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赊刀人
  • 赊刀神婿
  • 刀十九
  • 1984字
  • 2022-04-24 09:31:15

我出生的时候,我爷爷便戳瞎了自己一只眼睛!

他说这是在保我的命!

九指摘星,千卦不落,说的就是我爷爷。

风水相术,天命赊刀,是我家祖传本事,爷爷更是家族中最杰出的一代,一生发刀三千六百把,无一不准,恩泽苍生功德圆满。

毫不夸张的说,爷爷就是玄门术士中的传奇,是无数术士心中的信仰。但也因此泄露天机,要遭受天谴!

绝后!

这天谴落到了我身上。

我妈刚生下我便大出血死了,跟我同一天出生的婴儿全部夭折,医生从血泊中抱出我的时候,任凭护士怎么掐我我都没有哭声,后来她们才发现,我当时根本就没有心跳。

后来是爷爷以赊刀医字术,硬生生戳瞎了自己的一只眼睛,我才活了过来。

因此爷爷为我卜了一卦,只得到了八字批语。

“赊刀天谴不过十八。”

说的便是我,所以爷爷给我取名王十九。

尽管爷爷平时说我是个讨债鬼,但从这个名字便清楚他老人家对我抱有多大的期望。

在我六岁那年,爷爷做出了一个决定,玄门五仙之一生平注定赊刀三千六百早已经功德圆满,封刀禁术的天卜鬼算王陆。

将犯禁赊刀,向人间赊出第三千六百零一刀!

那一天,人口不过七十的小山村挤进来一千多号人。

龙蛇混杂三教九流,只要是收到风声的人都来了,他们挤在门外恭谨的诉说自己的请求。

“汝南周氏,前来求刀。”

“陇西李氏前来向天卜鬼算求刀,不计代价。”

“东海陈氏前来求刀。”

“墓王冯天生前来求刀。”

……

从没见过这阵仗的我瞪大了眼睛,拼命的望着门外。

然而无论是谁也没想到爷爷却把他犯禁的一把刀赊给了一个红衣小姑娘。

这一把刀,可保其家财万贯,但到时候必须要分一半给我,同时,要将小姑娘嫁我为妻。

后来听人说,那小姑娘和他老爸是路过的,只是见所有人都往这赶,以为这开席了,打算来这看看能不能白吃一顿。

第二天在我家住了一夜的男子抱着自己的女儿在我家给爷爷磕了九个头,磕的头皮撕裂鲜血四溅。

男的叫夏林,小姑娘叫夏诗韵。

也是从那天开始爷爷开始教我赊刀人的法门,而也就是从那时候爷爷身上开始长疮。

他老爷子笑着和我说:“玄门上千年都难出一个天谴之人,咱们赊刀一脉有脸了一下出了两。”

一个是我,一个就是赊出那犯禁一刀的爷爷。

九年的时间,爷爷教会了我赊刀人的所有法门,山医命相卜五术,纳音乱五行,八卦咒印。

当我能融会贯通这赊刀一脉的三大绝技后,爷爷终于点头答应让从没出过家门的我在村里转悠了。

也就是这一天成了我人生中最后悔的日子。

赊刀人在久远前也被称为“卜卖”,靠的就是一手卜术纵横江湖,而后又渐渐创出山医命相与赊刀卜术合成五术,其次还有纳音乱五行以及八卦咒印共三门绝技。

神鬼之说,逆天改命在常人眼里是不可触及的存在,但在赊刀人手中却是吃饭的本事。

我刚刚学成自然大有一种江湖传说从此开始的感觉,希冀着以后也能像爷爷一样混出个五仙的名头,因此当我看到同村的村花翠芬的时候,我就知道大展身手的时候来了。

翠芬是村里的村花,那可是方圆十里八村小伙的梦中情人,我自然也不例外,不过比起同龄人,之前的我只能趴在家里的墙头上,看着和别人一起上学放学的她,心中羡慕的紧。

“翠,翠芬。”

我有些羞涩的叫住从我家门前过的翠芬,她回头看向我惊喜道:“你,你是天天爬墙头的那个王十九。你能出门了!”

没想到她居然记得我,我激动的点了点头,见她抱着东西,忙问道,“你是要去哪?”

“去给俺爹娘送饭呢,他们在河边打渔,我去看看有多少到时候给你送一条啊。”

她笑着对我挥挥手,笑容清纯如风撩动我的心,我紧张的点了点头看着翠芬远去,却看见她身上渐渐浮出一层红色的气。

人自出生便有气,玄门术士以占卜之法可望气而知人未来。

紫金为贵,红黑为兆。

红气一出便是有凶兆,我急忙深吸一口闻道一股辛辣味,舌尖传来涩感随即冰凉。

“味辛而涩,征兆为凶,冰凉之感,为水祸”

“红为离为火,人去北方为坎,得卦火水未济。”

我急忙追上前去,脑中飞快运转,火水未济,火在水上此去无利,但翠芬是去河边,坎为水。

又一个坎卦,坎水克离火,水涨火灭是死相!

“翠芬等等!”

“咋了?”

看出翠芬身上的死相,我急忙叫住她,“现在几点了?”

“两点二十了。”

翠芬看了眼手腕上的廉价手表对我笑道:“怎么你要去做事?”

“倒也不是。”

我嘿嘿一笑,当下直接伸手抢过翠芬手里的饭盒撒开脚丫子就跑。

“诶,王十九你干嘛!把饭还我!”

翠芬急忙在后面追我,我心中快速计算着,离为火为三,只要拖到三点,就会有天时之应,那时候翠芬再去河边,天时在上河水在下,就又是一个上离下坎的火水未济卦,到时候就无忧了。

“王十九把饭还我,我又没惹你!快点啊,我爹娘还等着吃饭呢!”

身后翠芬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我心中暗道:“抱歉了翠芬,为了你的小命我只能这样了。”

“王十九我讨厌你!”

翠芬追了我大半天没追上,最后哭了起来。

我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就把饭盒放到她脚边,然后逃也似的跑回了家。

心中雀跃不已,这就是为人逆天改命的感觉吗?太他妈爽了!

沉浸在学以致用的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算错了!

就在这段时间,翠芬的妈妈淹死在了河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