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窝叫小宝!窝不要约法山楂!

小宝当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脑袋里只剩下一句话:自己被粑粑发现惹!

呆呆地低下头,小宝猫着腰就试图从纪告云身下溜走。

但这计划还没开始实行就被男人扼杀在摇篮里。

修长的大手揪住小宝的后衣领,纪告云凉声道:“不要试图把萧潇从我身边带走,你飞不过我。”

这话小宝可不爱听了,小腿使劲一蹬还是没能从纪告云手中逃脱。

眉毛直接皱成了小毛毛虫,整个小身子不停地扭动挣扎起来,“窝一定要带妈咪离开!”

“要不四泥一直欺负妈咪、没油保护好妈咪、小宝才不会一直等到四岁才过来找妈咪!”

一提到萧潇,豆大的眼泪就从小宝的眼睛里掉落下来,“小宝才不要做没油妈咪的小孩!”

“小宝可以没有粑粑,蛋素一定要有妈咪!”

他哭得可怜极了,望着那张和萧潇神似的脸,纪告云心中顿时愧疚起来。

伸出胳膊将小宝揽进怀里,轻柔地安抚,“对不起,是爸爸不好……”

原本明亮的黑瞳不知什么时候黯淡下来,“但是爸爸真的很爱她,小宝不可以把她从爸爸身边抢走。”

小宝并不知道萧潇的死因,纪告云掐断了他的传承记忆。

但小宝的潜意识告诉他萧潇在纪告云身边过得并不快乐,所以他才一直认为害死萧潇的是纪告云。

趴在纪告云里,小宝轻轻抽噎,嘴里还不忘反驳,“窝也狠爱妈咪,而且妈咪一点都不稀饭泥!”

“窝一定要带走妈咪!”

纪告云:“但你现在还需要萧潇养着,你喜欢的玩具小车要花她几个月的工资,上学也需要她去接送,伱拿什么保护她?”

“去拖着小尾巴让萧潇省吃俭用哄你开心?”

男人语气再次严肃起来,与小宝几分相似的眉眼尽显凶意,“纪念潇,不许任性!”

若不是自己怀里是他和萧潇的孩子,自己这个并不喜欢小孩子的人又怎么会这么有耐心……

纪告云可以宠着小宝,但坚决不惯他。

“从现在开始,约法三章。”

小宝立马别开小脑袋,噘着嘴大声反驳:“窝叫小宝!窝不要约法山楂!”

挣脱不开束缚,尽管他已经用尽力气表示抗拒,但纪告云丝毫不理。

装作没看见的样子开始对他提出条件。

“第一,不能带萧潇离开!”

“第二,不准在萧潇面前暴露。”

“第三,不管什么时候都要好好保护萧潇!”

如果单纯地企图约束小宝,那么纪告云根本不可能成功。

但谁让他三条都扯到萧潇身上,小宝的心理防线顿时松动了。

紧接着又听见纪告云来极为公平的一句:“当然,你也可以对爸爸约法三章。”

这下小宝彻底松动,连忙抬起手扒着手指头开始提条件。

“第一,泥不能凶小宝!”

“第饿,泥要给小宝买玩具、给妈咪买礼物、给妈咪钱钱……”

“第山,泥不能欺负妈咪,不能让妈咪桑心,要保护好妈咪!”

纪告云嘴角微翘,“好。”

幸好这娃儿遗传了萧潇偶尔傻乎乎的一面,不然他还真不好糊弄。

父子两人在卧室商量得差不多后,纪告云这才抱着小宝回到隔壁。

萧潇还在睡,缩在被窝里小脸通红。

伸手摸了摸她的脸,纪告云无奈道:“大概要多睡一会儿才能醒。”

低头看向小宝,“你上学要迟到了,想请假还是我送你?”

小宝:“要请假在家里陪妈咪!”

于是纪告云用萧潇的手机给幼儿园老师打去了电话,父子两人一唱一和把假请了下来。

刚挂断电话,纪告云兜里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江戴。

“总裁,您快到公司了吗?八点半有个会议别忘了!”

最操心.江戴在电话那头正在忙着整理文件,平常这时候纪告云应该早就到公司了,没想到竟然还没来,连忙打了电话过去。

纪告云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八点十五。

“江戴,会议临时取消。”

江戴:“什么?”

纪告云:“会议临时取消。”

江戴:“临时取消什么?”

纪告云:“会议。”

江戴:“会议临时干什么?”

纪告云:“取消。”

江戴:“总裁您知道这是什么会议吗?股东大会!您这样随便取消,其他股东会找麻烦的!”

纪告云:“……那你去替我开?”

江戴:“不是总裁,怎么会议说取消就取消呢?!总得给我一个能说出口的理由吧?”

刚问出口,便听见纪告云那凉飕飕的声音,“太太生病了。”

江戴:“……不是,太太生病送医院啊!总裁您这会议……”得赶过来开啊!

话没说完便听见电话里的忙音。

“总裁?老板——?!”

拧巴着脸,江戴还管什么手里的文件,抓耳挠腮地妄图想个合适的理由将那群老油条糊弄过去。

-------------------------------------

直到中午,萧潇才悠悠转醒,迷迷糊糊在床上滚了一圈,忽然觉得哪里不对连忙从床上爬起来。

“小宝?!”

接着房门就被人从外打开,萧潇扭头看去,便见纪告云抱着小宝走进来,“醒了?”

“妈咪——!”

小宝立马蹬掉鞋子,挣脱纪告云臂膀冲进萧潇怀里,“妈咪,泥今天发热惹……”

知道萧潇发热是因自己而起,小宝略微有几分心虚,不敢抬头看她。

“发烧?”

萧潇听见这话便伸手摸向自己额头,一点也不烫啊……而且她一点也难受,完全没有发过烧的感觉。

只是稍有点累。

“现在烧退了,应该不难受了吧?”纪告云紧接着也出声问道。

心知肚明的父子两人一唱一和,极为默契地在她面前演戏,睁眼说瞎话,“还有,小宝想在家陪你,我就给他请了假,也顺带给你请了假。”

“你今天在家里好好休息吧!”

不等萧潇反应,小宝也跟着应和,“妈咪,泥今天好好休息叭!”

父子两人配合得简直天衣无缝,萧潇压根没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接下来的一整天任由小宝照顾自己,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简直不要太舒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