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妈咪,介个蜀黍臭臭

很快到了纪告云的住处。

萧潇这才知道原来他不和纪家人住在一起。但这样也挺好,至少极品亲戚不会每天都来找事儿。

为什么是极品亲戚?

咱就是说哪个真心疼侄子的叔叔愿意给他找一个带着孩子、刚被找回来,还没来得及麻雀变凤凰就被推出来当棋子用的‘大小姐’做老婆?

一看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啊!

望着眼前这座面积不是很大的别墅,接着又往四周扫视一眼。萧潇心底没由来感到几分怪异,曾经驰骋商场的商业大亨纪告云怎么会选择这样的地方住?

这个地方……风水不是很好啊!

啥样的人能在这种房子里撑下去?这人得有多大的运气住在这里还能发大财?!

压下心底的怪异感,萧潇拉着小宝走进去,便已经有保姆守在了门前,身边还站着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人。

一看见她,保姆率先迎了上来,“太太,路上辛苦了。”

态度竟然出奇的好。

而一旁文质彬彬的男人却板着脸一言不发,扫了一眼萧潇腿边的小宝便立马转移了视线,面色更加不善。

一直到客厅里面,萧潇凝神屏息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别墅里的布局,保姆将她的行李抬走,男人这才正眼看她,把手里的两个红本本递上前。

“林小姐,这是您和总裁的结婚证。”

“接下来的日子里,您要留在这里照顾总裁,不能对总裁有任何逾越行为!”

说着又见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我是总裁的贴身助理江戴,这是我的名片,您可以随时联系我。”

萧潇主动抬手接过来,这个助理看着好像对纪告云十分真诚啊!

心中咂咂嘴,抬头望着他道:“好的,你说的我都了解,我叫萧潇,以后会积极配合你的工作。”

她满脸认真,似乎像在交接工作一般,直接让江戴愣了一瞬,反应过来便带着她上楼去了纪告云的房间。

“你在这里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别麻烦张姨,不耽误她为总裁按摩的时间便可以。”

萧潇听见这话稍稍松了一口气,好在不是到这里来当牛做马。就见纪告云的卧室门被打开,江戴侧身示意她走进去。

房间十分干净整洁,窗帘被拉开,微弱的阳光撒在床上,灰白色的床单也亮了几分。

男人躺在床上,呼吸平稳,远远看着跟睡着了没什么区别。

跟着江戴走到床边,萧潇这才能看清男人的脸,整个人瞬间愣在原地。

这人……长得可真帅!

眉眼轮廓极为精致,鼻梁高挺,皮肤也极好,就算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也浑身透着一股子矜贵气息。

面相极佳!人中龙凤啊!怪不得住在这种房子里还能有本事垄断帝都商业界!

有他在,住在这里倒也不会太影响自己的运气,但她对这里着实有些气场不合。

小宝满脸凝重地看着床上的男人,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满是困惑。

真的昏迷了?!

那妈咪现在暂时是安全的?!

松开拉着萧潇的小手,小萝卜头迈着小短腿蹭蹭跑到纪告云床头,胳膊撑在床上,踮着脚尖把鼻子凑到纪告云脸边嗅了嗅。

确实是这个味道!

“闻什么呢?!”

萧潇心尖儿一抖,赶紧上前把小宝拎起来。这植物人的身价可高的很,经不起小宝一个力大无穷的小巴掌!

小宝也跟着小腿一颤,立即口齿不清地解释起来:“妈咪……介个蜀黍臭臭……”

妈咪爱干净,说他臭就一定不会接近他!

一定要想办法让妈咪远离这个坏男人!

萧潇也跟着吸吸鼻子,并没有闻到什么特殊的味道,只是房间里有股清新干净混杂着阳光气息的青草香。

“走,我们先去隔壁房间收拾收拾。”

抱着小宝后退一步,就算有异味她也理解,毕竟纪告云已经在床上躺了三年,保姆难免有照顾不周的时候。

转身离开纪告云的卧室,带上房门,萧潇并没有看见男人露在外面的手指颤了颤。

简单收拾了一下,又哄睡了小宝,从行李箱中翻出个稍微旧一点的手机就出了卧室。

俗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萧潇三个月前被一个富二代给看上,对她死缠烂打。

这也就算了,她不理便是,谁知道这富二代还有个未婚妻,恰恰就是她这家公司老板的女儿!

特喵的,本来好好的一份工作成了她的炼狱,原本相处不错的同事们全都疏远了她,对她冷嘲热讽不说,甚至将所有的工作压在她身上。

部门的方主管得知了这件事对她更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整日里拿开除她威胁。

在小宝出现的那一天,自己一回公司便被公司老总的女儿陈舒玉没缘由的殴打。虽然她也不软弱,直接报了警,但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陈舒玉不会真的被拘留。

所以当天萧潇就黑进公司的监控系统调出办公室的监控,直接拟好了一篇新闻发给了江城的媒体。

很快便上了江城热搜,但自己也被辞退。

打开手机一看,那条热搜果然已经没有了。

萧潇无比淡定地下载了几家流量比较多的短视频平台,把监控视频发了上去,接着又把之前拍下来脸上红肿的巴掌印视频编辑了一下,配上文案发布。

手指飞快点动,终于发布完所有的平台,萧潇口袋里的另一个手机便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眉头轻轻皱起来,伸手按下接听键。

“伱好,请问是哪位?”

漫不经心地在走廊里晃晃悠悠地走,萧潇扶着墙面微微出神。

“萧潇,你不会真以为陈舒玉会被拘留吧?”

电话那头传来令萧潇咬牙切齿的声音,“陈家早就把她弄了出去,你一个无权无势的孤儿,被打了也只能用这种方法,拿什么和她作对?”

萧潇没说话,他恶心的调笑声接着传到耳边,“你朝我服个软,今晚去盛世酒店跟我来一发,我就帮你对付陈舒玉。”

“哦,对了,你的房东很快就去收房,你就要无处可去了,本少可以给你买一套房,给你钱……”

萧潇听见这话心头一堵,没想到他连这种方式都用上了!

虽然她现在根本不怕这些,但还是忍不住的恶心!

“周恒!”

他话没说完就被萧潇打断,直接在楼梯上破口大骂起来,“你大傻逼吧?!也不看看你长得什么模样,你那玩意行不行自己不清楚?!我去夜店随便拉一个男人也比你强!”

“全天下就只有你有钱?!就你是个男人?!”

“去你大爷的滚犊子!”

吼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将录音保存。

真是烦人!这狗男人直接打破了自己白嫖三千万的好心情!

快速下了楼梯,就看见张姨腰上围着个围裙就朝这边跑过来,满脸惊讶迷惑,“太太,刚才是怎么了?”

看来是听见刚才萧潇骂人的声音了。

“没事儿,张姨您先去忙吧!我去倒杯水喝!”

这个别墅气场跟她不合,正好身上有三千万,在帝都买个普通一点的房子应该没什么问题。

虽然她不压财,但尽快花出去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这么想着,萧潇笑着囫囵糊弄过去,张姨刚要转身,便看见她才走两步竟然就无故平地摔倒在地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