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我怀疑荀贵妃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16字
  • 2022-05-26 20:49:05

蜘蛛怔怔地看着他,纵然他身为杀手头子,见过生死无数,此时也忍不住浑身战栗,如坠冰窟。

“匈奴小王子……当年不是死在了……”

他眼中猛地迸溅出惊恐的光芒,肝胆俱裂,失声大吼:“你,你是人屠!人屠大将军!”

阴间阎王,阳间人屠!

是以当世杀神!

蜘蛛几乎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看似文弱书生的长安第一纨绔,居然会是人屠将军!

但当年小王子之死,乃是匈奴隐秘,就连自己都是多番打听,这才收集到的情报。

陈怀瑾的话语,却像是当时就在现场,看着小王子被折磨一般。

“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人屠……”

蜘蛛战战兢兢地看着陈怀瑾,眼中说不出的惊恐。

陈怀瑾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冷笑一声:“你还有一句话的机会。”

一个杀手头子,能囤积那么多的军备?

笑话!

这背后要是没有当朝要员,陈怀瑾能把自己的名字倒着写!

蜘蛛思索良久,忽然眼中发狠,咬牙道:“我就算说了,也不过一死,为何要让你如愿?”

“至少能死得舒服点。”

“呵呵。”

陈怀瑾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不待他开口,熟悉的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

“将军,把他交给我吧。”

影子的身形,悄然出现在身后。

有些苍白的面容,隐藏在暗影中。

陈怀瑾沉吟片刻,点了点头:“好。”

他走出地牢,身后的黑暗中很快便响起凄厉的哀嚎,不似人声。

陈怀瑾仰头看向空中,明月皎皎,心中却更加沉重了。

如今的大楚,内有权臣当道,外有匈奴大汉虎视眈眈。

内忧外患,自己何时才能够安心当一个纨绔?

翌日,他进入宫中,向皇帝汇报。

“混账!”

御书房内,怒吼阵阵。

皇帝重重一掌拍在书桌上,怒发须张。

“这帮该死的乱臣贼子!安敢犯上作乱!”

陈怀瑾束手而立,沉声道:“臣以为,这些人背后应当还有其他势力支持,否则断难得到如此多的军械!”

“朕明白……”皇帝看了眼陈怀瑾,眼神深沉:“陈爱卿,朕欲让爱卿彻查此事,不知爱卿可愿?”

陈怀瑾还没来得及开口,却有旁人忽然推门而入。

抬眼看去,一名雍容华贵的宫装女子,款款而入。

“参见荀贵妃。”陈怀瑾微微一愣,随即拜下。

荀贵妃双手叠在腰侧,施了一礼:“见过陈大人。”

她款款去到皇帝身侧,腰肢纤细柔软,行走间显得妖冶无比,搭上那副江南水乡的温软面容,更显出一股别样的风情。

经过身侧时,陈怀瑾闻到了一股似有似无的香味,忍不出抽了抽鼻子。

好熟悉……

“爱妃怎么来了?”皇帝眉头微撇,有些不满。

后宫禁涉内政,这是一直以来的铁律,所以议事的时候,都不允许后宫佳丽进出御书房。

荀贵妃双手搭上皇帝的肩膀,轻轻按捏:“臣妾先前在殿外,便听见陛下的怒声,臣妾担心陛下的身子,这才擅自进来,还请陛下恕罪。”

随着纤细的十指弹动,皇帝面色逐渐柔和下来,缓声道:“无妨,只是些烦心事罢了。”

“陛下不如说说,何事如此烦心?”荀贵妃一双美眸微眨,显得无辜极了。

皇帝享受着荀贵妃的按摩,心神已然放松,淡淡道:“乱臣贼子意图谋反罢了。”

“谋反!天下安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人!”荀贵妃红唇微张,惊讶道;“什么人呀?抓住了吗?”

不等皇帝开口,陈怀瑾忽然抢先一步说道:“请荀贵妃放心,臣已抓住贼首,正在严加拷问,想来不出三日便可以得出结果。”

说罢,他又看向皇帝,沉声道:“陛下,臣想借小春子一用,前去指认贼首。”

皇帝闻言,眼神微动,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来人呐,把小春子带过来。”

不一会儿,秉笔太监带着小春子进了御书房。

上一次刺杀后,小春子主动交代了一切,在陈怀瑾的劝说下,皇帝将小春子留在了司礼监。

“小人,参见陛下。”小春子毕恭毕敬地跪下,叩首道。

背叛了幕后之人,小春子想活命,必须得死死地依附在皇帝身边。

陈怀瑾站在一旁,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荀贵妃。

过了一会儿,他拱手道:“多谢陛下,那臣就先告退了。”

皇帝挥了挥手,显得有些疲乏。

离开御书房,陈怀瑾带着小春子步履不停,直到出了皇宫。

“小春子,荀贵妃是什么时候进宫的?”他忽然开口问道。

小春子毕恭毕敬道:“大概是三年前,少国公您去了边关后,没多久荀贵妃便进宫了。”

“陛下很喜欢她?”

“小人不敢妄议圣上,但……荀贵妃三年前进宫的时候,是秀女。”

秀女没有品级,是后宫最低贱的存在,只比宫女地位高。

遇到一些贵人身边的宫女,还得曲意逢迎地讨好着。

“三年,从无品的秀女成为从一品的贵妃。”陈怀瑾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看来荀贵妃真的很受陛下喜爱。”

回到府中,陈牧之正在前挺喝茶。

见陈怀瑾回来,他眉头微皱:“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面跑!你现在是巡查御史!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陈怀瑾给自己倒了杯茶,靠在躺椅上,慢悠悠道:“老爹,儿子我今天可是去面圣了。”

“面圣?”陈牧之想到以前那些耸人听闻的事迹,顿时紧张起来;“逆子!你是不是有搞出事情来了?!”

“嘿,老爹你在说什么呢。”陈怀瑾摆了摆手,沉声道;“不过,我倒是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

“你说。”

“我觉得荀贵妃有问题。”

他本以为陈牧之会震怒自己的猜测,然而自家这便宜老爹却是沉吟片刻,放下手中的书卷,认真地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说?”

陈怀瑾顿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也坐直了身子。

“我在她身上闻到了千秋风月散的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