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所有人都死了

  • 楚国大将军
  • 酸菜一汤
  • 2016字
  • 2022-05-19 19:09:10

于成一站出来,所有人都不出声了,静静地看他表演。

兴许是昨日被一顿痛殴,心中有火。

于成今日的言语更加激烈,大有将钟百奎当成道德沦丧,丧心病狂之人来对待。

就连戴望舒,心里都开始佩服这家伙了。

他到底是脑子坏了,还是真的正义感那么强?

怎么就死抓着陈怀瑾不放呢?

难不成陈怀瑾以前还祸祸过这家伙?

同样的念头,在不少官员心中升起,想了想陈怀瑾以前的所作所为,都觉得多半是这样。

蓝庭弼也纳闷了:“老陈,陈怀瑾以前是不是得罪过这家伙?”

“那我上哪儿知道去!”

陈牧之没好气道,心里已经把于成骂了千百遍。

敢找老夫儿子的茬?

回头就弄死你!

然而今日面对于成的狂轰乱炸,陈怀瑾却是一反常态,老神在在地站在那儿,压根懒得搭理他。

“此人鲁莽不堪,不通文辞,根本不配当拔胡左将军!”

“臣以为,应当直接革除此人官身,流放边疆!”

“至于燕贵人,纵然是被害,但女子贞洁不保,应当直接逐出宫墙!”

眼看这于成越说越起劲,武将一系也压不住火气,直接跳出来和他大吵特吵。

钟百奎再怎么说也是军方将领,如果被惩处,武将一系便直接少了一大助臂,日后在朝堂上帮说话的人都少一个。

至于什么国舅与国公的争斗,他们其实并不怎么在意。

除了长安常驻兵马外,各地的兵马都由当地的武将掌控,尤其是边关,那叫一个天高皇帝远,戴望舒权势再大也管不到他们。

好一会儿,皇帝威严的声音才从帷幕后传来。

“朝堂上,做市井争吵,成何体统!”

众人顿时噤声,各自回归站队,即便是最跳的于成也连忙站了回去。

纵然皇帝再如何没有权柄,但终究是一朝天子。

天子之威,常人不敢小觑。

“此事事关重大,朕已有定夺。”

“涉事此案的主要钦犯,关押天牢,秋后问斩。”

“燕贵人赐白银千两,锦缎十匹,逐出宫墙。”

于成踮起脚尖,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平心而论,皇帝这两个处置,合乎情理。

燕贵人失了贞洁,不能留在宫中,但她终归是受害者,予以补偿是应该的。

所有人都等着,想看皇帝最后会怎么处置钟百奎。

“钟百奎……”

皇帝声音微顿,似乎在思考:“褫夺拔胡左将军一职,降为拔胡将军,继续统领三营,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直到此时,陈怀瑾才仿佛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帷幕后,仿佛看见皇帝正向自己微微颔首。

处罚的力度,和自己所想相差无几。

拔胡左将军与拔胡将军,差了品级,但手中权势未变,依旧保留着三营的掌控。

如果能再建功业,未必没有机会重新获得那左将军一职。

至于罚俸一年,他一个左将军本来也没多少俸禄。

在戴望舒的运作下,大楚如今重文轻武,武将的待遇被一削再削。

武将的家产,大多都来自战场上抄家灭门所得,很少会靠俸禄养家。

或者说,在这座朝堂上,除非是清廉到了极点,真正做到两袖清风的官员,是靠俸禄养家。

大部分的朝廷命官,基本都有些敛财的手段。

俸禄嘛,聊胜于无。

就在众人以为,此事到此为止的时候,戴望舒忽然站了出来。

“陛下,臣以为,此时还当彻查。”

“昨日刺客刚刚抓获,荀贵妃便遇刺,便如一盆脏水泼在荀贵妃身上。”

“应当查出那背后的黑手,方可还荀贵妃清白。”

他俨然一副清正的态度仿佛在为宫中人遇刺仗义执言。

一旁的英朝候上前,沉声道:“臣以为,国舅所言极是。”

陈怀瑾眼神微动。

要知道,小春子绣冬现在可都在大理寺狱里头,大楚最凶厉的袁千刃亲自审问。

别说是一个小太监小宫女,就算是铁骨铮铮的死士,在袁千刃手下崩溃的也不计其数。

这两个老家伙居然如此坚定地要查幕后黑手,难道说此事真的与他们没有关系?

皇帝沉吟片刻,沉声道:“戴爱卿考虑极善,朕会安排人继续调查,定会还荀贵妃清白之身。”

戴望舒闻言,露出由衷的笑容,缓缓拜下:“陛下圣明。”

如果不是陈怀瑾知道,皇帝会被架空到今日,其中离不开国舅爷的努力的话。

陈怀瑾真会觉得,君臣之谊,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随着圣旨颁下,各方开始迅速地动作起来,钟百奎从天牢中被释放,重新回到皇陵镇守。

燕贵人则是被逐出宫墙,消失在茫茫人海中,不过陈怀瑾还是叫人盯住了她。

直觉告诉他,这次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甚至隐隐地开始怀疑,戴望舒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一切都表现得太巧了,没有任何一条直接证据指向戴望舒,或者是国舅一系的人。

可偏偏每一个证据,每一个巧合,都在暗示他这个知道内情的人,国舅爷就是罪魁祸首。

隐约间,陈怀瑾仿佛看见一只巨大的黑手,从天空中缓缓落下,想要把控整个大楚。

“有点意思,那就看看你接下来会有什么招吧。”

此后几日,他都在府中教导裴子方三人,把他们折磨得死去活来。

就连府中的老管家,都有些看不下了,但却又没有办法,只能当睁眼瞎,心底为三个读书人暗暗祈祷,千万别给自家少爷折腾死了。

这一日,刚结束对三人的鞭策,陈怀瑾神清气爽地准备去找顾流彩沟通沟通感情。

这个女人始终坚定地认为,自己就是害死她全家的凶手。

但陈怀瑾从原身的记忆里,总是会察觉到些许的端倪,似乎事情的真相并不如此。

为了搞清楚这一点,他这几天空闲时间就往顾流彩那儿跑,试图查明真相。

然而,袁千刃却忽然找上门,开口第一句话,便让陈怀瑾脸色阴沉下来。

“所有人都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