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死法?

还有十多天就要过年,萧潇的工作并没有闲暇下来,反而更加充实。

每天送完小宝就去刘远家给王桂芳针灸,她身体状况也比一开始好很多,有了治愈的希望。

而萧潇却并不敢松懈,每次换新的汤药时都会亲自去中药店去抓。

毕竟现在科技发达,人工培育中药的越来越多,可这严重影响了中药的药效,导致病人喝了药也不见效果,病情反而越发严重。

“妈咪债见~”

小宝背着小书包朝萧潇挥挥手告别。

“小宝再见!”

看着乖儿子被老师领进幼儿园,萧潇这才转身离开。

趁着早上的空闲时间,她先去中药店给王桂芳抓个药,顺道给她针灸的时候送过去。

虽然她现在有工作和兼职,但萧潇还是不愿意多花钱。

坐上公交车,一直到要转站时才慢悠悠下车。现在距离中药店差不多还有不到五百米的距离,不远。

萧潇挎着自己常用的小帆布包便大步往前走,时不时地整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围巾。

“萧大夫!”

身侧突然传来试探性的声音,萧潇转头便看见刘远开着车慢慢行驶在自己侧后方。

“哎呀,真是萧大夫啊!要去哪里啊?我直接捎你过去!”

萧潇虽然很想上车,但距离实在太近,还不够刘远车油钱的,当即开口拒绝道:“不用了刘叔,我去给婶子拿药,就前面不远,走两步路就到了!”

说着便转头指着中药店的方向,企图让刘远跟着自己看过去。

可下一秒萧潇就顿在原地。

收回伸出的手,撑在眉毛上方做眺望状,杏眼微眯,不确定地开口问道:“刘叔……”

“你看前面那楼顶上,是不是有个人?”

听她这么说,刘远立马跟着看过去,他位置有点不方便,稍微一低头换个角度便清清楚楚地看见站在远处写字楼顶上摇摇欲坠的人影。

“是有个人!他是不是要自杀?!”

萧潇一听,立马开门上车,“叔,快开过去!”

“前面是哪里知道吗?等会我先上去拖着那人,叔你报警!”

她虽然来这里买药,但并不熟悉帝都的地名建筑,快速报出地址还是刘远更加专业。

两人配合的极为默契,萧潇拨通报警电话便把手机扔给刘远,恰好此时到达写字楼底下,萧潇不再管后续,直接下车冲了进去。

楼顶上想要自杀的人很快吸引了下面路人的注意,有的拿起手机报警,有的却拿起手机来录像,有的甚至打开了直播。

萧潇一路狂奔来到顶楼,扶着墙大口喘着粗气,“等等……”

“先……先别跳!”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整个人瘦瘦高高,本该是阳光爱笑的形象,此时却满脸绝望,毫无生气。

应该是高中生,还穿着校服,不知怎么的没去学校。

但萧潇盯着他身后的黑影,大致也知道了几分。

“……伱别过来!”

男孩一见她往前走,便立马警惕得大喊出声,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往边缘更进一步。

萧潇立马停下,试图伸手阻拦住他,“好好好!我不过去!”

“你别激动,我就想问问你为什么要跳楼?”

男孩抿嘴不说话了,压根不想理萧潇,转身就要往下面跳。

“哎哎哎——!等等!我有话想对你说,有个忙想请你帮!”

见状,萧潇干脆换个思路。

就见男人转身看向她,面上却并无松动,“我什么都不想听,不过是一些劝我不要跳的话罢了。”

天台上的风大,窜进脖颈里凉飕飕的。

干脆收回胳膊,抬手整理了一下围巾,萧潇将手揣进口袋里,挑挑眉,“不不不!”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跳就跳,我不劝你。”

“不就是考试考不好,高考压力大,家人不理解这种小事儿么,你看不开我也没办法。”

这可谓句句戳人心窝子,打击得男孩直接怀疑自己的耳朵。

而萧潇却并不打算住嘴,“不过我先告诉你,从这里跳下去你就摔成了一摊烂泥,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死法?”

“我老爹也是跳楼死掉的,摔得我人都不敢认。”sorry林氏总裁,不是说你哈,虚拟的老爹!

一张精致的小脸扭曲到极致,萧潇抖抖肩膀,似乎回忆起之前血腥不忍直视的场景。

男孩竟然也跟着吞吞口水,显然有些害怕了。

时刻观察他表情的萧潇微微勾唇,再添上一句:“你要是过去了,我还想让你给我那惨死的老爹捎个信儿。”

“他好些年没给我托梦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不应该在底下多呆两年么,像他这样自杀的投胎还得排好久的队。”

她每多说一句话,男孩眼中的不可置信便更深一分。

脚步不自觉地向前迈了一步,嘴巴张开又闭上,完全忘了自己自杀的决心。

最后不服输地吐出一句:“我……我凭什么要帮你捎信?!”

不是……这不科学!

谁知道他死了之后会发生什么?

这时,刘远也冲了上来。

男孩再次警惕起来,“你别过来!”

萧潇见状立马伸手拦住刘远,“叔,您别上去,他想跳楼就跳楼呗,跟咱没什么关系。”

她语气轻松,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

刘远愣了,男孩也愣了。

“话说你叫什么啊?跳楼之前留个名字吧,免得你妈认不出来你。”

刘远一听,顿时不可置信地看向她。

这是正儿八经劝人不要自杀的嘛?这根本就是巴不得他赶紧自杀的吧!

可萧潇越是不在乎男孩的生死,男孩就对她的话越是放在心上。

抿抿苍白的嘴唇轻声道:“我叫任清河。”

萧潇点点头,看着眼前清瘦的男孩心道一声人如其名。

但是,“你配不上这名字!”

“水生木,你这下一秒就要自杀的人要不要改个名儿?”

萧潇满脸不屑地上下打量着任清河,开口讥讽起来,“清河,取水也,水生木,因水温润而使树木生长。你看看你父母对你抱有多大的希望,现在一心求死的你还会让树木生长吗?”

警察和消防员已经先后赶到,楼底下撑起了救生垫。

任清河被萧潇激得浑身打颤,连赶到的消防员都恨不得上去捂住她的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