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把机会抢回来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25字
  • 2022-05-23 19:37:49

“官官相护,武选不公,我等如何能出头!”

“陈大人,我们知道您是位公平的人,所以请大人为我等主持公道!”

武夫声势如雷,滚滚而行。

刹那间,便传遍了整片广场。

武选在长安城内的朱雀广场举行,算上四周围观的百姓,足有上万人。

此时,这些人的声音一传出,诺大的朱雀广场都为之一滞。

成千上万道目光,齐刷刷地甩向这三十多个武人。

兵部尚书刘勇瞬间就变了脸色,虽然是陈怀瑾监督武选,但真正在做事的可是他!

眼下这些武人直接向陈怀瑾告状,岂不是自己办事不力的消息,马上就会传到皇帝耳朵里?

到那时候,整个兵部都别想好过!

“到底怎么回事?”

他扭头怒视着身旁的官员,大声呵斥。

官员满脸莫名:“下官也,也不清楚啊……”

他们都是按照上司的命令,兢兢业业地办事,这几天连觉都睡不好。

这些个突然来告状的人,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不等陈怀瑾开口,负责秩序的官员,已经带着人冲了过来。

“乱臣贼子,安敢作乱!给本官打出去!”

数十名金吾卫手持棍棒,推搡着告状的武人,甚至棍棒相向。

为首的中年男子神色坚定,就算被打得头破血流,也依旧在大吼着。

“官官相护!武选不公!”

“请陈大人为我等做主!”

配上那满地的鲜血,显得格外的悲壮与惨烈。

就在这时,一声爆吼瞬间炸响。

“都给我住手!”

负责秩序的官员闻言,强颜欢笑道:“陈大人,这些人都是乱臣贼子,妄图扰乱武选,无需理会……”

砰!

话还没说完,陈怀瑾身形如鬼魅,陡然到了他身前,双指轻轻一点。

那名官员宛如被重锤砸中,瞬间倒飞而出,在地上接连翻滚数十圈在停下。

“陈怀瑾,你……竟敢……噗!”

他强撑着爬起来,刚开口便喷出鲜血,软软地倒在地上,神色萎靡,满身尘土,狼狈不堪。

“我说了住手,听不懂吗?”

陈怀瑾居高临下,眼神冰冷如九幽寒潭,身周杀气四溢,宛如绝世杀神。

正在驱逐的金吾卫直接被吓住,连忙停手,生怕自己落得如上级一般的下场。

诺大的广场,陷入了一片静默,只能听见一连串的脚步声。

陈怀瑾缓步走到中年男人身前,看着对方衣衫褴褛,但依旧坚定而清澈的眼神,微微颔首。

不畏强权,敢于直言。

这就是他想要的人!

“尔等当众进言,本官绝不会置之不理!”

“有何不公,大可尽数道来,本官立刻处置!”

这些人互相看了看,面面相觑。

他们虽然凭着一腔血勇,想要谋求一个公平,但真到了这个时候,却是莫名生出了一抹瑟缩。

方才吐血的那名官员见状,咬牙道:“尔等此时不敢再言,定然是在欺瞒……速速将他们拿下。”

“不!”

中年男人猛地抬头,咬牙大吼。

他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扑通”一声,直挺挺地跪在陈怀瑾面前。

“草民虽出身贫寒,但也知廉耻,明事理,断然不会撒谎欺瞒!”

“启禀大人,我等乃是来自万安村的村民,自幼习武,一心报国,却不得门路。”

“这次得知陛下要开武选,我等本无银钱参加,但得陈大人之义举,才有机会参加,我等对陈大人都感激不尽!”

“本来,我等已经过了预选,有资格参加接下来的比试,然而就在昨日,却是有官爷告诉草民,草民的资格被取消了!”

“草民追问未果,后来几经周折,才得知我们的名额,是被那些勋贵子弟给顶掉了!”

“若是对方真是远胜于草民,那草民也就认了!”

“可据草民所知,那些人就是一帮纨绔,日日沉迷酒色,流连勾栏之处,甚至连握刀都握不稳,完全就是酒囊饭袋!”

“被这样的人顶替,草民不服!”

中年男人越说越激动,眼睛都红了。

“草民斗胆在这里问一句,若是有钱有势,便可以顶替他人的资格,那这所谓的寒门勋贵同台比试,究竟又有何意义?”

“天理昭昭,公义何在啊!”

中年男人最后的声音,宛如九天雷霆,震撼人心。

又如杜鹃啼血,凄厉至极!

场内,不少官员面色一片煞白。

这次武选只要能够取得成绩,都会有一官半职的封赏,就算再不济也能塞入金吾卫之中历练镀金。

因此不少勋贵子弟,想方设法地都要参加武选,用的手段五花八门,各显神通。

陈怀瑾却是神情平静,他虽然一力推行寒门选拔,但也深知在如今的大楚,想要得到完美的执行有多难。

但他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真的会直接顶替他人资格!

这种事被查出来,绝对是重罪!

“有这种事?”

陈怀瑾看向刘勇,目光深邃:“下官记得,刘大人曾经保证过,武选绝对公平?”

刘勇只感觉脸火辣辣地疼,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手下人居然干这种事,更因为被陈怀瑾这个小辈,当众斥责。

脸都丢光了!

“谁在负责这件事!”

刘勇厉声咆哮。

很快,数名官员便鱼贯而出,诚惶诚恐地跪在刘勇身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选的人,又是怎么定的资格?”

刘勇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把这些人给拖出去打死。

一名官员吞咽了一下口水,颤颤巍巍道:“启禀大人,我等,我等是严格按照标准选拔的……”

“那汉子口中的勋贵子弟,他们递交上来的资料,也是符合资格的,只是因为流程所以被延误了。”

简单说,他给出来的理由,就是勋贵子弟其实是先来的,汉子才是后来的,占了个先来后到之理。

刘勇差点直接被气笑了。

自己到底带了些什么人啊,连这种狗屁不通的理由都能说出口!

正当他还欲在训斥时,陈怀瑾的声音,忽然在广场上响起。

“既然你们不服,那就用你们自己的本事,把机会抢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