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没钱怎么办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15字
  • 2022-05-21 21:23:42

“武选一切正常,就不劳少国公操心了。”

刘勇眼神警惕,一副防备豺狼虎豹的样子。

陈怀瑾就纳了闷了,自个也没得罪过刘尚书啊,怎么这人一副防贼的样子。

“刘尚书,你看那边有人强闯兵部。”

“谁,谁这么大胆!”

趁此机会,陈怀瑾优哉游哉地溜进了兵部,四周的官员看见他,全都如临大敌。

“我是祸祸过兵部吗?”

陈怀瑾挠头,有些费解。

兵部的办事处格局很大,主要还包含了一部分最新军械实验的场地。

在里面逛了两圈,他叫来一名兵部官员。

“把最近报名武选的名单给我看看。”

那名官员满头大汗,求救似地看向跟在陈怀瑾身旁的刘勇。

“少国公要,还不快点拿过来!”

刘勇脸色难看得跟吃了苍蝇似的,心里只想赶紧把这个扫把星打发走。

官员苦着张脸,无可奈何地去取名单。

“刘尚书,本官只是要份名单,又不是要你的钱。”

陈怀瑾看着离去的官员,调笑道。

刘勇冷哼一声:“谁知道你呢,以前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

“我以前真要过你钱?”

陈怀瑾大为震惊。

原身有这么穷?

逗我呢!

“哼,你哪次来不带点军械走!”

刘勇终于忍不住了,一脸痛心疾首道:“陈少国公,以前你每次来,咱们兵部库存的最新军械都要少个几件,你现在装失忆是吧?”

陈怀瑾微微一愣,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三年前,自己还没穿越之前,原身总是时不时跑兵部来,顺点军械走。

至于最后军械去哪儿了,记忆里也没有。

这一点,顿时引起了陈怀瑾的疑虑。

你一个混吃混喝,花天酒地的纨绔,要军械做什么?

正当他思索的时候,兵部官员带着名单回来了。

“陈大人,这是您要的名单。”

“不错嘛,刘大人麾下效率很高啊。”

陈怀瑾满意地点了点头,低头翻看起来。

看了一阵,他抬头看向刘勇,满脸狐疑:“刘大人,这名单是不是拿错了?”

刘勇瞟了一眼:“没拿错!”

“这上面全是勋贵!”

“你以为呢!看完赶紧给我!”

陈怀瑾皱起眉头:“刘大人,这可是陛下命令要求勋贵寒门同取,莫非刘大人要忤逆圣上?”

“你放屁!”

刘勇气得破口大骂,直接从旁边抽出一叠名单扔了过来。

“自个看!这是各州府县上报的名单!”

陈怀瑾仔细翻阅了一遍,发现各大州府县几乎没有寒门子弟报名参加武选。

有些县城甚至连所谓的大户人家,都没有报名。

这是什么情况?

现在人连功名都不追求了吗?

“陈大人,你去过边关,应该知道一个道理。”

刘勇回过气来,冷这张脸道:“穷文富武,练武那是要花钱的,寒门子弟有几个能养得起?”

练武初期本质上就是一个不断摧残自我,然后愈合的过程。

尤其是靠硬功横练的武夫,对自己伤得越狠,提升越快。

但伤的狠了,不可能只靠自身体质,更需要上好的药材疗伤,加快恢复速度,才能跟上锻炼的进度。

至于穷人家的武夫,根本没那钱去买药。

“也是这个道理……”

“但也不至于一个都没有吧。”

“哼,过去大楚何曾在意过寒门子弟,不少地方根本不会知道。”

刘勇自己就是寒门出身,深知寒门子弟想要出头,到底有多么艰难。

自己如果不是运气好,遇见贵人,也到不了今天的地步。

可自己只是个例,放眼世间寒门子弟如恒河星沙,有几个能真正出头的?

陈怀瑾摸了摸下巴,深以为然。

他这三年来,为了修炼可是花了不少钱,要不是国公府家底颇丰,光是初期的药材消耗都支撑不起。

“看来想让寒门子弟参加武选,还是要想点办法啊……”

想了会儿,陈怀瑾忽然一拍桌子,蹭地站起来。

“有了!刘大人等着,回头记得做好统计!”

然后,他就看着陈怀瑾火急火燎地走了,眼中满是纳闷。

这小子,该不会又想到什么馊主意了吧?

国舅府。

戴望舒正和户部尚书陈定方坐而手谈。

“这一次,陛下看来是信错人了。”

陈定方淡然道:“那陈怀瑾这么多年,都没啥动静。”

他本以为,陈怀瑾得了陛下查贪污的任务,会兴风作浪一番。

谁知道只是查了个大兴县,就没动静了。

到今天都过去快一个月了,官员们从一开始的噤若寒蝉,到现在已经变得泰然自若,完全没有丝毫担心。

戴望舒微微颔首,沉声道:“现在最关键的是秋闱,今次我等一定要将前三甲收入囊中,他们才是大楚的未来。”

身为国舅,也是把持朝政多年的权臣,戴望舒深谙一个道理。

现在并不代表什么,未来才是关键。

只有掌握一代代层出的青年才俊,天之骄子,才能真正地将朝堂控制在手中。

至于现在的……呵,一帮老不死的,再过两年都得入土。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忽然神色慌张地赶到戴望舒身侧。

正准备附耳低语,戴望舒却是淡然道:“陈尚书面前,无需如此隐瞒。”

侍卫为难地看了看陈定方,终究不敢违背,只能低声道:“陈少国公……刚刚抓了一批人。”

戴望舒脸色微变:“哪些人?”

侍卫接连报出了一串名字,两人越听面色越难看,全都是他们这一系的官员!

陈怀瑾疯了吗?现在这个时候抓人!

“这家伙,为何会在此时抓人?”

戴望舒并没有第一时间动怒,反而是陷入沉思。

“难道陛下插手其中了?”

“就算是陛下,也不能在这时候抓人啊!”

陈定方却是怒不可遏,他手下有好几个心腹都被抓了,其中还有些是清正廉洁的官员。

这不明摆着要打他户部尚书的脸吗?!

“戴大人,此事不能不管啊!”

陈定方低吼道。

戴望舒沉吟片刻,大手一挥。

“走,去看看。”

两人起身,匆忙赶去侍卫所说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