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破鞋?小野种?

楼下的门铃声响起,萧潇没听见,但小宝听得清楚。

“妈咪!张奶奶在下面按门铃啦!窝去开门!”

小宝蹬蹬跑到卧室门边把门打开,一溜烟儿跑走。

既然妈咪这么厉害,他就放心惹。粑粑的情况他拿不准,还是先不要引起粑粑注意惹!

屋里立马安静下来,萧潇站在床边,纪告云倒回床上,两人目光再次交接。

纪告云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萧潇,眼中划过一丝微不可见的眷恋。

喉结上下滚动,哑声道:“……你是谁?”

萧潇满心怒气还没消散,当即回了一句:“你大爷!”

抬手将抓着没放下的湿毛巾甩在他脸上,转身出了卧室。

门被大力关上,纪告云拉下来脸上的毛巾,却募地一声笑了起来,深邃的眼眸里满是愉悦。

她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

————

萧潇站在门外气得脖子梗通红,心中不知骂了纪告云多少遍。深吸一口气快步下楼。

“你就是那破鞋带来的小野种?”

突然,楼下传来一个女人奸尖讥讽的声音。萧潇的脚步顿在原地,顺着楼梯望向楼下,就见小宝被人推了一把。

“伱干什么?!”

当即快速跑下去弯腰把小宝抱开,抬眼瞪着眼前穿着华丽的贵妇人,这便是纪告云的二婶儿,李寻芳。

她身后还跟着个和萧潇年纪差不多大的男人,一见萧潇便看直了眼。

“妈咪介个奶奶坏坏!”

小宝仰头看着萧潇,湿漉漉的大眼睛里满是委屈,虽然他听不懂刚才那句话的意思,但能听出来别人语气中的嫌恶与敌意。

他开门的时候已经礼貌地喊奶奶好了,为什么还要凶他?

就听李寻芳嫌弃道:“小杂种,你胡说什么呢?!”

借着就把目光放在萧潇身上,怒骂起来,“你这个破鞋好好看看你教出来的小杂种,真是没有教养!”

抬手揉揉小宝毛茸茸的脑袋,把他挡在身后,萧潇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盯着李寻芳。

张口凉声道:“这是哪个犄角旮旯里的恶狗闯到这里狂吠了?再吠一句,踹出去。”

要不是看她是纪告云的二婶,也算个长辈,就凭她刚才说的那些话,萧潇也得一巴掌扇过去!

嘴巴臭就紧闭着嘴,在这里恶心谁呢?!

李寻芳没想到萧潇看着柔柔弱弱的模样,竟然还有胆子跟她作对,脸色顿时又黑又红,一双吊销眼恶狠狠地瞪着她,“你个小浪蹄子,骂谁是狗呢?!”

就见萧潇耸耸肩,似乎根本不怕她,半分不迂回道:“骂的就是你,听不出来吗?!”

自从纪告云昏迷,他们一家接手了他的企业,李寻芳便成为贵妇中最令人瞩目的那一个,无数人都上赶着巴结她,哪个不是对她恭敬有加!

这三年来,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么对她!

紧紧抓着手里的名牌包包,林寻芳近乎咬牙切齿,“你这女人真是嚣张,可知道我是谁?!”

萧潇忽然嗤笑一声,抬手托着下巴上下打量着她,然后摇头咂咂嘴,无比自信道:“你可别说你是纪告云的二婶儿,哪家的豪门夫人能像一个恶狗狂吠?!我见识少,可别诓我!”

但凡林寻芳是个好面子的正常豪门夫人,这时候都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

果然就见她面色一阵青一阵红,气得胸膛起伏。

“妈,您跟嫂子在这里较什么劲儿?”

她身后和纪告云有两分相像的男人上前一步开始调和,可那一双眼睛却直直地落在萧潇身上没离开过。

“嫂子,我妈她脾气不好,您多见谅!”

这人说话还像几分模样,萧潇瞥了他一眼,却并不想不退让,“既然这样,那二婶更应该向我们母子道歉了!”

“又是骂我破鞋,又是骂我儿子小杂种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您故意来找茬的呢!”

“谁不知道没你们的同意,我还能带着儿子跑到这里来?!”

还不是你们有意羞辱纪告云,现在还想给自己立个好长辈的牌坊?恶心谁呢!

真当她被林家送来冲喜就好拿捏?!

要不是自己见钱眼开,还轮的着她在这里叫唤?!

反正萧潇不乐意受这气,本来三千万差不多都打水漂了,心里难受的紧,还得无缘无故被人骂,搁谁心里都不乐意。

高抬着下巴,萧潇精致的小脸满是严肃,秀眉轻轻皱起,颇有几分不好惹的气场。

明明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嚣张模样,纪向远却对萧潇更加感兴趣了,一双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

直教萧潇觉得浑身不得劲儿狠狠瞪了他一眼才挠挠头望向别处。

“你这个小贱人!我说的有错吗?!小小年纪不检点,儿子都这么大了,还真当你是什么大家小姐?!”

李寻芳哪能忍得了萧潇这么说自己,抬手便将手里几十万的包包狠狠扔向她。

萧潇刚想抬手回挡,身后的小宝却突然冲上来,举着小胳膊跳起来,打排球一样把包轻轻松松拍回李寻芳脚边。

“不许欺负妈咪!小宝也不四小野种!小宝明明都喊奶奶好惹,奶奶为森么还要对窝们生气气?!”

小宝挡在萧潇面前,扯着软糯糯的小嗓音,奶凶奶凶地控诉起来。

“嘿……你这小……”杂种!

话没说完便被一道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在吵什么?”

李寻芳与纪向远近乎同时打了个激灵,惊恐地望向声音来处。

萧潇也跟着望过去,就见纪告云拖着步子缓缓朝这边走来!

喵了个咪的,这是个正常人吗?!躺了三年刚醒还能走这么多路?!

眼睁睁看着纪告云艰难地走到自己面前,就见这男人身子忽然一个踉跄就要往她身上趴。

萧潇面上陡然浮起惊慌,连忙伸手要扶着他,可脚底却跟抹了油一样左右来回倒腾,最后向右后方一个退步,将手收了回去。

开玩笑呢,谁乐意扶他!

眼睁睁看着纪告云在倒地前被纪向远扶住,萧潇这才开口道:“啊……刚才二婶在骂我是破鞋,骂我儿子是小野种。”

李寻芳立马向她投来不可置信的目光,压根没想到萧潇竟然还能接上来话茬!

纪告云被扶到沙发上坐着,闻言嘴角不由上扬几分,又硬生生压下去抬头看着萧潇。

故作几分不解地问道:“破鞋?小野种?”

接着目光落在小宝身上,带着几分凉意,“这个孩子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