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背后阴谋

这些妖物有一些恐惧的状态。

范同就已经知道了,他们恐怕是惧怕此事了。

但是现在又在装模作样的,实属让人觉得非常的嫌弃。

“我……”

看来这个狐妖是想说实话的,但是很显然对方早已经惊叫察觉到他的意图了,但他刚刚要说出几个字的时候就已经把他给搞了。

“既然不愿意从实招来,那我也就没办法了。”

范同在整个小渔村辗转了一圈。

总算是发现了对方所隐藏的一个位置。

躲在这一个小小的角落,能够成什么气候呢?

竟然是一个蛇妖。

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修炼百年之灵力。

但是他为什么要介入人类的一些纷争之中呢?看来是有些人受益的,或者说他想从中去得到一些什么。

反正从目前看来。

他们都跟这些鬼魂是有牵扯的,所以也算不上是什么好东西。

“来了?”

对方得意洋洋的开口。

看来这个蛇妖并没有被其他的一些东西所困。

他所利用这个海妖目的就是为了去让这些冤魂能够替他做事,这玩意儿一个个都开始称王了?

着实的晦气。

谁要的攻击力非常的强,而且它的毒性极是一旦触碰到某一些冤魂之后,对方恐成受不住这些毒气就会灰飞烟灭。

所以也就让他开始继续张狂起来。

甚至还为所欲为。

“掉入水里的那三个尸体是你做的?”

范同冷冷的问着。

对方点了点头。

没有任何的顾忌,因为他本来就是把这三个人给害掉,而且他看得出来,对方基本上没有活着的希望,还不如助他们一臂之力。

“你之前跟狼妖一族有仇,在此之前你受到了狼妖的迫害,所以迫不得已躲在了这个小渔村里面,后来你想恢复自己的腰力,只能够走一些捷径?”

范同突然之间把所有的一些真相都摊开了说。

对方茫然了。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本身还觉得处于一个优势的地位,现在彻底的被某些人给拿捏了。

“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你觉得今天你能够逃得出去吗?”

范同突然之间,话锋一变。

果断的出手。

蛇妖后退几步。

迅速的吐出了蛇信子。

释放大量的毒气。

很显然这些东西对范同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作用,他只是觉得眼前雾蒙蒙的一片很快,那些小纸人已经把这些东西给驱逐清了。

“想跑?”

他迅速的过去。

瞬间移动让旁人都还没有察觉到范同是怎么过去的,就已经发现他的踪迹不见了。

“赵吏,你直接去小渔村后面的那个山上等着它。”

突然之间跟身后的这个人说了几句话。

对方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凶险。

等他发现的时候才震惊不已。

原来对方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红色的纸鸢一直能够跟踪蛇妖的下落。

不管他跑到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控制住,更不用说他现在搞了这么多的一些事情,难道还想有任何的退路吗?

太过于天真了。

“你……”

他还想再开口去说几句,但是很显然红色的血光已经沾染到了他的身上。

铺天满地的毒物已经倾盆而出。

蛇妖毁灭掉了。

这这一次可是什么都没有得到。

但是罗媚娘对此并没有去劝阻他。

“少主,这家伙的做法实在是很可恨,只不过他的出现和地府之间是没有任何的关系,不过是节外生枝的一个小妖物而已。”

也是在提醒他,没有必要会为这些小事浪费时间。

但范同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小问题。

纵容他们这些妖物继续在这城市中去作乱,岂不是会让很多一些无辜的人白白丧命。

而他们甚至还可以找一些替罪羊。

这都是不行的。

蛇妖一灭之后,海妖的阵法也被彻底的破除。

他迅速的离开到了这个地方。

也该明白他们这些东西并不属于此地的,没必要继续的挣扎。

只会让某些人更加的嫌弃和厌恶。

“怎么?你们在观望些什么?”

赵吏似乎一动不动。

“刚才意识到这个蛇妖几乎有百年的功力,为什么可以一招制胜?你现在是到达了什么境界?”

原来对方已疑惑的是这一点。

他并没有详细的去说。

有些事情说的太明白了,反而对任何人都是不好的。

“安排你去查的,关于地府现在的具体情况查清楚了没有?”

范同冷冷的问着。

可不是想听他在这里去问东问西。

有些事情必须要做到一个合理的改变才行。

“有,十面阎罗出现了,两者之间的纷争已经有上千年了。现在地府的归属权还是处于一个比较混乱的时候,也就导致这有很多组织不断的崛起。”

这就有些意思了。

范同甚至很想找一个契机,跑到地府去搞一波。

但他现在还并不着急。

有些事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断然出手的。

“少主,精神病院那个院长又在搞活了?他刚才潜入到你的房间里面去翻阅了几本书籍,上面有一些你所写的文字。”

罗媚娘迅速的检测出来。

这对方的手真的未免也太长了点。

看来有些事情让他们按耐不住了。

“既然这个地方的院长想看,就让他好好的看看,谁知道他会不会做出来一些比较夸张的事呢?”

范同倒是一脸的平静。

因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小纸人也早早的回归了。

“对了,吴局最近可能还有一些头疼脑热,记得找人去看看他。”

特意的去叮嘱了旁边的一些人,让他们能够明白。

这家伙需要的是更多人的一些羡慕和恭维。

也算是满足了他的那些虚荣心。

“少主,你怎么对待一个一事无成的家伙,这么的用心,他看起来并没有能够帮助你现在反而实在不行得去给你找麻烦?”

何大姐这个时候也是吐槽了几句。

这两个人怎么整日都在搞这波事情。

太奇怪了。

“你们不懂,他的存在可不仅仅是一个无用之人。”

范同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不便多说,只需要能够明白就行了。

说的太多了,反而还会引起某些人的误会。

只不过现在回到精神病院里面,岂不是能更好的看见院长在偷偷的去查看他的那些柜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