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尴尬相认

十二月的大雪纷飞,染白了帝都的高楼大厦。

西城云逸别墅区位置较好的一处高级别墅中传出一声怒吼:“孽女——!”

萧潇心中一片凄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眼前无比陌生的中年男人,嘴里不由泛起几分苦涩。

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第一次与父母相认竟然是这种尴尬无比的场面。

扯了扯僵硬的嘴角,萧潇喉咙无缘故哽咽几分,攥紧了拳头艰难开口道:“林总,我没逼着你们认我。”

她脸上还带着两个略微红肿的巴掌印,略有几分狼狈。虽然不是林家人对她动的手,但是看见这么鲜明的巴掌印,他们却没有一个人在意关心。

一听萧潇这么说,中年男人顿时满脸不可置信地伸手指向她,原本儒雅的气质早就消失不见,气得连手指都在发抖。

“爸!您别生气!”

身后突然冲出来一个和萧潇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儿,浑身上下全是高级定制名牌,连头发丝儿都透着精致。

她上前扶住林正擎的胳膊,伸手在他胸口前顺了顺,“萧潇姐姐从小流落在外面,没人管教,难免脑袋不清楚被男人哄骗,现在有了这么大的孩子也没有办法了!”

“爸,您这些年心脏不好,千万不要生气!”

这女孩短短两句话便直接将萧潇踩在了烂泥中,偌大的客厅才五个人,萧潇的脑袋此时却十分嘈杂,好像无数人在她耳边喊叫一样。

右边的大腿被两只短短小小的胳膊紧紧圈住,这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萝卜头,大概四五岁的模样。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这孩子是她的,但萧潇心里却十分清楚,这真不是自己的孩子!

三天前她感冒生病,便向公司请假睡了一觉,醒来便发现身边多出来个小萝卜头,扑闪着睫毛,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糯糯的喊自己妈咪。

之后便在短短的一天里,自己因为一个渣男富二代的缘故被公司老总的女儿殴打、被公司辞退。

警察局里还没有查出这孩子的任何信息,自己这个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孤儿便突然被亲生父母找到,接着便被人从江城接到了帝都。

这本该是个让人高兴激动的好事儿,可到了林家后,萧潇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眼前捂着胸口缓气的中年男人是她的父亲林正擎,旁边坐在沙发上偷偷抹着眼泪的是她的母亲肖颜。

另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儿应该便是林家的养女,林子衿。此时正顾左盼右,忙前忙后地哄着她胜似亲生的养父母。

萧潇与小萝卜头站在他们的对面,宛若局外人。

她曾经幻想过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然后他们一家人从此和乐融融生活在一起。但这一切幻想在林正擎骂她孽女的时候便烟消云散。

“妈,您也不要哭了,纵然萧潇现在这样子有损林家的颜面,但她也是林家的女儿啊!”

林子衿精致的面容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嘲弄之意。她眉毛紧紧皱起,扭头望向萧潇,轻声道:“萧潇姐,你快向爸妈服个软啊!”

她这副模样和语气,分明是把矛头再次指向萧潇。

萧潇当然听出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双杏眼木木地看着她,扯着嘴角反问道:“你觉得我有错吗?”

自己只是带着一个孩子回来,他们误以为是自己生下来的也就罢了,竟然对她半分不带怜惜,问也不问一句便认为她不自尊不自爱,说她丢尽了林家人的脸!

也是,林家在帝都也有着响当当的名声,纵然萧潇是他们家失踪了二十年的女儿,也不容许破坏半分林家的名声。

此时分明是不愿意认自己这个女儿罢了!

意识到这一点,一股凉意从萧潇脚底升到心底,湮没了她最后想解释的欲望,直接张口讥讽道:“我也没逼着伱们认我,以后也可以不往来。你们大可不必对我如此怨怒。”

她本该波光滟潋的一双杏眼此时满是寒意,说出的话如同利刃刺在林父林母心头,“再者,应该是我怨怪你们把我弄丢,让我在外面孤苦生活二十年!”

“你给我闭嘴——!”

林正擎气得面红耳赤,朝萧潇大吼一声,接着便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正厅里顿时响起一阵女人的尖叫声,保姆管家从外面簇拥而上,慌忙将林正擎送去医院。

前后不过几分钟,原地只剩下了萧潇跟小萝卜头,也就是小宝。

这孩子明明看着很聪明,却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所以萧潇只好暂时叫他小宝。

“妈咪……孽女是神马啊?刚刚凶凶的爷爷怎么了啊?”

小宝仰头眼巴巴看着萧潇,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粉嘟嘟的小嘴巴微微张开,简直可爱的要翻天!

萧潇浑身郁闷顿时消散,微微失落的心顿时被这软乎乎的小萝卜头填满。

虽然两人才相处了不到两天时间,但萧潇莫名对他喜爱的不得了。

蹲下身捏捏他白嫩嫩的小脸温声解释道:“孽女就是……大美女的意思!”

“凶凶的爷爷因为不想听我讲话,所以就先睡觉啦!”

小宝:……虽然窝真的不怎么懂,但妈咪你这么认真,我是真的要信了!

别人认亲是痛哭流涕相互感动,自己认亲那就是一场闹剧一塌糊涂。不但如此,萧潇还被几个保镖拦在了林家的大别墅里不让离开。

保姆虽然明显也看不起萧潇,但还是为她和小宝准备了一间客房,饭菜送进屋里,倒也没苛待两人。

见状,萧潇便稍微放心等着林家人回来,好歹要说明白不是?

况且自己确实把林正擎给气晕过去,着实理亏了一点。

萧潇对这个家没什么感情,更不图林家的财产,也有本事养活自己,跟林家人,也只有好聚好散了。

直到第二天一早,萧潇刚带着小宝洗漱好,房门便被人敲响。

她脸上被人打的红印已经差不多消退,打开门便看见林子衿妆容精致地站在门口。

眉毛忍不住皱了起来,这娃儿……今天得有个小灾痛啊!

“萧潇,父亲被你气得住院了。”她开口指责道。

萧潇:“……我很抱歉。”但我说的是实话。

只见林子衿面色一僵,似乎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回答,当即恼怒道起来,“你竟然还好意思在这里说风凉话!”

这下轮到萧潇愣住,杏眼狐疑地打量了一下林子衿,“你们家保镖拦着不让我走啊,我其实也不想待在这里。”

林子衿只觉得自己心头一堵,一股热血顿时冲上脑门儿。

这贱女人分明就是故意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