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追风少年
  • 车手尚山
  • 八成吹水
  • 2139字
  • 2022-04-25 11:34:20

1995年的秋天,傍晚时分,斜阳已经渐渐往山下坠落,淡淡的秋意伴着缕缕微风,混进尚未褪去的酷热里,一丝凉意让人无比惬意。

公路上一辆女式自行车突然闯入画面,摇摇晃晃的向着太阳落山的方向追去,一路上车篮和车轮上方的挡板摇晃个不停,发出“哐哐”的声音。

“学文,蹬快点,太阳都下去了,田爸该骂人了。”

后座上的男孩岔开双腿纵向坐着,一只手扶着尾架,另一手却是含在嘴里咬着指甲,口齿不清的催促着前面的同伴。

“呼,呼,呼……”

同伴并没有回答,一直在用力的蹬着脚踏,由于腿不够长,屁股离开车座,整个人站在脚踏上左一脚右一脚的蹬,幸亏是女式自行车,没有横梁,不然铁定要卡裆。

伴随着左右脚的用力,这个车身也是左一下右一下的摇晃,倾斜幅度刚刚好,后座的男孩稳稳当当的坐着,也跟着一起摇摆。

“快点,再快点,刚才冰棍吃了两根,骑车还慢吞吞。”

男孩心不在焉的催促着,一边还在专心的咬指甲,回答他的依然是“呼呼”的喘气声。

又往前骑了几十米,田学文终于坚持不住了,一边捏车闸,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喊:“换人换人。”

速度慢下来的时候,田学文双脚离开脚踏,干脆来了个脚刹,人还跨在车上,车已经霎时间停了下来。

尚山只好也双脚落地,帮忙稳住车身,等田学文离开车头位置,才探身向前接过车把。

“叫你平时不爱吃饭,才这么点距离就累了。”

就在两人换位置的时候,几辆自行车组成的车队从后方追赶了上来,一辆接着一辆,刷刷刷的从他们身边超了过去,丝毫没有停歇。

田学文连忙气喘吁吁的爬上了后座,指着快速远去的那个车队,“尚山,你看。”

尚山也看到了,甚至在车队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感觉到了一股劲风刮起,没在意田学文在说什么,就快步跨上自行车,两脚快走几步助跑,也学着田学文的样子,站立在脚踏上蹬了起来。

自行车在摇晃,尚山在卖力的蹬,田学文来不及擦汗,赶紧双手抓紧胯下的尾架,嘴里喊:“追上去,追上去。”

然而事与愿违,车队越走越远,影子越来越小,无论尚山怎么用劲,距离却是越来越大。

接着,一个中年大叔骑着摩托车超了过去,一辆桑塔纳也跟着超越了尚山二人组。

犹如动画片里主角拔剑冲刺,尚山嘴里发出低沉的“呀呀呀”,依然坚持着,后座的田学文也断断续续的帮着加油,直至前方道路再也看不到任何身影。

急速的爆发冲刺,尚山很快体力不支,从坡上冲下来,就没力气再去蹬脚踏了,任由自行车载着两人依靠惯性溜了一段路,最终停在路边。

“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没骑多远。”

田学文仿佛终于找到打击同伴的理由,理直气壮的用语言刺激尚山。

尚山只觉得喉咙像火烧一样,想咽下口水都做不到,只能张开嘴巴喘气,任由喉咙抽搐着,别提多难受了。

两人都没力气再骑车,更别说还要带人,只好一前一后推着自行车顺在公路走回去,好在离家已经不算远了,估计天黑前能赶到。

“尚山,你说刚才那群人是干嘛的?”

“不知道,我又不认识。”

“他们骑的好快啊,刷一下就过去了,有几个人我都没看清。”

“还不是你没力气……”

“刚才追不上那个是你吧。”

“我骑了四段,你才骑两段,要是换过来,肯定能追到。”

“你就吹吧你。”

“刚才还带着你,要不下次我空车试试。”

“那我怎么办……”

“走着回去。”

两个小伙伴谁都不服谁,吵吵闹闹的一直回到家里。

田学文的家是在大学的教工宿舍,父亲田炯文是老师,母亲也是教工,平时都挺忙的,他俩还小的时候看的紧,稍稍长大点就基本让他们放飞自我了,到处疯玩,不到吃饭时间不回家。

今天就是去同学家看动画片,其实家里也能看,可奈何父母走来走去,忙里抽空还不忘数落几句让他们别贪玩,他们就只好玩消失,眼不见为净,这样父母没发火的对象,自己也玩的开心。

“你们两个又去哪捣乱了,现在才回来,看看几点了。”

田炯文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从脸上看不出什么,田学文和尚山两个一般都是从语气里揣摩父亲说话的含义。

还好,听起来不像是责怪的意思,应该是例行检查。

“爸,我们去同学家看动画片了。”

“都跟你们说了,家里也能看,还老是去麻烦人家,人家不好意思说,你们也不能当不知道!”

田炯文还是一脸的严肃相,语气也重了几分。

“没有麻烦人家,我们就是看了个动画片,他们家要吃饭了,说让我们吃饭再走,我们都没吃。”

田学文声音不由得低了下来,不过还是据理力争,不然以后出门的机会都要被剥夺了。

“你还想人家伺候你们两个小祖宗吃喝拉撒啊?”

“田爸,你可别怪学文,动画片没看完我们就往回走了。”

尚山赶紧开口解释,田炯文也就不好再发作,“赶紧洗手过来吃饭,整天就知道玩,期末考试不及格看你怎么办。”

尚山两人赶紧跑去洗手间,拿脸盆装水洗手洗脸,刚才车上一顿疯狂输出,现在浑身都是汗,还粘上了灰尘,黏黏糊糊的很不舒服。

田炯文的妻子刘倩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不由得说了田炯文两句:“你少发脾气,孩子本来就是贪玩,你这年纪的时候不也在泥地了撒欢打滚,每次都要我跟你爸妈掩饰。”

田炯文一瞪眼:“那能一样嘛,我们那时候是没条件念书,要是有机会让我从小好好读书,现在我就不是个大学小老师了,教授都当得了。”

“是是是,就你最厉害,我就是输在你这张嘴上,每次都是你有理。”

刘倩也就是这么一说,夫妻之间拌拌嘴是常有的事,从青梅竹马到结婚生子,几十年都这样过来了。

“我就是担心学文把小山带坏了,整天不务正业,小山要是没个好出息,我怎么对得起他爸。”

田炯文眉头不由得多了一丝的忧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