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这才是真正的她

“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王富在慈善机构慢慢经营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捐款时突然爆发了欲望,他暗中划走一部分善款满足了自己的贪欲。”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王富越贪越多,身上的正能量越来越少,负能量围绕在他身边,终于有一天他私吞善款的事情被发现了,王富抽身跑路。”

“但小宝要知道,做好事会积累福报,做坏事就会相应的消耗福报。王富做了太多坏事,上天不会让他一直快活逍遥的,所以等他福报耗尽背不住这些钱财时,他便会面临横死。”

见小宝听得极为认真,萧潇接着道:“所以王富今日落网,看似绝望,实际上却给他留了一条生路。”

坐牢总比横死强。

“所以小宝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吗?”

萧潇其实并不会带孩子,只是最近读了几本关于育儿类的书,也知道这时候说的话小宝会记在心里。

就见小宝拧着小眉头坚定道:“嗯!小宝以后不做坏事!”

满意地点点头,萧潇颇有一种孺子可教也的赶脚。

就听见小宝接着问:“那妈咪,不做坏事,多做好事就会有钱钱嘛?”

不得不说这关注钱的点,和她莫名的像!

“这倒不一定,那还要看个人的努力和时机啊,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

“妈咪举一个栗子,你看纪叔叔他有钱,便是得了天时地利人和,顺势崛起。不一定他之前做了很多好事,可他又或许做了很多好事加快了他的成功。”

其实萧潇心里明白,纪告云这厮就是大富大贵的命。

但她不能直接跟小宝坦言,只道:“但是人活这一辈子,除了钱之外总有很多值得人追求的东西。妈咪希望小宝在以后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价值!”

“但无论怎样,小宝一定要保持一颗良善之心,有能力的时候就向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作为一个半吊子母亲,萧潇对小宝讲这么多大道理只希望他以后能做一个有德行的人。

看着她认真的小脸儿,纪告云微微发怔,心脏不知道什么时候棉花塞满,又软又暖。

“嗯!妈咪我记得惹!”

小宝点头应声。

直播间里的众网友们不禁感慨万千。

萌萌小萝莉:【说实话我之前从没想过善恶这一方面,只知道有些坏人活得逍遥,而有些好人却受尽折磨。】

鱼鱼爱吃猫:【所以说有些人做的坏事,不是上天不报,是时候未到!】

秃头小宝贝:【孩儿妈是不是要教小宝这一方面?我现在好感兴趣!】

不少人开始在直播间期待起来,想着能蹭一波萧潇的课程。

而萧潇猛地想起来刘蓉的孩子,匆匆扒了两口饭跑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小书包。

“小宝,你再跟纪叔叔吃一会儿,妈咪有点事情先回房间去!”

不等小宝和纪告云说些什么就转身离开餐厅。

虽然是意外导致刘蓉流产,但最后还是因为她的意念导致孩子的最终死亡。

这孩子已经具备了人形,母子连心当然知道是母亲不愿意要她,所以才不甘心缠在刘蓉身上。

毕竟已经答应刘蓉帮她把孩子送走,萧潇自然会信守承诺。

所谓术业有专攻,她对于这方面就稍有些差劲,废了不少力气才化了它的怨气。

最后那眼前青黑的小婴灵渐渐变得半透明起来,飘飘浮浮回到萧潇折好的符中。

……

是夜,床上搂着小宝均匀呼吸的萧潇突然睁开眼睛,小心翼翼挪动着身子到床边坐了起来。

拿起放在床头折起来的符纸走向小阳台,小心翼翼将窗户打开,轻声道:“去吧,去跟她告别。”

手上的符纸颤了颤,小婴灵从里面出来快速飞向窗外。

萧潇轻叹一口气,干脆坐在垫子上打坐冥想。

良久,耳边传来一声小女孩儿软糯糯的道谢,“谢谢阿姨。”

萧潇没睁眼,勾勾唇轻声道:“不客气,我给你开路。”

抬手连续结印直到最后一个,萧潇才睁眼看向她,“再见。”

“阿姨再见……”

耳边顿时安静下来,萧潇呆呆地望着外面漆黑的景色发愣。

最近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转变,现在腾出时间想想竟然有些恍若隔世。

师父当时教她学医,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慢慢就懂这些东西,大概是书看得杂而繁多,师父偶尔也会教她几分这一方面的知识。

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多出来一个儿子,更没想到和帝都的商业大亨纪告云结婚。

这些想都没想过的事情竟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反倒是她发大财的心愿被老天踩在脚下还碾了碾。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萧潇此时心里想的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小宝。

她怎么也算不出来小宝的亲生父母在哪,这还是她第一次毫无头绪。

让萧潇最搞不清楚的是小宝给她的感觉……让她真有种这是自己亲生错觉。

越想越精神,萧潇干脆在阳台上再算一卦。

殊不知隔壁阳台上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隔着玻璃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是纪告云。

从萧潇开门去阳台时他便跟着醒了,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到现在。

黑瞳中的情绪晦涩不堪,愧疚、悔恨、爱慕掺杂,这一个月来,纪告云才知道自己之前错的有多偏颇。

他从前只顾把萧潇困在自己身边,可从来没想过她从骨子里便向往自由,更没想过她会这些本事。甚至让她这一身本领毫无用武之地。

纪告云屏息凝神,望着隔壁阳台上抓耳挠腮的小身影。

这才是真正的她,像个不被定义、永远发光发热的小太阳……

因为年前苏氏集团给萧潇打来电话说年后上班,加上付严时不时地给她邮寄设计好的衣服需要拍摄视频,身后还有王桂芳的病还需要继续跟进,还要照顾小宝,萧潇实在分身乏术,所以她紧接着就跟西餐厅的主管张叔说明了情况,年后就不再去兼职。

过年在家里窝着的这几天还是极为舒服的,只是临正式上班前一天,萧潇去王桂芳家打算再去给她针灸,却没想到沙发上竟然坐着一对母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