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天台救人 生擒王富 怨种两千九百万都是她!

萧潇领着小宝一进门就傻了眼。

“萧大夫!”沙发上的母子两人立马站起来,男孩她认识,是任清河。

刘远也迎了上来,温和地对她介绍起来,“萧大夫,这是清河的母亲,陈悦。”

上次天台救人后,萧潇便没想过会再遇到过任清河,这出乎她意料。

但一看见刘远,她立马就想明白了这件事儿。因为当时她离开的时候,刘远还在揽着任清河的肩膀劝告着,想来陈悦赶来的时候遇上了。

“萧大夫!”

陈悦领着任清河走到萧潇面前,女人满脸感激,面上的表情做不得假,伸手要对她握手致敬。

“真是太感谢您了,要不是您,我儿子就……”

萧潇自觉伸手配合,握住她的手温声道:“陈姨,您不用这样,就算换一个人也会尽力救任清河的。”

刘满星很有眼色的把小宝领进自己房间,留一群大人在外面周旋。

上次被救后,任清河回家就大病了一场,直到过年前两天才好转,算是安安稳稳过了个年。

耐心听完陈悦的话,萧潇了然地点点头。她自然知道任清河回去会生病,毕竟冲着了,身体再怎么强壮也得生一场小病,更不要说任清河稍有些瘦弱的了。

陈悦是一个实打实的女强人,在公司里已经是一个高管的职位了,此时提起来任清河,面上就不由得浮上一层忧愁。

萧潇一打眼便看了出来,温声安抚道:“陈姨,您不用担心,清河他过去这一坎儿以后会慢慢变好的,您别看他现在身体弱,十八岁之后起运了身体慢慢就会变好。”

她没说谎,天台自杀那天也算任清河的一次劫难,过去就万事顺利逢凶化吉,过不去就……在那里结束生命。

一听萧潇这话,陈悦立即瞪大了眼,面上满是迷惑,无措地看向沙发另外一边的刘远。

就见他点点头,颇有几分自豪道:“萧大夫有真本事,既然这么说,清河以后一定没大问题!”

坐在萧潇身边的任清河抬手挠挠头,他那天也算见识到萧潇的神奇之处,一口气竟然就把他们家情况说得差不多,而且当时他就是觉得自己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下坠,像被人拽住了腿一样……

客厅里的一群人聊得欢畅,卧室里的小宝和刘满星玩得也开心。

哥俩两人有小秘密,刘满星知道小宝还在直播,极为体贴地帮他摆好位置,还教小宝如何熟练运用直播软件,如何找角度方位。

爸爸请看我一眼:【所以上次帝都天台的救人的就是孩儿妈?!】

小黄鸭:【是的呢~】

兔兔这么可爱:【天台救人、生擒王富、怨种两千九百万都是她!】

鱼鱼爱吃猫:【不仅仅这些,孩儿妈还能掐会算、还会医术!】

秃头小宝贝:【我是服了这女人,还有什么不会的?!有个这么省心可爱的儿子就罢了,本身竟然还这么优秀!】

柯基的小屁股:【通过上述总结,孩儿妈有事儿是真上!】

大侦探:【关键孩儿妈还有个纪蜀黍这种极品男人!!成功人士、有钱有权、温柔细心!】

评论区你一句我一句,渐渐酸了起来。

此时被留在别墅里的纪告云正在一边看小宝的直播一边工作,时不时地看一看评论。

经过上次,直播间的黑粉肉眼可见地少了很多,就算有一两个刚到直播间的键盘侠刚开口喷就被一群粉丝给怼了回去。

粉丝们举的几个例子来回在屏幕里滚动,吓得键盘侠们满脸懵逼,急忙退出去搜索相关内容,然后惊呼一声卧槽,灰溜溜跑回直播间看热闹,甚至很快在评论区嗨皮起来。

为了感谢萧潇和刘远,陈悦执意要请她们吃饭。

最后没有办法,萧潇给王桂芳扎好针后,大家便倾巢出动,一群人出去吃饭。

任清河稍微内向一些,也插不上大人们说话,索性主动看着刘满星和小宝。

这孩子明显对小宝的脸蛋儿觊觎已久,一跟两个小家伙套上近乎就一手揉着满星的小脑袋,一手轻轻摸着小宝白嫩嫩的小脸儿,对着刘满星道:“你得多吃点饭,太瘦了。”

接着又看向小宝:“你真可爱,长得和伱妈妈有点像……”

说完还肯定般地点了点头,五官虽然稍有差别,但是神似!

神韵很相似!

要说小宝喜欢别人夸他,就喜欢别人夸他长得像妈咪!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妈咪怎么也不相信自己是她亲儿子,警察叔叔就是说了一句他跟妈咪长得这么像,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之后他就被妈咪领回家惹。

现在听任清河夸他长得像萧潇,小宝别提有多开心了,张口就道:“是呀!警察蜀黍也唆小宝长得像妈咪!”

任清河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轻笑一声再次揉了揉小宝的脑袋。

饭桌上,萧潇都不用给小宝夹菜,任清河一个人就把刘满星和小宝照顾得妥妥帖帖,她只需要跟大人们安心聊天就够了。

一顿饭下来,萧潇对任清河家的情况也了解了个大概。

跟自己之前算得差不多,十三岁时父母离异,因为这一点任清河成绩下滑得厉害,虽然能卡着分数线上个不错的高中,但陈悦内心愧疚,花了一大笔钱托人找关系把他送到帝都的贵族学校。

毕竟任清河父亲在帝都也算有钱有权,为自己亲生儿子找些关系通融一下不算什么难事。

只是陈悦对任清河期望太高,希望他能在学校好好学习,把成绩弥补回来。

可谁知任清河的成绩并没有长进,尽管她耳提面命管得严格也没有丝毫进展。只顾着施加压力却忘记了儿子也需要一定的空间,忘记多给他一些关怀。

加上在贵族学校,任清河的校园生活并不算阳光向上,两方面的压力让他再也扛不住,一瞬间萌发了轻生的念头。

这不就来到了陈悦公司写字楼上的天台,想在那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其实内心还是在生与死之间极度纠结,却被那种东西控制了意念。好在萧潇及时赶到,制止了悲剧的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