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要你磕头谢罪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63字
  • 2022-05-28 19:22:09

天刚蒙蒙亮,三位秀才便收拾好行装,来到前厅。

“拜见恩师!”

三人齐齐拜下。

“不错不错,都起来吧。”陈怀瑾兴高采烈,这可是他亲手教出来的学生啊。

上辈子就想当一个教书育人的老师,可惜为了生活只能舍弃梦想。

这下倒好,穿越了反倒实现了梦想,世事无常可见一斑。

三人闻言,起身掸袖,拎着篮子袖手而立。

秋闱考试一考就是一整天,所以他们要带好饮水吃食,不然到考场就只能挨饿。

陈怀瑾起身,仔细打量着三人,满意地点头:“不错,不错,看得出来你们最近所学颇多,精神都很好啊!”

此时的三人面色茫然,眼神空洞,俨然被残酷的题海给压迫后的模样。

老管家站在一旁,脸皮直抽抽。

少爷可真是……不做人事,好好三个秀才,都被嚯嚯成这样了!

听见陈怀瑾的话,三人都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学生定不负师恩。”

老管家痛心疾首。

完了呀,这人都被祸害傻了呀!

在对三人进行一番考前鼓舞后,陈怀瑾便大手一挥,让他们前去参加秋闱。

同样的情形,出现在长安各处。

大量秀才考生,挎着篮子,前往考场。

考场外,考生面色或凝重,或大声朗诵,或低声交谈。

神态各异,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抹隐隐的紧张。

对于大部分没有家世的书生而言,这是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

寒窗苦读数十年,只为一朝金銮殿。

裴子方目光空洞,看着四周的考生,隐约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他曾经一度以为,自己学习已经相当刻苦了。

但在陈怀瑾手下学了这些天,他真切地认识到什么叫学习不会死,就往死里学!

这些日子,他们仨刷过的题,能把整个后院都塞满!

“裴兄!”

忽然,一道带着几分骄纵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名身穿锦袍公子哥,带着几名家仆大摇大摆地走过来,身旁还拥簇着几名同样一看就是公子哥的少爷。

所过之处,书生们无不避让。

退让不及者,直接被家仆给推开。

这一恶行,顿时引起了众人的反感。

有人愤愤不平道:“此为何人?竟如此不知礼数!”

“嘘,小点声,你想死吗?”立刻有相熟的人捂住他的嘴,低声叮嘱:“这可是远山侯家的小公爷!”

看见此人,裴子方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此人名夏若庭,是远山候晚年得子,硬生生比陈怀瑾晚了一辈,乃是长安城继陈怀瑾那波人之后的纨绔。

平日里本就行事乖张,在读书人里名声不好,没想到此人竟然也会来参加秋闱。

此前自己因为抨击过对方行事不堪,故而也被找了几次麻烦,因此两人方才相识。

见裴子方直挺挺地站着,夏若庭眼中掠过一抹不满:“见本公子为何不行礼?”

“无官无德,为何要在下行礼?”裴子方不卑不亢,话语间却带着股隐隐的傲气。

他打心眼里看不起夏若庭,尤其是在见识过陈怀瑾以后,简直刷新了他的世界观,方才得知纨绔竟还有这种人!

天下纨绔,非陈怀瑾者,皆为插标卖首之辈!

夏若庭本欲发火,但紧接着就想到三人的老师乃是陈怀瑾,顿时打消了念头。

开玩笑,那可是长安公认的第一纨绔。

三年前,把长安城大大小小的勋贵子弟,收拾得惨不忍睹,最后连个屁都不敢放。

要知道,陈怀瑾现在可不是普通纨绔,而是当朝重臣!

身负巡查御史之职,深得陛下赏识!

同辈的纨绔,大多连个九品官都不是,只能仗着父辈的余荫威风两下,可见双方之间的差距。

自己要是动了这家伙的学生,指不定要被怎么报复!

“哼,以为成了陈怀瑾的学生,自个就能嚣张了?”夏若庭冷笑一声,摇头晃脑道:“可惜啊,今日尔等注定铩羽而归!本少爷可是请了萧大儒亲自辅导,今日这解元本少爷志在必得!”

萧大儒!

四周的考生听见这名字,顿时变了脸色。

那可是连中三元,却不曾入朝为官的大儒,在江南之地便名震京师。

当年,先帝尚未仙逝,甚至还亲自前去请对方入朝,却被对方也潜心研学的理由拒绝了。

数十年来,此人专心研究学问,在大楚名声赫赫,据说其目标便是成为继明镜先生之后的当世大儒。

“居然请到了萧大儒!”

“以萧大儒的本事,想来一个解元之位是稳了。”

“这些勋贵子弟就是好啊,关键时候却能有如此大的助臂。”

众书生议论纷纷,话语中或羡慕,或嫉妒。

但不可否认,能够得到萧大儒的指点,对于他们而言终归是一件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一旁的王羲远闻言,瞟了一眼夏若庭,木然道:“萧大儒?能与恩师相比吗?”

他说的是真心话,换做当世任何一个大儒,都不会让学生这样子刷题。

裴子方与顾长安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哗然。

“萧大儒可是当世读书人之典范!”

“竖子安敢口出狂言!”

“放肆!果然,陈怀瑾培养出来的人,都是道德败坏之辈!”

一群人顿时群起而攻之,矛头直指陈怀瑾与他的三位学生。

然而,三人面对滔天的民愤,却还是一副麻木不仁的状态,可见题海战术对人的摧残有多大。

夏若庭眼珠转了转,冷笑道:“裴子方,不如我们打个赌,就赌今次这解元之位如何?”

“你想怎么赌?”裴子方淡然道。

“若是我成了解元,你们便在放榜之日当众大喊,我与吾师陈怀瑾皆为猪狗,喊一百次!”

裴子方面色微变:“不可能!”

纵然陈怀瑾再如何道德败坏,终究是他们的老师。

如此赌约,一旦输了,不仅自己丢脸,更是丢光老师的脸。

而且还有违尊师一道,万万不能答应的!

见裴子方拒绝,夏若庭得意道:“啧啧……陈怀瑾的学生,也不过如此,既然不赌,那尔等便在此磕头谢罪即可,口出狂言辱大儒,让你们谢罪已经是轻松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