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千年冤魂鬼王

“你们两个人怎么不进去议论一下,这地府跟我到底有什么样的牵连?”

范同冷不丁的说着。

“少主,那对方的力量实在是太强了,我们也不可能会知道的那么齐全。只不过地府现在貌似内部也发生了一些混乱,很多的人好像都想从此离开。”

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最起码不用直接的跟地府为敌。

出了什么差错之后,他们也能够潜意识的有所认知。

“是吗?”

果真是愚蠢。

范同手中的纸人术法,已经升级到了六品。

可判阴魂,诛厉鬼。

他只是他突然感觉到了好像附近有片区域上空汇聚了大量的黑气。

旁人是没有意识到这一大团的黑气,其实是有危险扑面而来了。

其他人倒没有明白这里面的一些问题。

还存在一定的疑惑。

“你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直接安排让赵吏快速的出面。

毕竟如果真的只是一些鬼魂的话,那他就可以轻易的去解决了,没有必要亲自的出手。

赵吏点了点头。

接到了秘密的传音之后。

才总算是发现了那一条路,正是他们之前斩杀掉梦魇兽的位置。

所以这个梧桐路35号。

必然还存在着另外的一些秘密。

大量的一些黑气聚集,就足以说明此地的一些阴魂在作乱。

赵吏迅速的感觉到了力量的涌现。

只是看见那几个黑色的影子,并不知道对方是在搞些什么。

他的力量还没有到达最强大的地步。

也就是说他现在搞不定这些玩意儿。

“的确有一些怪异之事,只是我现在无法去判定到底是何人指示?”

【鬼王乃千年冤魂所成,其统领一方孤魂野鬼。游荡的阴魂没有被地府收走的,大多听从鬼王派遣,和其他梦魇兽合作,妄想走出废弃工厂的封印阵法。】

范同明白了。

看来这一次对方可是气势汹汹的。

如果是梦魇兽的同类,那释放出来的绝对不是大量的一些黑气。

而且也在不停的去吸收某一些人身上的阳气。

这不太对劲。

他一瞬间转移到了此处。

确实看见了一个庞然大物,凝聚在半空之中。

“吞天兽?这家伙之前跟梦魇兽的关系很好吗?”

范同自言自语的说着。

“少主,他们是属于同一个地方管理的,既然听说了自己的同伴被杀害了,可能这一次是过来报仇的,只是这个吞天兽现在的这个终极有些古怪,他应该不是一个人来的。”

阴气极重。

恐怕是把鬼王也给招惹过来了。

这家伙的手段还真的是让人觉得有些离谱了。

“知道了。”

这片梧桐城区的鬼王,据说是拥有了千年的力量。

一直沉睡在底下,从来没有被别人给唤醒过。

现在突然的出现恐怕是跟这个吞天兽做了一些交易,难不成是以为他从这个地方出来之后就不会被直接派遣到地府吗?

不用去接受那些惩罚。

实在是可笑。

“这一片区域不是你们一直想要去寻找的鬼王吗?”

范同冷不丁的对旁边这个人说着。

对方点了点头。

确有其事。

但因为之前的一些缘故。

后来就变得没有人再去提过此事。

不过这也是属于正常的。

双方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

也该稍微有一种清醒了。

“还以为是什么人,区区的一个人类,还让鬼王我亲自出面?”

远远的看见了黑色的雾气弥漫,鬼王一身绚丽,光彩夺目。

这是学的什么技能?

穿的花枝招展的,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一些无奈。

“不是我说,这家伙有些中二?”

“可能他沉睡的那一段时间刚好流行非主流,所以也就一直穿着这一身服饰并没有更换。”

两个声音一直在范同的脑子里面争执着。

他只是听了一下而已,也觉得有些可笑。

不过鬼王的力量的确是有些凶险的。

虽然只是一片区域的鬼王,可是他却能够去撼动这附近很多的一些阴魂的出现。

若是同时的召唤出来,他可能还会有一点,应接不暇。

“是吗?”

对于嘲讽范同,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两个字。

一股吞噬的黑气力量顿时直冲冲的朝向了他。

范同巧妙的躲开。

但眼前这些黑色的利剑,再一次的冲击到他们的身上。

看来鬼王是痛恨杀手。

“你不会以为跟这个兽类做了一个交易,就可以免去地府的制裁了吧?”

范同漫不经心的嘲讽着。

对方似乎有一些愚蠢。

“不是。在底下被关押的时间太久了,想出来透透气,顺便再解决了你们这些杂碎?”

鬼王恶狠狠的说着。

范同手中的纸人已经全力的去进攻了。

但是根本无法去标记对方。

也只能够相互之间的切磋几下。

“你们两个倒是出个主意呀?”

“少主,没办法,我们不能够提醒你赶紧突破一下吧!”

罗媚娘迅速消失。

完了。

赵吏在一旁看着双方的争夺。

明显能够感受得到范同是处于下风。

还以为要出了大事的时候。

突然之间。

一股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

血色纸人瞬间升级为纸鸢,无数把红色的血光之剑。

直接的封印在鬼王的身上。

看着他无所适从的挣扎模样。

“这是什么?怎么可能有人类能够抵抗得住我的千年鬼力?”

鬼王难以置信的说着。

可是他现在被束缚住了。

根本无法去挣脱。

甚至觉得自己现在浑身的力量都没了。

“吞天兽,你在观望什么?赶紧出手?他刚才已经承受了我七分的力量,现在也只不过是强硬的把我给困住。”

鬼王愤怒的说着。

但是面前的这个吞天兽似乎是无动于衷。

他不是不想去帮助面前这个鬼王,而是自己不知道受了什么原因,竟然被定到了此处。

刚才他在动手的时候就立刻的让纸鸢施展术法。

他们两者被困在此处。

“或许应该把你们给放出来,毕竟这地方也不是你们可以去居住的?”

范同冷冷的说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