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考不上为师就打断你们的腿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27字
  • 2022-05-29 22:15:14

“没错!侮辱萧大儒,必须磕头谢罪!”

“应该把那该死的陈怀瑾叫来,一并磕头!”

“没错!让他们负荆请罪!”

一说到这个问题,顿时群情激愤,面目激动。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萧大儒的地位在他们心中,和自家先人差不多。

夏若庭面色得意,他就是要陈怀瑾面子丢光!

什么狗屁长安第一纨绔!

还不是要被自己踩着上位!

“谁说要本官当众磕头谢罪啊?”

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在人群外响起。

人群纷纷避让开来,陈怀瑾那张放纵肆意的面容,出现在眼前。

他环顾一圈,视线落在夏若庭身上,似笑非笑道:“夏公子,是你说的?”

夏若庭脸色微变,人的名树的影,不管嘴上如何说,真见到陈怀瑾,他还是有些犯怵。

他和胡斐那些真正被陈怀瑾收拾过的不一样,没有亲自体验过此人的恐怖,因此心底有些不以为意。

“你教出来的学生,道德败坏,侮辱大儒,难道不该当众磕头谢罪?”他一咬牙,梗着脖子道。

“侮辱大儒?他们哪句话侮辱大儒了?”

听到这话,众人差点嗤笑出声。

把人大儒和你陈怀瑾相比,可不就是天大的侮辱吗?

夏若庭还没开口,陈怀瑾忽然道:“无官无功名,空有名声,本官乃是当朝巡查御史,与一介白衣相比,究竟是谁在侮辱谁?”

夏若庭脸色一僵:“这,这……”

羞辱朝廷命官,问题可大可小,关键在于是谁处理这件事。

摊上陈怀瑾,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

“你……想怎么样?”夏若庭咬牙道,他没想到陈怀瑾三两句话,就把自己给弄到死局。

诚然,自己可以挟裹书生民意去要挟陈怀瑾,可这家伙会在乎自己在读书人里的名声吗?

他要是在乎,就不是陈怀瑾了!

“你不是说要打赌吗,那就继续呗。”陈怀瑾淡笑道:“要是我三位弟子赢了,你就在放榜当日,高声大喊一百遍萧大儒授徒无能,远山候教子无方!”

夏若庭先是一愣,随即陡然狂喜:“哈哈,好!那就这么定了!”

比其他的他还有些犯怵,但若是比这八股取士,放眼天下谁能比得过连中三元的萧大儒?

陈怀瑾,等着丢人丢遍大楚天下吧!

“行,那就等放榜之日了。”陈怀瑾也不多纠缠,来到三名弟子身前。

裴子方拱手躬身,毕恭毕敬道:“参见恩师。”

“你们要努力啊,为师把自己的名声都押上去了。”陈怀瑾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裴子方闻言,眼中掠过一抹感动。

虽然自家恩师平日里名声不好,但身为当朝重臣,还是要顾惜官名,今日为了自己连这都押上了,足见对他们的重视。

再想到这些天,陈怀瑾对自己的教导,虽然感觉不得要领,但对自己的那份心还是相当诚挚的。

“恩师,我等定不负恩师之期望!”

三人联手拜下,感激涕零道。

“要知道,现在长安城里,有很多关于你们的赌盘,为师在你们每个人身上都下了千两的重注。”陈怀瑾笑眯眯地说道;“要是考不中,为师就打断你们的腿!”

三人身子一颤,顿时热血起来。

“放心恩师!我们一定能考中!”

随即,在陈怀瑾殷切的目光中,三人步入考场。

门口负责核验身份的门吏,看见他们三的名字时,眼底都满是同情,显然也是也听闻了门外打赌的事情。

在座位上坐下,四周的学子认出三人,全都窃窃私语,目光是满是讥讽与嘲弄。

裴子方等人却是已然沉下心来,反正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大不了在外面磕头谢罪。

只是,感觉有些对不起恩师啊……

随着一声锣响,秋闱正式开始,放题人举着牌子,在场中来回行走。

裴子方看了眼题目,顿时如遭雷击。

这……这不是恩师让自己刷的题吗?

他记得很清楚,这道题乃是近期所刷题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道,自己因为文章写的不好,多次被恩师点名批评!

恩师竟然……真的押中题了!

裴子方连忙转头,看向两人,发现他们也是一副震撼莫名的神情。

三人全都激动得浑身颤抖,几乎快要落下泪来。

感谢恩师!感谢刷题!

有了大量的刷题经验,三人下笔如有神,笔走蛇龙,刷刷刷地便将试卷写得满满当当。

随即,几人便收拾东西,离开了考场,赶着回去拜谢恩师。

随着秋闱落下帷幕,陈怀瑾与夏若庭的赌局,也传得沸沸扬扬。

所有人都在关注这次秋闱的名次,想看看这位曾经的长安第一纨绔,会不会栽跟头。

就连审卷的官员,似乎也加快了速度,只不过短短一天时间,便将卷子审完,交由皇帝批复后,进行放榜。

第二天,府学门口,人头攒动,门庭若市。

遍地都是青衫纶巾的读书人,拥簇在榜墙前,眼中满是期盼与忐忑。

陈怀瑾自然也带着三人,大摇大摆地来到了府学前,周围众人一眼就认出了锦衣华服的陈怀瑾。

连带着看向三人的目光中,都满是同情。

陈怀瑾倒是满脸坦然,反正最后就算输了,磕头谢罪的也不是他。

“没想到,陈大人居然还亲自来看榜。”夏若庭从一旁走来,得意道:“诸位莫要如此忧愁,就算是得了个寻常的举人,对于尔等而言,也足以光宗耀祖了呀。”

由不得他不傲气,这次的试题虽然没有被他押中,但凭借着萧大儒的教学,做出的文章堪称锦绣。

他就不相信,这陈怀瑾教出来的学生,真就能比得过自己!

陈怀瑾眉头一挑,还不待说点什么,忽然听见身旁传来激动地大吼:“放榜了!”

众人哗啦啦地一拥而上,将榜墙围了个满满当当。

不一会儿,家仆返回夏若庭身边。

“说罢,今次的解元,可是本少爷!”

家仆面色古怪,瞅了瞅夏若庭,又看了看陈怀瑾,诚惶诚恐地低声道:“少,少爷……解元,不是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作者努力码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