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你骨头够硬吗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10字
  • 2022-05-25 21:02:53

“你说呢?”陈怀瑾没好气道:“你以后别想娶小翠了,去娶老张家的闺女吧。”

“不要啊少爷,她有一百八十斤呢!”三儿差点就哭出来了,跪在地上涕泗横流:“三儿是家里的独苗啊,还得传宗接代呢……”

“行了,赶紧给我滚出去!”

三儿如蒙大赦,连忙拉上房门退了出去,临走时还被门框被绊倒。

这一打岔,什么气氛也没了。

两人面面相觑,良久陈怀瑾忽然轻咳一声:“要不,我们从头再来一次?”

“不要脸!”蓝虞兮俏脸通红地怒斥一声,蹬蹬蹬地跑出去了。

背影带着些许的仓促与慌乱,陈怀瑾凝实良久,悠然长叹一声。

“三儿!你给本少爷滚进来!”

……

蓝虞兮一路小跑,出了陈府,一直回到蓝府。

就连路上蓝致胜打招呼,都被她置之不理,搞得蓝致胜以为自己哪儿招惹了小妹。

回到房中,猛地关上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胸膛中,心脏剧烈跳动宛如擂鼓,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疯狂往脸上涌去。

“我,我这是怎么了?”

“陈怀瑾那个该死的登徒子,如此轻薄于我,我该生气才是……”

“可,可我为什么,此时却好像并不讨厌他呢?”

良久,她终于平息下心中那股悸动,缓缓走到窗旁。

明月高悬,如水般的月华漫入,显得房间空旷而寂寥。

她微微仰头,看向空中,眼眸中流动着说不清的情绪。

青鸟飞过天际,横跨长安城,经过陈国公府。

在它下方,一对主仆正在进行严肃的交谈。

“三儿,你今天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

陈怀瑾眼神危险无比:“明天宫里就会多出个太监。”

“绝,绝对是大事!”

三儿吞咽了一口唾沫:“老爷说……二皇子殿下失踪了。”

“失踪了?怎么回事?”

陈怀瑾有些愕然;“那家伙不是被关在皇庄里了吗?”

“老爷说,本来陛下有意将他流放,但是戴大人却建议,将二皇子殿下关到江南行宫,但还没下旨,二皇子殿下便不见了人。”

挥退三儿,陈怀瑾靠在床榻上,陷入沉思。

白景慕乃是当初二皇子,就算起事失败,但身份地位摆在那儿。

皇帝对他的看管,可以说是严密到了一个极点。

这种情况下,能够让对方消失得无影无踪的人,天下找不出来几个。

一个名字,缓缓浮现在心头。

蜘蛛……

过了整整一天,影子带着人回来了。

陈怀瑾见到他的时候,这位一向波澜不惊的影卫,却遍体鳞伤,气若游丝。

浑身上下,足足有上百道刀伤,最严重的深可见骨。

一旁,与之同去的同僚,低声阐述了来龙去脉。

原来,地图上所标识的地方,乃是一片秘密训练营。

其中人数不下百,几乎都是各地收拢来的孤儿,只为了将其训练成杀手。

影子带着不到十人,硬生生团灭了守候在那儿的百人顶尖杀手团,将其首脑给捉了回来。

“百人顶尖杀手团,难怪会伤成这样……”陈怀瑾微微颔首,手掌覆盖在他的丹田处,开始渡入真气。

“不错,没有伤到要害,只是些皮外伤,看来我训练你很有成效。”

一边输入,陈怀瑾一边还有心思调笑。

忽然,影子用力抓住陈怀瑾的手,眼中露出一抹拒绝之色:“将军……你的身体,别再给我输入真气了……”

陈怀瑾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没好气道:“躺着,别耽搁时间!”

说罢,便不由分说地将影子重新压回床上,大量的真气从手掌涌进其身躯中。

影子挣扎了两下,便认命地躺着了。

只是那双素来感情淡漠的眸子中,有着似有似无的感动。

“行了,带他去包扎伤口,接下来几天别让他处理任务。”

做完这一切,陈怀瑾伸了个懒腰,冷笑道:“走吧,让我们去看看,这位首脑到底是什么人。”

路上,他仔细翻看了善后人员,带回来的函书。

发现那处据点中,不仅有大量粮草,还有许多兵器财宝。

毫不夸张地说,足以装备起一支正规军!

“他们这到底是想干什么?”

饶是陈怀瑾无法无天,也被这些家伙的大手笔给震动了。

据点靠近运河,再加上这么多兵甲钱粮,只需要稍加掩饰,长安城中便会瞬间多出一支精兵。

若施以一些战术,完全可以做到直取皇宫!

更何况,大楚对制式兵器箭矢管控极为严格,若没有兵户身份在身,除非是在官府处进行过登记,家中私藏过百便是重罪!

地牢中,一名中年男子,正披头散发地坐在正中央。

四周是几名兵士看守,神情警惕,手按在腰间,随时都可以拔刀。

似乎是听到陈怀瑾的脚步声,那人抬起头来,露出那张阴枭的面容。

“陈怀瑾?居然是你!”

“看到我很意外?”陈怀瑾大刺刺地在他面前坐下,饶有兴致道。

“哼!你一个废物纨绔,居然能找到我的位置,倒是有点本事!”

中年男人上下打量着他,话虽然是这么说,但眼中依旧满是不屑。

陈怀瑾掏了掏耳朵,忽然上前一脚踹在他胸膛上,面色冷漠:“说罢,你一个刺客头子,哪儿搞那么多军械?”

密函中记载,据点中的武器全都是军方制式。

也就是说,这个家伙有朝廷的人做内应。

中年男人被一脚踹倒在地,面有不甘,咬牙道:“陈怀瑾,你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消息!”

闻及此言,陈怀瑾身形微顿,忽然抬起右脚。

“说起来,我以前见过一位和你一样的人。”

“他也是那么自信,那么硬骨头,打死都不会吐露军队的情报。”

“于是我把他吊起来,在身上割了八十一刀,然后把他埋到了虫堆里,结果不到三十息就开口了。”

陈怀瑾抱着双手,神情冷漠,眼中却是一片嗜血的赤红。

“那个人,是匈奴的小王子。”

“你觉得,你的骨头有他那么硬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