的小国城市。”

“好,那便详细说说吧。”

“殿下当真要找他?”

“当真。”

与大衍子民不同,秋水不信神。她以凡人的身份,担起帝王之责,凭借自己的一双眼去注视这个国度。她看得见座下生灵悲喜,却看不尽世间众人生息,更避不开来自身后的恶意。正如颜鸣升所说,秋水终究不是神明。她无法独身撑起大衍万民,也无法得到每个人的认同。

“我会去丰城。”心中升起忿恨,我缓缓道,“若那白家人便是降下灾祸的‘神明’,我便取了他的命,拆了他的城。”

“殿下…...”杨千帆似乎想要劝阻,目光却撞上一对金瞳。他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从腰间取下一块棱角圆滑的镜片,递给我:“那请殿下带上这个,以防不时之需。”

我接过镜片,它被红绳锁着,我将它挂到胸前。

杨千帆领我出城,登上那山的顶峰。

铁索横亘,穿破京城上空永不消散的层云。

“这上面,便是丰城。”他指向那贯通天地的造物,“白家人以技为尊,愚弄重力并非难明之事。但庞大如这种规模的浮城,望穿历史也实属罕见,能与之相比的,大概只剩传说中深埋北境的那座‘神殿’。痕殿下到了上面,一定要万分警惕。”

他解释道,检查好我胸前锁住“凌霄”的红绳,凑到我耳边:“痕,善用自己的血,但别依赖它。”

善用血熔之金?这东西除了御刀控剑,还有别的用处不成?血液遇物即焚的场面恍惚过眼,我打了个寒颤。

杨千帆向后退去,同镇守山腰的将士交代任务。若璃端来一壶酒,替我斟上。

“秋痕殿下,若璃有最后一个忠告:不要轻易相信白城的说辞。”她递出杯盏,低声说道,“其实杨大人就曾被白家人蒙骗,只是至今仍未发觉。”

“好,谢过若璃姑娘。”克制住直登丰城的冲动,我将酒饮尽。感受不到酒味,只有浅浅温热。

“也谢过杨阁主,助痕行寻仇一事。”我转身向他作揖。

“殿下不必如此。”他没回头,背影立在远处,“请务必平安凯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