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讹人,钱被卷走

第二天一早,萧潇打印了几份自己的简历放在包里,领着小宝打了一辆滴滴车,打算先带他去幼儿园,适应一天看看。

但一上车,萧潇总是有些心神不宁,手指一下一下点在自己的包上。

刚要忍不住掐指算算,抬头便透过后视镜看见司机师傅有些迷离的双眼,心中顿时咯噔一声。

“师傅您注意车辆,不要打盹!”

开着车呢,怎么还两眼迷离起来?!太危险了!

萧潇话音刚落,就见司机师傅一个激灵,顿时醒了神儿,心虚地扭头望了一眼她。

“小姑娘谢谢你啊,我这最近精神状态不怎么好……”

他还要再说些什么,萧潇突然向前倾身打断他,“师傅您小心点!”

接着一个急刹车,“嘎——!”

萧潇只见自己所在的这辆滴滴车擦着前面的黑色低调豪车过去,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借着惯性一把抱住小宝防止他栽下去。

车顿时熄了火,只见司机师傅满脸惊慌和懊悔,狠狠地抓了一把自己有些花白的头发。

此时前车下来一个西装革履面容干净的年轻男人,走到车窗前敲了敲,示意司机师傅下车。

萧潇见状也不由皱起眉毛,拉着小宝一并下了车。

“妈咪……”

小宝似乎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哭不闹,乖乖地抱着萧潇大腿,眼巴巴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位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实在对不住啊!”

司机师傅低垂着脖子,一双眼睛微微发红,恍惚不定,脊背像被一块巨石无情压弯。

两只手不安地交搓,干燥起皮的嘴唇怯懦了一下,“这车……我、我赔……”

说到最后丝毫没有底气。

萧潇站在一边不近不远地望着这一幕,就见那年轻男人也是皱着眉头,颇有几分无奈。

“大叔,您别着急,这是我老板的车,我也不会坑您。”

他还算有礼貌,态度也好,“但是这车不便宜,所以赔偿的价格不会低。”

“多、多……少钱?”

司机师傅明显身体一僵,两只手紧紧抓着,很是紧张。

男人抿抿嘴,斟酌道:“两百万,叔这是我已经担负了一点的,不能再退让了。”

他也是往少了说的,因为明显能感受到这个司机师傅的窘迫,知道他可能根本还不起。

看着愣在原地的司机师傅,男人出声安抚道:“叔,这样,我老板还在车上,我们等会还要开个会议。”

“这是我的名片,我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私下解决这件事。”

他看了一眼萧潇母子,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相机把师傅的车牌号拍下,“您先把客人先送走吧,我后续再联系你。”

说完便转身离开,一分钟后,豪车被开走。

路边只剩下司机和萧潇母子,路上车辆往来,多少都会往这边瞥一眼。

看着司机更加弯曲的脊背,萧潇有些不忍心,出声安抚道:“师傅,您要不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我再另外打一辆车。”

就见他颤巍巍转身盯着自己,一双眼不知何时变得通红,挣扎的情绪一闪而过,最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

接着就变了一副强硬的脸色,“姑娘,我这划了人家的车也有你的责任!”

“要不是伱一叫我让我注意力分散,我也不会把人家的车刮坏!”

他嘴角都在颤抖,脸上强撑着凶意。

这是被讹上了!

萧潇顿时也来气了,当场开始理论起来,“师傅您这人怎么这样?!我是看您开车都要打盹了这才提心您的,要不是提醒这一下,这事故还会更严重!”

这件事她不带一份责任,怎么还想讹她呢?!

虽然知道这几天自己会倒霉一点,本以为顶多没有公司要她,但萧潇也没想到自己打个车还会被讹上!

“姑娘……”

就见这司机竟然直接朝自己扑通一声跪下,膝盖狠狠地磕在地上,“我求求你了,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呐!”

“我老婆生病住院,要花一大笔钱,我们家已经没钱了……孩子上学连学费都交不起,就靠着我这每天跑几趟车,赚点够糊口的钱啊!”

萧潇拉着小宝侧身闪开,他却不依不饶又对着她的方向咚咚磕起了头。

“您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求您可怜可怜我,跟我分担一半的钱吧!”

再次避开,萧潇沉眸看着司机。

他确实没有撒谎,这人额头灰暗无光,印堂发黑,眼圈青黑暗滞,近期运势极差,压力大,家中有女眷生病。

指尖没由来的发麻,萧潇眉头皱成了个川字型,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包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萧潇立马上前把司机拉起来,“师傅您先起来,我这边接个电话!”

示意小宝在原地等着自己,萧潇按下看着像是官方的一个号码。

“萧潇小姐是吗?这边是帝都横溪区公安局。”

还没来得及回应对方,电话那头便传来警察无奈的声音,“因为远心慈善机构倒闭,您捐赠的两千九百万被负责人王富卷款逃跑,这边只能先通知您,我们已经在竭力追查。”

“什么?!”

所以这便是她心神不宁的最主要原因吧?

萧潇深吸一口气,抬起左手就开始掐指算,“好的警察,我这边知道了,王富是吧?”

电话那头的警察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萧潇是什么意思,便听到她沉声道:“建议你们往西北方向找,他现在应该在X市,住在邻近河边的地方。”

“但不排除变动,估计会从X市往国外跑。”

喵了个咪的,就算自己发不了大财,也不能让这些钱被小人卷走!

想到自己卡里剩下的一百万,萧潇不由心虚,她给自己留点儿还不能吗?真要都捐出去,那跟打水漂有什么区别?!

还活生生把自己卖给了一个植物人……哦不,刚醒的植物人!

但显然对面的警察没有当回事儿,只是简单安慰了一下萧潇便挂了电话。

两千九百万啊!捐掉也就罢了,关键还被人卷走了!

好歹也算她正儿八经交换来的,萧潇肉疼到极致,一张清秀的小脸漆黑,耷拉着嘴角。

抬头便与司机师傅四目相对,萧潇心下一横,抬腿走过去张口就要拒绝。

“师傅,我……”也没有那么多钱!

话才说到一半儿,身后便突然传来一道极为刺耳的刹车声,萧潇心脏一颤不由扭头看去。

只见一白色车子朝自己飞驰而来,瞬间擦着她的帆布包边儿拱进绿化带里,这才堪堪停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