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这分明就是来给人撑腰的

虽然李寻芳真的够讨厌,但萧潇念及她的种种行为代表着纪家的脸面,也间接代表着纪告云的脸面,还是压下心中的怒火,直径走到李寻芳面前。

萧潇身体稍微前倾,嘴唇贴近她的耳朵轻声道:“二婶儿,这么多人在这里,我想您也不想自己在生日宴上出丑吧?”

“家丑不可外扬,我们还是关上门再呈口舌之争为好!”

她说的不是没有理由。

毕竟李寻芳也算纪家的最大的女主人,无论如何,一举一动都是代表着纪家的颜面。

这么多人在这里,再闹下去,不但让人看了笑话,恐怕明天的新闻都是以‘纪氏夫人生日宴’开头!

李寻芳也自然知道这一点,但不妨她就是想让萧潇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

“萧潇啊,不是二婶故意为难你。”

勾勾唇,李寻芳一双吊销眼不屑地盯着她,“你瞧瞧刚才对长辈是什么态度?这些宾客哪些不是我请来的朋友?”

说着便抬手示意萧潇过去朝刚才那两个为难她的女人道歉,“既然你已经认识到错误了,那便向这两位贵宾道歉吧!”

萧潇:……

真是无语到家了,这两个女人为什么来找自己,林寻芳心里可是清清楚楚,还想跟她玩阴的!

当即翻了个大白眼。

刚想张嘴回她一句,小宝却突然软糯糯地开口道:“奶奶……妈咪没油做戳神马啊?”

“是介两个奶奶说悄悄话,说要过来欺负妈咪!”

他耳朵可是好使的很,比萧潇听得都清楚,只是复述出来差了点意思。

小宝的话传到众人耳里,李寻芳当即变了脸色。

“还有奶奶,为森么每次伱见到小宝就唆小宝四小砸种?小砸种四森马啊?”

之前从来没有人说过自己是小杂种,小宝乍一听也能听出来是不好的意思,因为妈咪每次听见别人这么说自己都很生气。

粉嘟嘟的小嘴撅了起来,小宝也隐隐约约知道大概是因为自己只跟着妈咪,没有粑粑,所以大家才这么说。

肉乎乎的小手紧紧抱着萧潇大腿,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不停地望着纪告云离开的方向。

粑粑怎么还不回来?妈咪都受欺负惹!

忽然,小宝水汪汪的大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都在干什么?”

一群男人相继从里面走出来,纪含章走在最前面,江戴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纪告云在他侧后方。

萧潇跟着众位贵夫人们也相继转头望去。

“粑粑!”

此时小宝哪还顾着跟纪告云的‘亲疏远近’,小炮弹一样蹭地一下窜到他面前。

整个小身子直接扒在纪告云膝盖上,肉嘟嘟的小脸委委屈屈,嘴里软乎乎地念叨着:“粑粑……为森么奶奶要说小宝四小砸种?”

那长而卷翘的睫毛略微一颤,小宝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就瞬间聚满了泪水。

周围人却纷纷倒抽一口冷气,尤其是跟着母亲过来的一些千金小姐,反应更加夸张。

七分是因为纪告云太过惊艳出彩的颜值,三分是惊讶他对小宝的反应。

这些女孩们大多第一次看见他的正脸,因为这个男人实在是太神秘。

纪告云除了一些正式场合会露面,但也只是远远地看上一个轮廓和背影。就算是媒体上的照片也被严格把控得死死的。

大家只知道他很有能力,好像长得也很不错。

但在帝都人眼里,纪告云并不如萧潇心里觉得那么温文尔雅,反而是个手段狠厉不苟言笑的狠角色。

更不要说他现在成了个残废,头上还带着一顶发光的绿帽子,但凡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待见萧潇,何来理由会待见小宝呢?

在众人眼里,萧潇和小宝早晚都会被纪告云暗中打发走。

可现在……

只见坐在轮椅上却浑身依旧透着矜贵气的男人抬手轻松把小宝抱起来放在腿上。

纪告云眉头微微皱起,眼睛望向李寻芳,寒意乍现,“二婶,慎言。”

他现在并不如和萧潇单独在一起时随和,浑身气息凌厉,尽管一张俊脸极为让人望而却步。

这个男人,从来不在意什么长幼尊卑。李寻芳心里清楚的很,如果纪告云不开心了,自己就等着在这场生日宴上丢尽脸面吧!

只是她没想到纪告云竟然会接受这个小野种……

脸色变了又变,李寻芳尴尬地笑了笑,“告云,二婶只是没想到你会带着她们过来……”

刚要打个幌子圆过去,却被纪告云直接打断。

“为什么不带她们来?她不是二婶您千挑万选出来送到侄儿身边的么?”

这分明就是来给人撑腰的!

萧潇还犹豫什么,直接大步走到纪告云身边,“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二婶这么不待见我和小宝。”

“要是早不待见我,又何必让我进纪家的门呢?”

开玩笑,她怎么能放过这个膈应李寻芳的好机会。

想办生日宴就办呗,非得在这种场合找人麻烦!

本来纪告云就不待见她这个二婶,这下不得让她在这里下不来台?

谁都知道纪告云昏迷后,纪含章顺理成章地将纪氏的大权揽走。为了装个样子,夫妻两人挂着羊头卖狗肉,打着为侄子好的旗号要找一个给他冲喜的女人。

那可真是不挑嘴,找了个从小吃苦长大刚被林家认回来的女儿,这也就算了,还带着个四岁大的儿子。

这是趁着纪告云昏迷,硬是把绿帽子往他头上带啊!

在场来赴宴的没一个不明白其中道理的,都在看戏呢!

李寻芳没想到纪告云竟然会护着萧潇,气得鼻子都差点歪掉。

可此时却想维持住自己的形象,僵硬地扬起嘴角道:“二婶不是这个意思……”

话音刚落就被纪含章打断,“好了!”

“大家都在这里看着呢,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

纪含章五十多岁的年纪,浑身透着一股成功老男人的儒雅气质,看着周围的宾客们笑道:“大家继续玩乐,纪某在这里向大家赔不是了!”

笑面虎。

萧潇看着纪含章,脑袋里莫名冒出这三个字。

接着就见纪含章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又看向纪告云沉声道:“你们跟我过来。”

见纪告云同意,萧潇便主动推着轮椅跟着纪含章夫妇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