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不自爱的小男生就会变成烂根菜!

这可真刑啊!

谢桥都高三了,只要现在成绩稳定,高考肯定不会差,考个好大学未来可期。可现在被那死渣男搞成这个样子,成绩下滑的厉害不说,身体还生了病!

看着谢桥瘦弱的肩膀,萧潇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挫败感。

“自己不情不愿的事情,别人再怎么说,你再怎么喜欢他也不要做!”

“还有,经过这次也知道坏男人有多烂了吧?以后长记性,别再让人欺负了!”

谢桥虽然有父亲,但为了供她在帝都的贵族学校上学,普通家庭肯定承受不住。只能出去打工谋生路,在外面给她转钱。

自然会忽略对女儿这方面的关心。

萧潇能体会谢桥的感觉,小时候在孤儿院她性格稍软,小学初中的时候也没少受欺负。

但她有一天实在受不了别人的闲言碎语,一拳头冲上去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些人处处礼让是没有用的,他们反而觉得你好欺负。

之后高中除了有极个别的女生看不惯她非得挑事儿,她也直接回怼,并不会动手如何。

真正受到恶劣的言语攻击是在大学,有些人会明里暗里说她靠着这张脸就能过得很好,出去打工实际上是被人包、养云云。

如果她心里没有提起前树立好防线,很容易被这些言语伤害从而产生懦弱心态。

贵族高中里学生的家庭背景必然很好,很多被宠坏了的孩子说话从不会在意别人的情绪。

谢桥便是没有提前做好心理防线,整日里受他们言语攻击,从而产生自卑心理。之后对那种死渣男产生感觉也只是莫名的虚荣心作祟。

“发泄好情绪就别哭了,伤眼睛。”

说到底还是心疼这孩子,萧潇抽了两张纸给她擦擦眼泪。

小宝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总觉得现在妈咪好生气鸭……

他今天没拿着手机直播,因为萧潇说要带他去签合同,小宝记得合同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不能随便播出来,便给自己放了个小假。

萧潇恰好扭头看向小宝,母子两人目光相对。

小宝眼神一亮,妈咪终于注意到他惹!

可下一秒就看见自家妈咪突然皱紧了眉头,对他严肃道:“小宝,以后不可以欺负女生!”

“男生要自尊自爱,不自爱的小男生就会变成烂根菜!没有人爱!”

刚才两人的谈话小宝都在一旁听着,只是大概知道这个和妈咪坐在一起的小姨好像被男生欺负惹,还生了病,所以才哭得这么桑心。妈咪才会这么森气!

小萝卜头立马捣蒜般点头,“嗯!小宝以后不欺负女生!要有人爱!”

“小宝素妈咪的小白菜,要妈咪爱!”

当然还不忘表决心,“小宝要好好学医,以后要治病救人!”

听他这么说,萧潇的脸色这才好看起来。

小宝又颠颠儿地抽了两张纸垫着脚给斜桥擦眼泪,“小姨姨不哭,窝妈咪很厉害哒,泥的病很快就会好的!”

这下萧潇的脸色这才从阴转阳,今天斜桥的事情给她敲响了警钟。

这一方面,她得从小宝小时候就把他教育好,千万不能让他以后去祸害女孩儿!

谢桥还没想过一个四五岁大的孩子竟然会安慰人,被小宝这张可爱至极的小脸儿吸引了一大半注意。

哭了一半就忍不住把小宝抱在怀里,指尖轻轻戳着他白嫩胖乎的小脸蛋儿。

看她状态好很了很多,萧潇这才开口道:“给我纸笔,我开个方子,去给你拿药。”

……

交代了用药注意事项,萧潇领着小宝从谢桥的小出租屋里出来,差不多已经五六点了。

可她的心情却忍不住烦躁起来,脑袋里总是浮现出纪告云的身影。

要说前段时间萧潇对这男人有多上头,现在就有多少冰水从头把她浇到尾。

她怎么会觉得像纪告云这种要钱有钱,要权有权的男人会没有女人?!

就算这男人在怎么居家,再怎么洁身自好,但坐上纪氏总裁的位置便意味着会有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更不要说他那张脸和身材了,就算他是个穷屌丝也不会缺女人!

燕环肥瘦……哪个正常的男人能正襟危坐不受引诱?!纪告云肯定会有不少女伴啊!

带着小宝浑浑噩噩坐上出租车,萧潇失落至极,心里莫名的难受。

她还想着这段时间对纪告云下手呢……

这么好的男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她还想尝试一下,但现在一点心思都没了。

她萧潇只要干净的男人!

算了,她还年轻……但是真的好不甘心呐!

小宝当然感受到萧潇的情绪波动了,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闪烁着担忧,“妈咪……泥肿么惹?”

萧潇:“我怎么了?没怎么啊?”

只是还没露头的爱情被掐断了根而已!

回到碧水园,萧潇带着小宝一回来就和打算出门的纪告云打了个照面。

男人一身定制西装,尽显矜贵气质。

“伱回来了?我刚煲了粥,没有炒菜。”

纪告云侧开身子让母子两人进来,“今晚我有应酬,就不和你们一起吃了。”

扫了一眼他清俊的脸,萧潇垂眸躲开他的目光不去对视,“……好。”

“那就不给你留饭了。”

面上不表露什么,萧潇心里却知道他应酬肯定少不了女人,整个人更加失落了。

换下拖鞋匆匆去洗手间洗手,也不多说什么。

纪告云看着她着急的背影皱了皱眉毛,蹲下身看向小宝问道:“今天有乖乖听话吗?”

小宝立马点点头,“有!”

他可太乖惹!就是妈咪心情有点不太好……他得更乖一点!

见小宝并没有什么异常表现,纪告云也便放下心没多想什么,又跟自家儿子简单说了两句话,见萧潇还没出来的迹象,就只好摸了摸小宝的头起身离开。

听见关门声,萧潇这才从洗手间冲出来。“哎——!”

这男人不是还装瘸的么?就这么出去应酬了?!

跟小宝大眼对小眼,过了两三秒萧潇才意识到什么,脸色冷了下来。

果然,像纪告云这样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女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