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我穿越进金庸x
  • 毒国盛
  • 2177字
  • 2022-04-22 16:17:59

云家家大业大,云涛不相信会只有一个武将四段的云天,一定存在武侯强者,在暗中坐镇整个云家,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一个大家族的积累,一定少不了树敌,难免有些到达武将境界的高手来找茬,如果单靠云天和三位武将一段的长老应付,云家早就覆灭了,即使不覆灭,也一定发展不起来,必定整日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如果有一个武侯坐镇,情况立刻就不一样了,武侯的威慑力实在太大。

云涛其实并没有彻底毁灭云家的打算,他只是想杀掉几个人而已,所以云涛绝不愿意正面对抗武侯,一旦武侯出现,他就立即远遁。

突破武将带来的喜悦很快就被饥饿感冲淡。云涛还是**凡胎,不吃饭是肯定不行的,二十天的饥饿感叠加在一起,云涛顿时很不好受。他收拾了一下屋子,就立刻翻墙出去了。如今他已经突破武将,即使是武师境的护卫长也根本发现不了他。

再次来到大街上,云涛先是找了一家餐馆,点了十几样菜猛吃了一顿,然后就直奔魔导车站。坐车去了姜先铺。

到达的时候,姜家的人已经准备好了六十公斤的水幕金,存放在一个廉价卷轴内,云涛凭借字据取走了卷轴。

回到家中已经是十二点了,正是家人用餐的时候,云天他们都聚集在议事厅内用餐,估计正和萨曼莎小姐聊得正欢。云涛利落地回到自己的小院落里,一进屋就取出三个储物卷轴,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炼制傀儡了。

打开一次性储物卷轴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撕破它。云涛撕开第一个卷轴,一块一人高,齐腰粗的蓝色铁矿石,以及一块水桶大小的武钢石原石凭空出现;撕开第二个卷轴,一大堆红色的小草、黄色卵石和半透明的晶块掉落在地上,很快堆成了一座小山;撕开第三个卷轴,地上只出现了一块人头大小的暗金色矿石,还微微有点发绿,正是水幕金。

看着这些材料,云涛嘴角上翘:“看来又得重操旧业了。”

他平复心情,盘膝坐在地上,先是结了一个奇怪手印,然后口中默念出一长串口诀:“Universal element of nature, earth, water, fire, wind, it gives me strength!!”忽然,他双手高举,低喝一声:“大磨铣术!”突然间,屋子里像刮起了一阵飓风,所有的金属材料都被卷上半空,在半空中飞速旋转起来,云涛遥遥的用手一指,一块半圆形的武钢石立刻被从原石中剥离下来,他伸手接住,随即又是一指,切下一块细长的蓝铁……他双手动作快如闪电,无形的刀芒在半空中飞舞,金属材料被越切越小,越切越多,越切越光滑,越切越规整,逐渐显示出许许多多零件的样子。

半个小时后,云涛重新坐回床上,看着地上大大小小数百个零件,感觉有些奇妙,好像又回到了当傀儡宗师的日子。当年一边在太空中遨游,一边挥手间把星际陨石剁成零件,好不潇洒。

“下面呢,唔……”云涛沉吟了一下,再次结印念咒,“Kolb, forbsp;strength, great idiot, now give me the ** off, the a temple,大炼金术!“所有切割好的零件如同得到号令一样,再次悬浮起来。”铰链,钢珠,滑锁,炼!“三个零件飞上半空,连接部分快速熔化呈红炽状态,然后按顺序连接起来,组合成了一个肘关节。“外部护甲,焊接!“三块弧形外壳边缘瞬间融化,毫无缝隙的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只小臂……

不知过了多久,中途休息了多少次,直至某一天早上鸡鸣报晓,云涛才终于跌坐在地上,满意的笑了。此刻他面前坐着一个和自己一样高的“人“,这个”人“披头散发,脸上有许多条纹,面目狰狞,一口獠牙,还长着六只手臂,以及一个托在腰上的金属囊,十分怪异。这就是蚁人了。那些头发是云涛突发奇想,用床上难看的黑色毛被剪成条做的,而那个囊中装的就是已经配制好的十公斤C1炸药,爆炸起来足以把半个云家夷平。现在就差最后一道工序,就是用水幕金将整个外壳加工成金铁合金,那样蚁人的外壳强度就足以抵抗武侯级别的攻击。

云涛现在实在是太累了,恨不得马上睡一觉,这样的状态肯定是不适合继续工作的,但云涛不敢停下,这段时间他一直关注着家里的动向,萨曼莎已经走了,还带走了云鹏、云华腾和云敏,云天现在已经把注意力转移了回来,发现他还活着后,三番五次派人来“探望”他,他觉得云天已经在怀疑他了。他倒不是怕云天,只是怕那个藏在暗中的云家武侯。

盘膝修炼了一会,云涛强打精神,再次使用了大炼金术,将整块水幕金熔化,覆盖渗透到蚁人的外壳上。经过这道工序,外壳看上去多了一些淡绿色,感觉越发光亮坚固。现在,蚁人终于制作完成。整个蚁人高二点一五米,重两百六十公斤,武器有折刀,钢针,尖刺,利爪,獠牙和炸药,控制得当,足以抗衡一段武侯。

云涛欣赏了一会,从腰间取出一个一次性卷轴。上次去姜先铺的时候,云涛管掌柜的多买了几个储物卷轴,因为他觉得这玩意太好用了,前世的时候携带傀儡的难题,用卷轴可以轻易解决,而且他还有其他妙用。

云涛将整个傀儡收入卷轴,然后躺倒在自己的床上,美美的睡了过去。他必须要好好休息,因为醒来后,还有一场大战在等着他。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云涛伸了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感觉精神饱满,状态已经调整到了最好。他现在等待着一个契机,他在等云天自己找上门,这样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大开杀戒了。

起床之后,云涛破天荒的认真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然后推开门,出了自己的小院子,走向议事厅。议事厅的家族议事是在早饭之后开始的,云涛要先吃早饭。来到议事厅,家里的三公六婆,七姑八嫂,大舅二舅三舅之类的亲戚都正在吃饭,不同的人围着不同的餐桌,云涛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直奔云天所在的餐桌,挤进一个位置,然后开始大吃特吃,丝毫不在意同桌那些长老和供奉的眼光,甚至无视了云天。过了一会,他吃饱了,就坐在原位等待云天找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