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没见过这么倒霉的

“啊!”

萧潇痛呼一声,脑袋里好似有一根弦断开。

张姨也跟着惊呼一声,赶忙上前将萧潇扶起来,“太太,您没事吧?!”

这么大的人了,能平地摔也是她没想到的。

“我没事……”

萧潇也很无语,却不自觉想起那个面容慈祥和蔼的小老头儿说的那些话。

使劲摇头把冒出的想法憋回去,轻轻揉动酸疼的手腕,萧潇眼神坚定,她就不信这个邪了!

非得用这三千万在帝都买个房子不可!

于是,接下来的一天,萧潇不停地平地摔,膝盖胳膊肘都磕得淤青,接个热水都能被开水烫伤。

在张姨惊奇的目光下,萧潇小心翼翼喝下一口温热的汤,果然不出她所料,真的被呛到了!

“咳咳咳——!”

“妈咪……泥怎么啦?”

小宝乖乖巧巧坐在桌前,满脸关心地望着萧潇,想要伸手给她拍拍背,却怎么也够不着。

只好跳下凳子趴在萧潇腿边,眼巴巴看着她,秀气的眉毛不自觉皱成了毛毛虫。

“夫人,你这……”

张姨也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想不通萧潇才来到这里怎么就这么无故倒霉。

她不清楚,但萧潇心里却明明白白!

朝她摆摆手,打开手机看了一眼,中午十二点半。

很好!

“张姨,我要带小宝去逛商场,买些日用品!”

一双杏眼亮晶晶地望着张姨,她就不信这三千万花不出去!

整装待发,一切准备就绪,萧潇婉拒了张姨给她叫司机的好意。她盲猜司机肯定没空过来,或者在路上耽误大把时间。

倒不如打个滴滴,还能准时准点的到!

这块别墅区并不大,以纪告云的身价来说,住这种小地方都算屈尊了。估计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被他二叔家霸占了大豪宅,将昏迷不醒的纪告云挪到了这里。

拉着小宝慢悠悠走在路边,昨天下了一场中雪,路中间因为有来往的车辆,白雪早就融化成浑浊的冰水。

“小宝冷不冷啊?”

萧潇也知道自己现在倒霉,踏在雪地里的每一步都无比斟酌小心。

小萝卜头围着萧潇的围巾,被整个小身子被捂得严严实实,在雪地上缓缓挪动,可爱极了。

“不冷!”

小宝仰着脖子软乎乎笑,很是开心,突然伸手指向前方,“妈咪,车车来咯!”

听见这话,萧潇脑袋一懵,扭头看向前方,就见一辆普通的黑色汽车朝自己飞驰而来!

车轮碾压在雪水地上发出水花声,“哗——!”

车子堪堪停在她后一米外。

“妈咪!”

小宝惊呼一声,看了一眼身后的车,把目光放在萧潇身上。

萧潇缓缓低头,望着腿上脏兮兮一片的泥点子深深呼了一口气。

“女士!真的太对不起了!”

司机师傅下车朝萧潇这边大步走来,“我刚才车子稍微有点快,没想到在这边没刹住,真是太抱歉了!”

这是刚才她打的滴滴。

小宝似乎也意识到今天的萧潇格外倒霉,皱着小眉头想让她回去,“妈咪!窝们还四回去叭!”

默默叹了一口气,萧潇对师傅摆摆手没计较什么,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取消打车,气息低沉地牵着小宝离开。

可她一张精致的小脸上满是不甘,脑海里环绕着师傅对她说的那些话。

‘你这小丫头发不了大财,就算有发财的运气,那得来的钱也会从另一个地方散走。若是捐出去,指不定还能留下点儿。’

‘我才不信!’

‘不信不信呗!到时候倒大霉可别怨老头子我不提点你!’

咬紧牙关,想到今早自己无数次的悲剧,这是开始倒霉了是吧?!

她还就不信了!

这三千万今天花不了,那就明天花!

刚下定决心,萧潇脚底一滑,脚腕一歪。只听嘭的一声,整个人便惨兮兮趴在了地上,“疼疼疼!!”

“妈咪!”

小宝哪能呆呆站着不动,当即小跑到萧潇身边,小手掰着她的肩膀,便把她给撑了起来。

一双大眼睛中隐现水雾,瘪着嘴问道:“妈咪,泥今天为森么……这么可怜?”

小宝还不懂‘倒霉’这个词,只觉得萧潇今天总是受伤,让他感觉很可怜。

“我没事……小宝不用担心!”

萧潇苦着脸拍拍身上的雪,听见这话心里难受得紧,还不忘出声安慰小萝卜头。

接下来的一小段路,小宝生怕萧潇再跌倒,一直紧紧抓着她的手,一大一小慢腾腾回了别墅。

张姨一看见满身狼狈的萧潇震惊得说不出话,赶紧给她备好洗澡水让她休息休息。

人都有倒霉的时候,但像萧潇这么倒霉的,张姨也是头一回见。

听说她是林家失踪许久的女儿,没想到才被找到就被家里人送到这里来给纪告云冲喜,毕竟先生现在是个植物人了,嫁过来的姑娘并不算幸运。

才短短半天,张姨便觉得萧潇是因为太倒霉才被送来了纪告云这里,下半辈子都要在这里耗下去,心中对她更加怜惜。

“太太,老宅那边来电话,明天二爷他们要来看望先生。”

浴室外面,张姨正在给小宝换衣服。

萧潇一顿,侧耳对着外面问道:“纪告云的二叔家?”

要来看望纪告云,还需要提前打电话告知?

眉头不自觉皱起来,这通电话,怕是专门提醒她的吧?

老宅那边的想法,张姨最清楚不过。让萧潇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嫁过来,无非是想羞辱昏迷不醒的纪告云。

在外界看来,便是植物人配烂鞋!这是摆明了羞辱人!

但这些张姨却不会说出口,只提醒道:“是的太太,您今晚最好将东西收拾一下,在先生的卧室里睡,不然明天夫人……哦,也就是先生的二婶儿,如果她来看伱们不住在一起,会生气的。”

因为纪告云父母死得早,长辈就只有他二叔二婶,家里的保姆下人们渐渐地都这么称呼他们。

萧潇蜷缩在浴缸里,听着张姨的话微微出神。

“太太,自从先生陷入昏迷,二爷跟夫人对先生便大不如以往,两个人脾气都不好,说话也不好听……太太您一定要多注意。”

她这话说得委婉,萧潇多少也能猜出来些。

“明天夫人过来难免会呛你两句,太太您忍住,莫要跟她争执,我们讨不着好……”

张姨在外面絮絮叨叨地嘱咐她,萧潇嘴角轻轻勾起,直起身子打算出来。

谁料她才迈出去一只脚,另一只踩在水里的脚却莫名一滑,整个人猛地向后一仰跌回浴缸。

后脑勺直接狠狠磕在浴缸边缘,“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